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电视剧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在村委集合,等村长安排今天的工作量,虽然文舒念的工作是固定的,可到底也得来集合做做样子。

      等计分员点到新来的知青的名字时,一个都没来,给村长脸气得都绿了:“行了,建国家的一会去叫一下提点一下,以后要是还这样就不用管了,到时候粮食不够让他们去找知青负责人。”

      接下来队长给大家安排了今天负责的工作之后就一脸不满意的走了。

      下午文舒念正无聊的时候,菊花婶又来拉着文舒念八卦了:“舒丫头,你是不知道,我今天去叫她们起床的时候,一个个的还给我摆脸色,特别是那几个女知青,我跟队长说了,队长叫我别管他们。”

      “那他们来上工了吗?”

      “肯定来了啊,我叫他们起来之后就跟他们说了,每天上工是跟以后发粮食有关的,要是迟到早退是要扣工分的,到时候没分到粮食叫他们去找知青负责人,就连他们现在吃的都是队里借给他们的,你是没看到他们一个个脸色都变了。”

      “她们估计以为粮食是送给他们的,昨晚也去了我们那里,找我们拿粮食,于知青跟他们说是借给他们的,要他们今天还。”

      “对嘛,于知青做的对,队长说她们再迟到两次就直接给知青办打电话说明情况了,谁稀得搭理他们,刚开始听说有知青来,队长还高兴了两天,以为都跟你们几个一样,哎。”

      文舒念拍了拍菊花婶的手,指点着说:“婶儿别担心,只要村里一条心,还怕她们几个人生地不熟的知青吗,只希望她们懂事点,别什么都以为应该的。”

      “诶,可不就是这个理,你这话提醒我了,舒念丫头婶儿先走了,我得去找桂花说说,要是以后不听话,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说完菊花婶就风风火火的跑了。

      文舒念摇了摇头,幸好菊花婶脑子灵光,不然自己就只能去找村长叔说了,文舒念就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就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两年,顺便搞搞钱,谁要是让自己不安稳,那就把那个人弄走就行了。

      这边菊花婶找到桂花婶,两个人不知道嘀嘀咕咕什么,没一会就笑眯眯的分开走了,很快就看到村里的大娘们都在嘀嘀咕咕,菊花婶准备跟儿媳妇去割草的时候看见新来的几个知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旁边偷懒。

      菊花婶儿媳妇当然也看到了,拉着菊花婶的手:“妈,你看看他们像什么样子,当舒念妹子她们几个一只手指头都当不了,亏村长还给他们安排除草这么松快的活儿。”

      菊花婶儿拍了拍儿媳妇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行了,别管他们,有的是人收拾,咱们啊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走吧,咱们去那边割草。”

      不说菊花婶儿和其他人那边,就说新来这几个知青这里,正闹着情绪呢。

      孙淼捶了捶自己的胳膊,委屈的跟几人抱怨:“你们说咱们干嘛要来啊,就割了这么一会我这手心全是血泡儿,我想回家。”

      张涛看了一眼几个女知青:“来了还想回去?你现在去躺着做梦来得快点,行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我去除草了,没听人说不做就没工分,没工分就没粮食嘛,罗良走,咱们继续干。”

      “得勒。”说着两个人就往自己负责除草的地里走去。

      蒋妙妙见人走了:“咱们要不也去吧?不然到时候真没粮食怎么办。”

      谭薇嗤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别信他们说的,我就不信到时候村里会不给咱们粮食看着咱们饿死,再说了,咱们可都是高中生,怎么能做这些活儿呢,你们想去就去,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蒋妙妙和孙淼互看了一眼,都怕早上那个婶子说的是真的,这种关乎粮食的事情可赌不起,于是都起身跟谭薇说了一句就去继续除草了。

      谭薇看着人走远了小声嘟囔一句:“傻子,”就继续在大树底下歇着了。

      下工的时候文舒念被菊花婶子拉着去她家里一边八卦一边吃她儿子从县城带回来的水果罐头,看着菊花婶准备做晚饭了就告辞回知青点。

      回去的时候遇到那个谭薇一个人走着回来,文舒念对她点了点头就准备回去吃饭了,被谭薇叫住:“文知青吧,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啊?”

      “有事。”

      “文知青,我向你打听个事,你说如果不上工是不是真的没粮食啊?”

      文舒念很奇怪的看了一眼谭薇,很不客气的回道:“你不上工凭什么给你粮食?现在粮食都是大家的命,什么都不做就想吃白食?”

      谭薇没想到文舒念这么直接,哽在那里半天说不出来话,文舒念也不搭理她,直接回去了。

      等谭薇回过神来,文舒念都不在了,剁了剁脚也回去了。

      回到堂屋,几人正等着文舒念吃晚饭,肖娟和郭欣月麻利的去厨房端了还热着的饭菜出来,文舒念才跟众人说起刚刚的事情。

      肖娟依旧咋咋呼呼的说着:“啥玩意儿?不上工还想得粮食?怎么不美死她呢。”

      郑传文附和着:“对啊,我也觉得她这样不好。”

      文舒念一边啃着野鸡骨头一边吐槽:“所以我当时就没搭理她直接回来了,长得不美想得还挺美。”

      吃完饭文舒念又开始每天的工作,回屋锁门进空间捞鱼洗澡看电视然后睡觉。

      第二天等菊花婶来找自己的时候,文舒念顺嘴就和菊花婶说了昨天谭薇的事。

      “哎哟哟,这小姑娘也太好吃懒做了吧,昨天我经过她们那里的时候就看见她们在树底下坐着,后来其他人都去干活了她还在那里坐着。”

      “婶儿,你说她如果真的不上工,村里会给她分粮吗?”

      “怎么可能,啥都不干还想分粮,等着吧,有她后悔的。”

      过了四月就到了收获冬小麦的时候了,这天一大早村委就响起上工的喇叭声,大家陆陆续续的起床收拾好出门,又到了忙碌的时候,虽然很辛苦,可村里的每个人脸上都流露着收获的期盼。

      当然,这些人里不包括新来的几位知青,特别是谭薇,来了两个月果然啥都没有做,起得最晚,每次就坐在树底下跟其他两个正在干活的女知青说说笑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