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11app南瓜影视下载官网苹果版

      “也就是说,辩论赛就在后天。”

      “嗯,很快了。”

      宽敞的公开课教室里,三人并排走着,唐吉诃德饶有兴趣地看着手捧书本的阿尔伯特:

      “说真的,你还有必要准备这玩意儿?”

      “不知道。”他摇头,“在看到结果以前,都不确定。”

      “不过应该会赢得吧,无论是对后经济主义的批判,还是对现有主流思想的逻辑性推导。”牵着黑发年轻人右手的猫娘看着手上的笔记,“这不都准备的非常完善么。”

      “不能低估对手,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黑发年轻人微微摇头,“如果分给我们的论题非常劣势,还是有可能输。”

      他曾经也看过一些辩论赛,其中有些纯属“拉偏架”。

      “再说表现的完美些也算好事,最后一次了,失误也没有往后弥补的机会。”

      和隔壁政法学院的友谊辩论赛就快到了,阿尔伯特仍在全力准备,此次赛后,他们就要进行备靠,准备跳过第三学年,直接进单位实习。

      “挺好。”唐吉诃德笑了,“读了十多年学,总算快看到头了。”

      两位转生二十多年的穿越者,终于快要念完异世界的教材书。

      “我到现在还收藏着中级学院那时候的第一学年教材书。”金发红瞳的年轻人满脸轻松地观察四周,“我进学校之前心里特忐忑又期待,觉得之后要学的东西怎么怎么酷炫,怎么怎么危险,告诉自己别争着当主角,遇到危险努力苟住,混进人堆不出风头不拖后腿,结果一进校门人都傻了。”

      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进魔法学院最先接触的不是魔法,是基础是非观、普片道德和集体意识教育,以及校规二十条....以及外语——阿瓦兰迦人,基本是四百年前古代巫师们联合一切追求知识和真理,以及被教廷压迫的魔法种族,突破占据整个斯莫兰大陆的圣庭的封锁,然后漂洋过海到新大陆繁衍生息下来的后代。

      可以说,这里的人如果沿着血脉向上追溯,都得回到斯莫兰。

      但毕竟过了400多年,双方意识形态也完全不同,更经过多次变化,阿瓦兰迦语已经是一门独立在斯莫兰语之外的语言了。

      巫师们可谓轰轰烈烈的文化发展不可谓不大不强。

      这里搞出的漫画、电影。

      目前在整个塞德拉斯星球上都是独一份。

      “这很奇怪么。”

      阿尔伯特笑了,他当年并不觉得诧异,在踏进校门以前,他就尝试过接触在船上负责守卫学生的巫师,并认为他们都还不错。

      其中有个看着三四十岁的女人还挺喜欢逗那时的他,说他是个“爱装成熟的臭小鬼”。

      最后临别时送给他一本冥想题册。

      “目前来看,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集群社会想要良好的运行下去都必须具备最基础的秩序或者守则,当生活条件满足了最基础的生存,生存风险就会被尽量规避与抑制,于是,集群社会中生发出一种意识,来维持对大部分人有益的安全和秩序———我们现在管这种意识叫做【道德】。”

      他说:

      “我们当时在船上遇到的巫师们都有道德,反向可得,我们将进入的社会至少维持着对大部分人有益的安全和秩序。”

      黑发施法者也观察起四周,观察这个越来越没必要来的地方,他的上课学分已经完全修够,学校那里以他有“杰出贡献”为由把他的学分总量推过了“优秀”的标准线,他观察着位于整个半圆形教室最核心的讲台,一排排呈阶梯状的座椅,然后阿尔伯特迈步站到了讲台上,从这里,所有教室作为都一览无遗,然后他回头看后方的教室黑板与墙壁,视线慢慢向上。

      最终在三幅半身肖像画上驻留。

      最中央的初代首席执政官的画像,那位和蔼的老者目光温和的注视着下方的所有学生,然后,“魔法普及化”的奠基人与“魔法系统化梳理”的负责人画像拱卫在其左右。

      他们一齐看着即将步入社会的年轻一代,一如他们生前。

      “如果他们还活着就好了。”

      阿尔伯特闭上眼睛,用手指在讲桌上轻轻敲着节奏:“我一直想和他们聊聊。”

      就像他上一世有幸向毛汇报过研究工作一样。

      虽然那时他不是主角。

      “首席要是没有死于第二次内战,应该能活到现在的。”塞西莉娅也对那位伟人表示了惋惜,“他的岁数离六环巫师的下限还早得很呢。”

      “.....好了,走吧。”黑发施法者睁开眼睛,瞥了下放置在教室最前排桌子上的参赛人员名牌,“知道位置就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

      他在名牌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雷明顿.萨格拉斯.阿尔伯特——梅林第七高级魔法学院/2号主选手。】

      “核心辩论队成员....真是看得起我。”

      阿尔伯特走下讲台:

      “我可没参加过校队活动。”

      专攻学术的男巫,生活规律与这所“大学”中的社团活动完全绝缘,更从未与校辩论社学生接触过,亦无交际的兴趣,他只打算在开赛时在场参与辩论。

      也不知道学校领导到底怎么想的。

      “尝试一下,这不挺好嘛。”

      金发红瞳的年轻人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没做过才要勇于尝试,要我说你就是这点不好,有时候胆大得没边,啥都能干,有时候又古板得要命。”

      “请管这叫审时度势。”

      阿尔伯特用空闲的手搭住了唐吉诃德肩膀:“以及高效,不同情况,不同策略,而且我真的觉得搞这个什么辩论赛浪费时间,有这个功夫,我论文都写好了。”

      “切,高效.....那你俩怎么处到一块儿去的。”

      黑发男人脸色微红地转到一边:“意..意外。”

      “.....彳亍口巴。”

      三人一起往门外走,唐吉诃德说:“今晚出去吃个饭?我请客。”

      “别,连着几回,该轮到我了。”黑发施法者平复表情,看了眼腕表时间,“我们整点好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