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妖姬调教奴喝圣水

      清晨

      密林之中,两具巨大的钢铁之躯被树叶所掩盖,如果从远处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它们的身影

      在它之下,一个绑在两颗树之间的野战床上躺着一个人

      “嗯……?”

      工藤真抱着枪幽幽的醒来,听到远处传来声音,警觉的坐起来

      “哟,醒了?”

      一旁,端着两杯热咖啡的北宇走过,举起手将其中一杯热咖啡递过去

      “喝一点?”

      “不……”

      见艾德加还在熟睡,工藤真跳下野战床活动了一下筋骨

      就在此时,他又听到了和刚才一样的声音,这次他很确定,是从东面传来的

      “北宇,你听见了吗?”

      “什么?”

      “不……我去那边看看……”

      给步枪上膛,工藤真拎着它走向了东面

      脚下踩着的枯叶发出响声,但是前面传来的声音更大

      工藤真听得很清楚,这是歌声,一种不知名语言唱出来的歌声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静悄悄的靠了过去,趴在一颗树旁暗中观察着

      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水潭,其中央俨然竖立着一个石雕——是鸟人的;再向下看去,水潭中央似乎还站着一位女子,背对着工藤真,刚刚的歌声就是她唱出来的

      随着歌声逐渐变大,工藤真也发现了异常,脚下的,树上的,原本已经枯萎的花正在逐渐绽放

      “花……”

      而不仅仅是花,工藤真还发现,周围刻有花纹的石块,雕刻着的花纹发出光芒,不知何时全部漂浮起来,围绕着水潭在慢慢的旋转

      这完全违背了物理规则,他惊讶的扔掉了手中的枪

      “那是……莎拉?”

      歌唱的人转过身去,他更惊讶了,身子也从树下探出,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一直以为莎拉只是在装成神棍的样子,今日这番景象,完全打破了他对莎拉的认知

      风吹来了,风中夹杂着歌声,很快就传遍了全岛

      一晚上都在做研究,阿莉斯不知何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如今听到歌声,她渐渐的醒了过来

      “嗯?这是什么……”

      她发现了端倪,有一个试管,无法检测出其中的细胞含量,一直在显示着异常

      将那个试管从仪器中拿出,阿莉斯瞪大了双眼:

      这哪里是血液,这分明就是一管红色颜料,一般的血液加入抗凝血剂经过一段时间的静置早就能出现分层现象,而眼前这个试管中的溶液,还是鲜红色

      想都不用想,阿莉斯知道昨晚可能有人趁着自己在外面打电话时溜进来动了手脚,但是实验室内没有监控设备,也无法查清昨晚到底是谁溜了进来

      “有老鼠偷吃了,看来有必要再做一次检查了,哼哼哼……”

      阿莉斯露出了笑容

      从林

      莎拉刚刚吟唱完家族世代流传下来的圣歌,松了一口气,听到身后有动静下意识的转过身去,一眼就看到了一脚踏入水潭的工藤真

      “呀!”她尖叫一声,周围原本正在漂浮的石头上的光芒逐渐黯淡,又掉落在地上

      “为什么石块会漂浮在天上?”

      “干什么啊,你这人……”

      莎拉怒视着工藤真,但是随即两人都发现一个问题

      莎拉现在是赤身裸体的,工藤真赶忙捂住了眼睛

      “到底怎么回事,莎拉,为什么那些石头……”

      趁着这个时间,莎拉躲进身后的树丛,将衣服穿上

      “都是你们害的,都是因为你们这些外乡人带来了争斗的卡顿,岩石与大地之间的联系变弱了,这样下去的话……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弱……鸟人即将苏醒”

      工藤真或许还不明白,石头漂浮在空中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重力的变化

      引起变化的原因,这就是阿莉斯他们一直要寻找的AFOS最后的那块碎片,鸟人的头颅

      而这最后一块碎片,就隐藏在玛雅岛的水域下

      莎拉作为风之巫女一族,她的歌声一定程度上可以与鸟人取得联系,每次吟唱圣歌,鸟人的头颅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苏醒

      随着工藤真他们的到来,苏醒的迹象也变得更加明显,这也是莎拉所担心的

      根据岛上的传说记载,鸟人一旦苏醒,那就是毁灭的开始

      “鸟人的苏醒?我不是说这种迷信……”

      工藤真拍了拍石头

      “为什么这么重的石头会悬浮在空中?”

      莎拉用带着利刃的法杖,顶在他的脖子上

      “刚才看到的不要和任何人说,否则就给你施与诅咒的卡顿!”

      “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石头在空中轻飘飘的悬浮着”

      “是啊……你们这些外乡人身上都带有[眼见为实]的卡顿”

      “还有歌声?”这次工藤真听到了从水潭那边传来的声音

      “那是罗伊卡奴的声音……向飞跃大海返回群星另一侧的鸟人乞求原谅的声音……”

      莎拉用法杖遥指着水潭后方的山洞

      “那是圣山洞窟的歌声”

      但是,这歌声却被打断了

      自从工藤真修理好发电机之后,岛上的人们越来越依靠起电力,每天早晨都会开启发电机,直到深夜

      发电机的噪声,盖过了歌声

      工藤真几人的营地

      一旁搭建的帐篷中,岬百合亚穿戴整齐走了出来

      “醒了?今天没什么工作的话咱们去岛上转一圈吧”

      岬百合亚摇了摇头,北宇发现,她的脸色苍白

      “怎么了?”

      见艾德加正在检查枪支,北宇拉着岬百合亚来到了帐篷内,小声的问道

      “我做了噩梦,梦见鸟人苏醒,还梦见反统合同盟,他们又派来一个比之前那个人还厉害的驾驶员,罗伊队长被击坠了,你受了重伤……”

      “什么?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北宇自己也想不明白为啥岬百合亚会做这种噩梦,而且这些事还没发生

      “不清楚,但是系统判断70%的概率是队友岬百合亚受到了这座岛的影响,正在觉醒某种特殊技能”

      “特殊技能?”

      “就比如宇宙战舰大和号世界的吉雷尔人的读心术”

      “是吗……”

      北宇转念想了想,系统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本来岬百合亚属性面板六维中技量这一方面的值就高,再加上之前她曾经被尤莉莎附身过,也有可能是尤莉莎的部分力量留在她的身体内

      再加上玛雅岛上原始文明的力量,也许真的能觉醒什么特殊技能

      “没事的,如果不舒服的话今天就不要工作了,我给你请假去,好好休息……”

      就在这时,帐篷外传来了声音

      “副队长,阿莉斯博士找你有事”

      艾德加说了一句,北宇走出帐篷,看到阿莉斯手中拿着可以检测到PCS反应的雷达,皱起眉毛

      “博士有事吗?”

      “我检测到了PCS反应,想请你和我去那边看看……”阿莉斯微笑着说

      “艾德加不可以吗?我还有事……”

      “北宇少尉,这项任务很重要,我希望作为骷髅小队副队长的你可以陪我去,这样更有安全感”

      阿莉斯一字一顿的说着

      “对方应该是知道血液做了手脚……如果要是怀疑的话首先会怀疑在我身上,那些玛雅岛居民应该不会聪明到去偷血液,工藤真和艾德加昨晚去巡逻了,岬百合亚做她的护卫,只有我闲着,也有可能怀疑我是间谍”

      思索片刻,北宇点了点头

      “可以,我陪你去”

      在路上,果然如北宇所料,阿莉斯一边探寻着PCS反应,一边问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北宇少尉,昨晚你在做什么?”

      “日常维护机体,您知道的,这些战机可精细了,稍有不慎出了差错战场上就是致命的”

      “哦,那你昨晚有没有看到你们营地里有人往海边去了?”

      “没有,工藤真和艾德加昨晚去森林那边巡逻到10点才回来,岬百合亚大概是八点回来的,那之后我就没有看到有人往海边去了”

      岬百合亚的事情阿莉斯知道,是她亲自让她去休息的,而且她可以信任,但是剩下的三人去向她不是很清楚

      如北宇所想,阿莉斯确实是怀疑到他们身上了,其次就是莎拉,但是她来这里之前也没看到莎拉,无法追问她

      “你可以保证你说的话都是正确的吗?”

      “您什么意思?”

      阿莉斯停下脚步,直勾勾的盯着北宇

      “昨晚,有人溜到我的实验室偷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东西,指的就是玛奥的血液

      阿莉斯知道玛奥也是风之巫女一族的,便抽了她的血,还没等研究就被人拿走了

      如果说是知情人士的话,除了阿莉斯也只有那些飞鸟号航母上的研究员,至于莎拉,她只是反对罢了

      但是她现在不得不怀疑北宇,工藤真,艾德加三人,这其中北宇得的嫌疑最大

      她在来之前调取了几人的资料,工藤真和艾德加加入军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可能是间谍

      至于北宇,资料上显示他加入统合军仅仅半年时间,而且操作技术可以和罗伊.福卡并肩,除了天才可以做到,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反统合同盟的间谍

      “那您的实验室安保可得加大力度了”

      北宇微笑着说道,他现在并不害怕昨晚的事情被阿莉斯查出来,毕竟只要系统没有暴露就行

      假设阿莉斯指控自己是间谍,那凭借自己的手段也可以把她这段记忆消除,系统里也并不是没有这种东西

      “是啊,所以今天就得拜托你的妻子在我那边过夜了”

      “啊,她今天身体不舒服,还没来得及跟您说……”

      突然,阿莉斯发现仪器上显示着PCS反应消失了

      “PCS反应消失了”

      “那真是遗憾啊”

      “等等,那是……!”

      阿莉斯向前跑动,来到了之前工藤真两人待过的那个水潭

      “莫非这就是……”

      扔下仪器,阿莉斯从包中掏出一本笔记,翻看起来

      “果然老师来的就是这座岛!”

      对比笔记上画的图案和水潭中央那个巨大雕塑一模一样

      “我的那个老师啊,就是在这座岛上想到人类原始文明干涉假说的”

      “原始文明?”北宇明知故问,当然,阿莉斯是不知道的

      “就是外星人干涉了人类进化的假说,如果假说成立的话,不仅是这鸟人像,我们甚至能够找到古代文明建立的线索!”

      “原来如此……谁?!”

      听到一旁树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北宇举起了步枪

      “真?”

      莎拉和工藤真,就躲在树丛里,偷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莎拉这才走出来

      “这里是不可侵犯的圣泉,绝不能用火的卡顿污染这里!”

      说着,她走向阿莉斯

      “你果然是为了追求鸟人的秘密才来到这里啊,你是那老人的女儿吗?!”

      “老人?你认识哈斯福德博士吗?”

      听到这个名字,莎拉回忆起了过去

      多年前,一个老人以考察的名义来到了这座岛上,听说有遗迹,老人便要求当时还不是听风者的莎拉带领他去

      在知道了莎拉是风之巫女一族后,老人笑眯眯的掏出一条珍珠项链送给了莎拉,跟她说需要一点东西

      不知情莎拉戴上项链,旁边有水池,她便对着水中的影子摆弄起项链来,谁知老人拉着她的一条胳膊,突然掏出了针管

      感到手臂一阵刺痛,老人将莎拉的血液抽走了一部分

      熟记戒律的莎拉感到一阵害怕,逃也似的离开了老人,扔下了项链

      而这个老人,就是阿莉斯的导师,哈斯福德教授

      结束了回忆,莎拉大喊着

      “出去!”

      “冷静一点!”

      “什么学术调查!什么为了村民和人类!打破我们的结界,偷取我们的血液,你们会招来巨大的灾难!”

      这里,因为北宇的干涉,阿莉斯还不知道风之巫女一族血液中的真相,但是哈斯福德博士的笔记中有记载相关资料,但是没有实际证据

      阿莉斯瞪着莎拉,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算了算了,博士,拍张照片回去再做研究吧……”

      北宇挡在阿莉斯的身前,并非是他想救她,而是担忧如果莎拉把血液中的秘密说出去,反倒是会提醒了阿莉斯

      “啊,也好,反正今天还要做一次血液检查……就拍一张照片回去做记录吧”

      “还要抽血?!”

      莎拉听到这里更生气了,挥舞了手中的法杖,北宇向后退去时不慎胸口被利刃划破,血液飞溅出来

      “嘶……”

      北宇捂着胸口倒吸一口冷气,血液从手指间流出,滴在地上

      见到血液流出,莎拉害怕的向后退去,向反方向跑开了

      “北宇!没事吧!”

      “我没事,皮外伤而已,回去处理一下就行……真,你先送阿莉斯博士回去,我回去处理一下伤口”

      忍痛回到了营地,岬百合亚见状掏出急救药箱开始处理起北宇的伤口

      “艾德加啊……阿莉斯博士那里可能今天还有有任务,岬百合亚她不舒服我已经给她请假了,你和真看看博士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好好,我知道了……”

      艾德加离开了,整个营地就剩下北宇和岬百合亚两人

      “百合亚,最近这几天先不要去阿莉斯博士那边了,换我去”

      “为什么?”

      “她已经发现了昨晚我动的手脚,现在怀疑的目标是我,你就不用去了,免得被怀疑”

      “……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

      “放心,我身上也带着枪了”

      海滩

      将阿莉斯博士送回实验室,但是她说下午还要做一个血液检查

      摸不清头脑的工藤真,只能先离开,等待下午的安排,就在这时

      “哎呀!”

      突然感到一阵刺痛,是玛奥,她突然跳出来捅了工藤真一下

      “玛奥,突然这么做干什么!”

      “明明是个飞行员,却被人抓了背后的破绽啊……”

      “嘶……话说回来大家去哪里了?又是所谓神圣的恩惠?”

      “你看”

      走进一瞧,所有人都聚在屋子内,用发电机制造出来的电正在观看着电视

      看了许久,玛奥突然拉着工藤真的胳膊向远处走去

      “走,让你看看我的宝贝去”

      “啥啊……”

      艾德加顶着烈日来到海滩,看到工藤真和玛奥两人开着一艘小船离开,叹了口气

      “只剩下我了吗?真是连妹妹也不放过啊……”

      乘船来到海上,玛奥示意工藤真下水

      不明所以的他戴上潜水用具,随着玛奥潜入海中

      海底的风景真从来没有看过,一下子就沉浸在迷人的景色中,直到玛奥从他身边经过

      与工藤真相比,玛奥简直就像一条鱼,自由自在的在海中游着,有的水生动物都没有她的速度快

      回到了船上,工藤真大口的喘着气

      他并不习惯游泳,所以换气他也没怎么掌握

      “真,想不想看看我的大宝贝,还要潜到更深的地方去哦?”

      “饶了我吧……那是什么?”

      工藤真休息之余,突然看到海里的飞鱼越过海面飞向了天空,又轻轻的潜入了水中

      他突然想起了VF0,喃喃自语

      “鸟能在海中游泳,鱼也能够在天空中飞翔吗……”

      临近黄昏,工藤真和玛奥决定再次下水,这次要去看看玛奥的宝贝到底是什么

      “真,你喜欢我的姐姐吗?”

      就在下水前,玛奥问了这么一句话,正在大口憋气的真突然愣住了

      “真?”

      工藤真没有回答她,只是潜入了水中

      “真是的……”

      玛奥跟着入水,牵着工藤真的手游向更深的海

      就在一个洞窟中,工藤真看到了,玛奥所说的那个宝贝

      是一个巨大的头颅,此刻,感知到工藤真二人的靠近,那只闭上的眼睛睁开了

      这就是鸟人的头颅,它已经苏醒了

      被吓了一跳的工藤真一口气没换上,溺水了

      玛奥游向工藤真,揭开他的呼吸面具,吻向了他

      通过接吻,玛奥将氧气传了过去

      岛上,正在圣池中吟唱的莎拉突然感知到了什么

      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妹妹玛奥与工藤真正在接吻,不禁动容

      随着莎拉的变化,海底,鸟人的头颅也光芒四射

      营地内

      岬百合亚的心不安起来,她隐约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这座岛

      而此时,桌上的卫星电话也响了起来,北宇拿起来接通,很快脸色就变了

      “我知道,现在就回来”

      “怎么了?”岬百合亚似乎知道北宇要给出什么答案了,拉住他的手

      “反统合同盟来了,我必须回去”

      “不行!别去!”岬百合亚拼命的拉住他的手

      “我有不好的预感……那个人很强大……”

      与此同时,岛上的统合军一方都收到了消息

      飞鸟号航母被攻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