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性爱网址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玉案·元夕》宋·辛弃疾

      这里的烧烤别具风味,松江啤酒更是久负盛名,年轻人凑到一起,聊得来自然要多饮几杯。泽灵本身酒量还算不错,三个室友又是初次离家身边少了约束,推杯换盏,到离开时都已是熏熏然。

      几个人回到学校,正赶上高年级的学生下晚课的时候,路上人来人往。行至一处宽敞路口,泽灵停下脚步,抬头望着月挂柳梢,心里来了兴致。自小喜好诗词,也曾梦想仗剑走天涯,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位表演剑舞的大家,就跟着学了几段,但因为没什么天赋只能当做消遣。不曾想今日竟心潮澎湃,许是酒后张狂吧!

      “那便随他!”泽灵心道。转头朝着等在旁边不知所措的三人道:“今日酒醉,给你们演上一出公孙剑舞!拿剑来!”

      他酒后疏狂,声音有点大。惹来路上行走的师生侧目,有两名中文系的老师结伴,一位头发已经斑白的年长老师听着泽灵的话,对身边女老师笑道:“这估计是咱们系的新生了!公孙剑舞,咱们也瞧瞧吧,还没见过哩!”女老师点头称善。

      其他三个听到泽灵一句“拿剑来!”愣在原地,许博文心想:“这位公子哥这又是撒的哪门子酒疯?这地方去哪给你找把宝剑?”

      看到泽灵闭幕沉吟,站在路口中央,伸着右手等人递剑过去,也不知是睡是醒。四周过路的师生也闻讯赶来,围起的人圈越来越厚。还是钱多多灵机一动,到树丛中寻了一根一米来长的枯枝,递到泽灵手中。

      泽灵登时睁开眼睛,笑道:“多谢!”一支枯木在手,便仿佛有了三尺剑。此生还从未如此酣醉,偶尔微醺倒是常态。不过他觉得,“醉了,这滋味倒也不错!”当下不再迟疑,抖剑花,摆了个起手的姿势,朗声道:“寻美不得饮醉歌”正是他方才闭目是心中的思量。

      站在人群靠前位置的年长老师听道他的话不由笑道:“小家伙这排场摆的还挺足,听他这话还有诗咏?倒是有些魏晋遗风!”旁边的女老师也应和道:“是有点意思。”

      公孙剑舞本是女子执剑的舞蹈,柔中带刚甚有美感。泽灵天赋有限只得皮毛,花架子里又掺杂了些许军营里学到的刺杀搏击的姿势,倒也填了几许凌冽和刚强。听他随着舞姿,一步一字唱道:“醉眼看花花不放,梦里寻她她不留。”两句诗写的颇有怨念,让人误以为他在这撒风是被心仪的女生抛弃所致。

      “几枝枯木挂黄柳,一行哀鸿独留秋。”这两句对仗工整,更难得是应景,年长老师默念一遍,微微点头,是有点意思。

      “今夜宴客朋满座,明日披甲复琉球。”在场的学生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听到“明日披甲复琉球”一句,都一起高声叫好。

      泽灵听到周围叫好,兴致更足,卖力几次刺击舞步,继续唱道:“三尺青锋探酋首,方显男儿真风流!”

      这两句比方才的一句更有气势,连年长老师也跟着低声唱和:“好一句方显男儿真风流!这小子是哪个班的?倒是有些意思!”身旁的女老师认出了泽灵身份,笑着对年长老师道:“常教授,他就是之前主任找您说的那个李泽灵。”

      年长教师正是常铭,他没再言语,只是盯向泽灵的目光愈发亮了起来。

      人群外一处角落,一位女子正倚着树干,垂首看着捧在手心的小本上记下的李泽灵吟唱的诗句,她与室友来的晚些,挤不进密麻麻的人群,没有看到剑舞,这诗她却听得清楚便把它记录下来,现在仔细观瞧:

      寻美不得饮醉歌

      醉眼看花花不放,梦里寻她她不留。

      几枝枯木挂黄柳,一行哀鸿独留秋。

      今夜宴客朋满座,明日披甲复琉球。

      三尺青锋探酋首,方显男儿真风流!

      “小英,都怪你磨蹭,来得晚了吧!”她的室友走回来气急道。被称作小英的女子抬起头,笑道:“那什么剑舞看不着倒不可惜。这么多人在,估计等明早,视频就会挂在校内网上,你若想看自己去下载就好了。”她又扬了扬手里的本子,继续说:“不过这诗我却记下了!”她笑得满足。泽灵若是在此便会发现,这位名叫“小英”的女生就是他魂牵梦萦的那位了,只是他现在却是没时间的。

      一曲剑舞终了,泽灵额头见汗,胸口起伏,一阵清凉的秋风也让他酒醒大半,偷瞧着围住自己的人群,只觉得头皮发麻。“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人?”心下想着,手脚上却麻利得很,拉着三个尚在目瞪口呆的室友,撒腿便跑,观瞧的人群见他这副模样又爆发出一阵哄笑。一旁的常教授也不禁笑道:“谁人年少不轻狂啊!”

      次日,只一个上午功夫,昨晚吟诗舞剑的视频已经轰动了整个学校,上到老师、下到同学,无不在谈论这个视频,泽灵也荣幸地一夜爆红,成了名人。

      初时听钱丰来讲这个消息,心里多少有点忐忑,毕竟与李婉对他在大学期间低调做事的要求不符。当他登陆到校内网,昨夜的视频正挂在热搜头条,打开链接去看,泽灵长出一口气,万幸这时候的手机像素有限,天色又暗,画面里只能看到模糊人影。放宽心,泽灵不再迟疑,交代三位室友一句“不用等我吃午餐”,便出门去。

      在路上问到了系主任万有良办公室的位置,离得不远,没废多少功夫到了门外,轻叩几下,旋即听见了里间传来“请进”。

      来到屋内就见着万有良笑得热切,“是泽灵吧?这么快就到了,快坐吧!”泽灵也不和他客气,招呼了一声便就近坐在沙发里,顺便还翘起了二郎腿。万有良面上看不出任何不悦,依旧笑容可掬地坐到泽灵旁边的沙发上,“猛地从京城到松江还适应吗?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和我讲。”

      “多谢主任关心,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遂,不过日后免不了可能要打扰到你,希望到时候万主任不要厌烦才是!”对于万有良的示好,泽灵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从进门来的举动,已然可以确定这位系主任当是行政出身,迎上往下的功夫做得十足,想来自己接下来的大学生活在他的帮助下会过得滋润些吧!

      万有良笑着颔首,拿起茶几上的几页纸扫过一眼道:“泽灵啊!我方便问一下吗,你这个履历上从高中毕业到前不久大概两年的时间填的应该是职业球队吧!”

      明知故问的把戏,只为了增进好感罢了,“不过是年轻人不切实际的些许尝试,不值一提!”

      “敢想敢做的年轻人也是不多见的!”

      又和万有良闲扯几句,泽灵这才表明来意,“主任,我回去后又考虑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要搞特殊的好,明日开始的军训我还是按时参加吧!”

      万有良没管他改变想法的原因,点头应下,“一会儿我和你们专业的负责人说一下,找个人把军训服装给你送去,不过有言在先,若是觉得不舒服就要立刻退出,一定不可以咬牙坚持!”

      “谢谢主任关心,我会注意的!”

      从万有良处回来,还未到寝室,泽灵就接到了一通陌生来电。接通后,对面是一个清脆女声:“您好!请问是中文系汉语言专业三班的李泽灵同学吗?”

      泽灵仔细回想也未曾记起自己是哪个班的新生,便回道:“我是李泽灵,具体是哪个班的我记不得了,请问你是哪位?”

      电话那头多半也是无语,半晌才回:“我也是汉语言专业的新生,方才常老师要我给你送一套军训服装,请问你现在方便吗。”

      至少声音很动听!李泽灵想着便又追问:“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是和我同班吗?”

      “我叫洪世英,是一班的。”

      “洪小姐,你好!我随时都有时间,若是你不方便告诉我一下位置,我过去找你取来也可以。”对待女生,泽灵一向是很绅士的。

      “我正巧也在你们寝室附近,一会儿就给你送过去。”

      “那我在楼前树荫下的长椅处等你,一会儿见!”

      猜度着洪世英的模样,“声音很好听,想来也该是个长相俊秀的!”脚步轻快,不多时便到了约会地点。

      又赶上下课时候,大概是昨夜事件的后遗症,泽灵现在对下课时的人潮汹涌有些抵触。估计是怕被人认出是昨夜事件的始作俑者,泽灵点燃一支烟,面朝着树丛方向去吸,只留给人群一个背影。

      熄灭了烟蒂,刚巧手机铃声在响,是洪世英。“你到了吗?我在长椅旁的树下。”电话那头背景嘈杂。

      泽灵转身环顾四周,却没见着一位似他所想模样的女生,尽是些来去匆匆的路人。“我也没有看见你在哪里,你举起手来试试。”

      越过涌动的人群望去,在寝室楼门前步道的另一侧长椅旁,正有一个少女高举着一只手臂,四下观瞧,寻找着什么。

      乌黑的辫子,可爱的面庞,卡通图案的浅色短袖套在身上,衬得人愈加青春俏丽。“竟会是她!”

      来到近前,泽灵可不是在美人面前举止间局促的人物,微笑着朝洪世英打招呼道:“是我考虑不周,选了这样一处不合时宜的地点见面,害得洪小姐寻得急了。”

      “没有了,只是时间不凑巧而已!”洪世英也微笑回应,昨夜自人缝里她也曾远远瞥见那位吟诗舞剑的酒醉男生一眼,谁曾想竟就是眼前的俊朗青年,想要再细细打量一番,又怕他发觉,只能偷偷瞧上两眼又哪能看得真切?“想不到我们竟是同学!”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吐出了口。

      “啊?”泽灵愣了一下,他哪里知道昨晚对方也在现场?只以为是她认出了自己就是昨日午间遇见的唐突人,“昨日是我冒失了!”

      “啊!哪有,哪有!”洪世英慌乱解释着:“是我昨夜去的晚了,被人群挡在外面,只是远远瞧见你一眼,不过那首诗我觉得还是很好的,尤其是后面四句,作得更好!”

      原来是误会了,不过她昨夜竟也是在现场!泽灵暗自欣喜,眼看着旁边人来人往,终究不是个说话地方,看时间刚好是午餐时候,“看来洪小姐也是位喜爱诗词的,正好我们可以多做些交流,也好相互学习!正巧到了饭点儿,不如我们就一块儿过去?这里终究不是个可以畅谈的所在。”

      洪世英也是与室友约好时间在食堂门口见面,不便再继续耽搁,正可以一同过去。

      并肩行在路上,泽灵率先开口:“‘颜色不辞脂粉污,风神偏带绮罗香’洪小姐名字起的真是贴切!”

      洪诗樱掩口偷笑,眉眼弯的好似两牙新月,让人着迷,“郑孝胥的《樱花花下作》写得自然是极美的,可我的名字是‘世英’,不是‘诗樱’。”她手指临空比划着,描画着自己的名字。

      都怪电话里听不真切,竟搞出这般一处纰漏!泽灵琢磨着“世英”二字不见回声,洪诗樱已经再次开口:“你唤我‘小英’就好,‘洪小姐’总会听着别扭。”

      泽灵还是头一遭遇见女生的名字如此大气磅礴,莫非是她家里长辈望女成龙不成?小英心思细腻,猜到了他的疑惑,“我是鲜族,名字也是我们特有的习惯而已,你不用再猜了。”说完又是一阵轻笑。

      真可谓是“阴沟里翻船”!泽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最拿手的说文解字功夫竟会栽在这种地方。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他问道:“小英也是因为喜爱诗词文学才会读汉语言专业的吗?”

      小英对他方才的失礼并未计较,大方答道:“也不全是因为这个,不过诗词我还是很喜欢的!”

      正中下怀的回答,“哦?是‘寒蝉凄切,对长亭晚’,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小英白了他一眼,回道:“就不能是‘天生我材必有用’?”

      “李太白的诗自然是让人不得不爱的,只此一句我还是更喜欢鱼幼薇的那一句......”还不等他说完,小英便接口道:“‘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在自己的优势项接连吃瘪,使得泽灵对小英愈发好奇起来,毕竟年轻人知晓鱼玄机的都很少,何况又要熟悉她的诗句?更难得的便是她一直跟得上自己思路,自己讲出前言,她便接的上后语,颇有些心灵相通的意思在呢!

      “真是个难得的人儿!”于泽灵而言,这世上本就是美人易得,知音难寻,而知音美人最是难得!“取次花丛懒回顾”还不是因为寻不见一位心有灵犀的?

      转眼到了食堂附近,远远望见门口有三个女生在朝这里招手,小英朝泽灵歉然笑道:“是我的室友在等我了,我要先过去了,我们日后再找时间聊喽!”说罢便朝着泽灵挥挥手,准备转身去同室友汇合。

      泽灵叫住小英,故作神秘道:“你真的不记得了?我们之前就已经见过的!”

      小英疑惑地望着泽灵,眼前这位衣着考究、谈吐风雅又相貌英俊的男生,任谁见了也不该没有印象才是的,可她却实在记不起二人还有什么交集。

      “昨日午间,花丛小径上偶遇,唐突佳人还请你不要见怪!”

      “啊!”猛然记起昨日的偶遇,那时泽灵戴着太阳镜,难怪小英没有认出他来,本就是一场误会,小英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何况如今又聊得热络?“哪有你说得那样严重,不用在意的!”

      快跑几步与室友站到一块儿,室友宋茜拉住她胳膊问:“哪儿认识的帅哥,哪个系的,还不从实招来?”另外的两个室友王小岑和朱倩文也是一脸好奇地凑过来,等小英回话。

      “你们别乱想,是咱们专业的同学,常老师方才要我去给他送一套军训服装的。”

      “我怎么瞧着像是昨晚那位诗人呢?”王小岑昨夜赶到最早,见着了泽灵面貌,方才远远瞥见,只觉得十分相似。小英点点头,确认了她的猜测。“竟然真的是他!”

      昨晚,小英顾不得激动起来的室友,她猛然想到昨晚泽灵的诗作,名字正是叫做《寻美不得饮醉歌》!

      “‘寻美’莫非是他在寻我?”一时间,情窦初开的少女只觉得心底有一丝窃喜,还有一些局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