糖豆上发布视频封面怎么制作

      回到房间,身旁已经多了具温玉软香。

      没错,她真的是来睡自己的。

      说完那句话后就将他推过去,然后拽住手,一同落入地面。

      几无声响。

      外面站岗的天境派弟子丝毫未觉。

      “长清,你有没有感觉像在偷情一样呀?”

      栗子香抱着牧长清右手,笑嘻嘻的。

      后者闻言看了看房门方向,皱眉道:“不要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你是女孩子,要矜持。”

      “我很矜持啦~”

      “是吗?没看出来。”

      “当然,我若是不矜持的话……”

      栗子香靠近了些,将小嘴凑近牧长清耳畔,吐气如兰,“明年某天,长清许是要当爹了呢。”

      “……”

      好有道理,牧长清无法反驳。

      沉默片刻后正想开口,忽而感觉一双腿蜷曲着搭在了自己肚子上,。

      他想不通女孩子身体怎么可以这么柔软,栗子香上半身明明没有动,下半身却快弯曲成九十度了。

      不由得轻微偏头:“干嘛?”

      栗子香不说话,就这样直勾勾盯着他看。

      良久才撒娇道:“人家脚脚冷~”

      “是吗?”牧长清表示怀疑。

      “当然是。”

      “好吧,那我帮你暖一下。”

      牧长清在被窝里缓缓移动手,碰到其大腿的一瞬间他愣了几秒,好滑……

      一丝毛糙感都没有,不知道该用什么具体的词来形容。

      反正懂的都懂,不懂的也不便多说。

      其实之前并不是没有碰到过,但今晚感觉格外不一样。

      顿了顿,又顺着腿摸到脚上。

      她的脚大约三十五码,盈盈一握,手感更加细腻软滑,指甲也剪得很整齐,不长不短。

      “你心跳很快哦~”

      栗子香用指尖在他胸口画圈,娇嗔道,“长清真变态,居然喜欢臭脚丫子。”

      “还好吧,又不臭……”

      牧长清有些尴尬,手却没停,在她光滑的腿脚上来回摩挲。

      黑夜静谧。

      一人一狐都安静下来,栗子香不知何时眼眸微闭,呼吸平缓,雪白狐耳偶尔本能地掸一掸,看上去可爱到爆——她大概是睡着了。

      牧长清侧头看了眼,又将视线移向天花板,思绪万千。

      时至今日,他依然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无论是自己的修为提升,还是栗子香的存在,都让他恍若梦中。

      甚至他曾一度认为自己活不了多久,早晚要落得个离开北冰城,流浪荒野,最终葬身兽腹的下场。

      “是梦吗……”

      牧长清喃喃自语。

      话落,发觉栗子香动了动脚,用小巧的脚趾头夹起他衣服,然后两只脚往上钻了进去。

      嗯……

      这样确实更暖和的样子。

      “如果是梦怎么办?”

      不出意料,栗子香并没有睡,重新睁开淡金色眸子,轻声问。

      牧长清笑了笑,摇头道:“那谁喊醒我我跟谁拼命。”

      “真的?”

      “当然。”

      “是不是因为我呀?”

      “是。”

      “可你若是自己醒来了呢?”

      “那我就去跳河,然后顺着河流漂啊漂,说不定就又漂到苍星界了。”

      “噗嗤……傻瓜~”

      栗子香眼中若有光,亮晶晶的,一丝淡淡的绯红攀上脸面。

      只是夜色太黑,月光又照不到这个角落,因此牧长清看不清,只感觉她的呼吸变快了些。

      藏在他衣服的两只小脚也不安分地动了动。

      少顷,栗子香蓦然动情道:“长清,吻我……”

      “嗯。”

      牧长清在她脸上吧唧了一口。

      “不是这里啦……”

      另一侧脸颊也来了一口。

      “也不对……哎呀额头也不是……”

      “那是鼻子?”

      “是嘴,嘴巴啦!”

      “……”

      牧长清吞了口唾沫,只觉唇舌干燥,忍不住舔了舔。

      亲脸和亲嘴不是一个概念。

      亲脸有单纯表达喜爱和友好的意思,比如他俩亲豆皮就是这样,但亲嘴的话……

      牧长清梗住了。

      脑子有点卡壳。

      好在这次系统重启比较快,在栗子香即将绷不住的瞬间,他A了上去。

      “唔……”

      小白狐一声嘤咛。

      浑身紧绷,双手用力抱住胳膊,十个脚趾则本能地翘起,又缩紧,似乎是想抠出个三室两厅。

      两人都是雏儿,就这样嘴贴嘴,大眼瞪小眼,紧张到连舌头也不知道伸。

      良久,唇分,皆大口喘气。

      牧长清舔了舔嘴角,迟疑道:“咱俩是不是忘了什么步骤?”

      “唔……好像是诶。”

      “那再来一次?”

      “不要啦~”

      栗子香臊红脸,将头埋进他腋下,闷声道,“下次吧,太害羞了……等我这些天看书学习学习。”

      “……”

      牧长清有理由怀疑她看的书不正经。

      “长清。”她又开口。

      “嗯?”

      “唱首歌哄我睡觉。”

      “好,我想想。”

      卧房距离房间大门其实还有些距离,小声点唱不会被觉察。

      牧长清稍作思考,轻声唱道:“夜,夜的那么美丽,有人欢笑,有人却在哭泣。”

      “何必要在一起,让我爱上你,至少自己过的不必太压……啊!”

      牧长清弹射起身,一声痛呼,使劲揉着右边肩膀。

      动静过大,外头立马传来天境派弟子的询问声。

      牧长清费了半天劲解释他只是不小心踢到床脚,这才阻止他们想要进来的念头。

      而后低头看向栗子香,没好气道:“做咩野啊?突然咬我干嘛?还这么用力。”

      后者撅着嘴,皱眉不满道:“我还打你呢!你见过哪对情缘窝在被子里唱这种歌的?”

      “……”

      “咳,那……我再想想哈。”

      重新躺下后,牧长清换了首绝对符合她要求的《大鱼海棠》的主题曲《大鱼》。

      “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果然,唱着唱着,她皱起的眉头逐渐舒缓,再过了会儿呼吸平稳,放在他肚皮上的小脚也不再乱动。

      同时他自己也一阵莫名倦意袭来,头一歪,沉沉睡去。

      再睁眼时发现来到了星空。

      一道纵贯寰宇的无匹剑气自宇宙深处而来,毁天灭地,最终消散于他面前。

      “唉……树神到底要我领悟什么呢?”

      “怎么跟风似的,感受得到,捉不到……”

      思来想去依然不解,牧长清盘膝坐下进行冥想感悟。

      不禁感叹不愧是树神给的机缘,着实难参透。

      不知过了多久,星空消散,牧长清眼前一片虚无,再一眨眼,自己又出现在了……

      唔,一片公墓里。

      没错,就是公墓,自己爸妈和姐姐、姐夫以及小外甥都在,墓碑上的自己“音容犹在,笑貌永存”。

      看天色是大清早。

      旁边还站着另一家人,牧长清不认识,只有个八九岁的女孩儿看着有点眼熟。

      仔细想想,他终于想起,那不就是自己两年前救的那个溺水儿童吗?

      看场面似乎是来一同祭拜他,还行,算是有良心。

      不对!

      等会儿……这真的是梦吗?

      牧长清猛然冒出个荒诞念头,像个孤魂野鬼一样绕着每个人仔细打量。

      两年过去。

      父母白头发多了不少,皱纹也愈发明显,气质比起之前差了许多。

      姐姐也从之前的风风火火变得成熟,终于像个知性的优雅女人了。

      姐夫和小外甥之前没见过,所以没得比对。

      除此之外还有那小女孩,小孩子的变化是最大的,她比起两年前要长高不少。

      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自然真实,符合时间线……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人梦见的人,大多都是记忆深处的固有印象存在,怎么会“实时更新”呢?

      难不成……

      自己实际上正在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比如量子力学,跨越数万光年看到亲人?

      好离谱啊。

      思索片刻想不出答案,牧长清迈步走到自己墓碑旁坐下,看着老妈和姐姐在那对着墓碑上的自己絮絮叨叨,时不时还拿出手机看“遗照”。

      说着说着,两个女人哭成一团。

      自己那好面的爹也将头扭向别处,肩膀轻耸。

      此情此景,牧长清很想告诉他们自己还活着,奈何别说对话了,他的手只要拂过去,就像是没有实体般直接穿过。

      而他们也毫无感觉。

      “草!”

      一声无能狂怒。

      片刻,牧长清双臂掩面,抱头痛哭,一如刚来苍星界时。

      然而没多久他便感觉自己脸有点痒,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舔,同时眼前画面如水波般激荡,最终消散无影。

      睁开眼,天亮了,一道白色身影正跨坐在自己身上。

      栗子香俯身捧着他的脸,伸出粉嫩舌头温柔地舔舐眼泪。

      见他醒来,也没有害羞,反而带着几分感性与柔情,撩起耳边发丝,低头在他嘴唇上轻啄了下,温柔道:“长清,你好像梦到了很伤心的事情?”

      “……嗯,我又见到家人了。”

      “他们在做什么?”

      “给我扫墓。”

      “……”

      栗子香睫毛轻颤,顿了顿,又低头舔舐了几下泪水:“下次,我想去你梦境里看看。”

      牧长清微愣:“能行吗?”

      “可以的,只要你不反抗就可以,不然会伤到你——别动,还没舔干净呢。”

      “别舔了很脏的,还没洗脸呢。”

      “没关系啊,你家小狐狸这不是在帮你洗吗?”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