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大洋

      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二人,唐缘脸色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色,

      “不错,没有浪费我的一番苦心。”

      别管他们是怎么突破的,反正这个锅我唐某人背定了!

      “都起来吧,记住,大道有路勤为径,修行无涯苦作舟。”

      在唐缘说出这句话时,半空中的众修士一时间炸了锅。

      “嘶!老祖所言真是让我等惭愧啊!”

      “是啊!修行无涯,当以苦为舟!这些年来,我实在是有些懈怠了!”

      “此番回去,我就要闭关了,之前还有些舍不得后辈。这次,不突破到金丹后期,绝不出关!”

      “我辈修士就当如此!”

      ……

      “是!”

      二人恭声应下,从地上站起身来。

      唐缘又看向半空中的众人,神色有些庄重的道,

      “此句,与诸位共勉。”

      说罢,唐缘便走进了庭院当中,只留给众人一个伟岸的背影。

      众人连忙躬身行礼,

      “我等谨记老祖教诲。”

      二人等到唐缘关上院门,这才飞向众人。

      一来到郭武二人身前,郭涛和陆仁义便又一次跪倒在地,

      “弟子叩谢恩师(祖父)!”

      “哈哈哈!好好好!我孙郭涛有成圣之资啊!”

      郭武那痛快的笑声可谓是响彻云霄,这般年纪便悟得肉身成圣之道,当真是虎爷无犬孙啊!

      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徒弟,就算是一向淡泊的张怀生也是满面笑容。

      “好好好!”

      “好了,我等就不要再在此地打扰老祖静修了,三位峰主既然在,正好同我前去宗门大殿商讨一些事情。”

      叶风尘有些尊敬的看了庭院一眼,然后冲着众人说道。

      众人闻言顿时面色一正,然后齐齐冲着峰顶的庭院一礼,便纷纷转身离开。

      “是!”

      察觉到众人离去后,唐缘眼中划过一抹激动的神色,在心中默念道,

      “发放奖励!?”

      “奖励发放中……”

      “恭喜宿主,修为恢复到筑基巅峰。恭喜宿主获得金刚之体,一气回命丹,”

      “才筑基巅峰?怎么没有恢复到金丹期?”

      “回禀宿主,金丹期突破所吸引的天道之力有限,只能帮助宿主修为恢复到筑基巅峰。”

      “那我岂不是要找突破元婴的薅?”

      “宿主也可以选择下次将奖励融合,三次奖励就能让宿主突破到金丹期。”

      还有薅三次羊毛?

      能薅的都薅了,哪还有羊毛可以让他薅呢?

      还真是愁人啊!

      天元宗,宗门大殿。

      看着最后走进来的全伯,叶风尘点了点头道,

      “嗯!既然全伯也出关了,那除了前些日子出去寻找灵药的纪师妹,几位峰主就都到齐了。”

      “这次叫大家来,是想商议一下‘天’字秘境即将开启,应该让谁带队前往?”

      郭武闻言扯着大嗓门道,

      “我!我带队前往去会会那两宗的小崽子们!”

      叶风尘摇摇头,

      “你不行,你虽是元婴,但毕竟是体修,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不擅遁法很难走脱。况且别人是万一会出事,你是一万会出事。”

      “宗主,你可不要平白冤枉好人啊!什么叫别人是万一会出事,我就一万会出事了!”

      一旁的全伯撇了一眼神色激动的郭武,幽幽地说道,

      “五年前,你带队去平陵山脉,回来之后平陵山脉改名叫平陵平原。十三年前,你说去玉丹宗求颗丹药,结果差点把人家丹房给抢了,害得宗门赔了不少东西。二十四年前,你……”

      “嘿嘿,全伯您老怎还记得呢?不去了,我不去了!”

      郭武面色有些尴尬的讪讪一笑,整个人都缩到了一旁。

      “那不如老夫前往,也可借此试探一下灵虚,天鹤二宗。”

      “张老你去我自然放心,不过那炉灵元丹没有你看护,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张怀生闻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那炉灵元丹没有他看护,成丹的几率估计又要下降不少。

      这时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边修然有些无奈地开口道,

      “那就我去吧,其他几位峰主也有事情要忙。而且以我的修为,就算是发生了什么危险也可以带着弟子撤离。”

      “好!那此番‘天’字秘境开启,就让边峰主带弟子前往!”

      他就知道!这个老狐狸从一开始就是想让他去!

      “这次宗主让我等前来,恐怕不止是这一件事那么简单吧。”

      “没错,确实还有一事。”

      几名峰主看到叶风尘变得有些凝重的神色,一个个也是神色一正。

      “其实就算没有今日之事,我也打算在近几天召集各位,因为前日一直闭关寻求突破的太上给我传讯说了一句话。”

      “太上长老说了什么?!”

      张怀生神色激动的盯着叶风尘,毕竟太上长老便是天元宗的支柱,若是太上长老出事,那后果,不堪设想!

      “突破失败。”

      一时间在场的几名峰主皆是变了脸色。

      孔恒面色难看的开口道,

      “太上突破失败的话,那三宗交流会怎么办?”

      “若是让灵虚,天鹤二宗确认我宗没有化神修士,恐怕灭宗之祸就在眼前啊!”

      “是啊,莫非我天元宗万年基业,就要这么一朝丧尽不成?”

      郭武眉头一皱道,

      “谁说我宗没有化神修士?那位老祖难道不是?”

      “唉!”

      却是叶风尘叹了一口气道,

      “我等也希望老祖真的是化神修士,可是老祖出关这么久却没有出过青鸣峰,你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不是你说的老祖在静修吗?”

      “老祖是在静修没错,可是你自己想一想,若是你闭关千年一朝突破,出关之后你会继续在一座小小的庭院中呆着吗?”

      郭武闻言不由得一愣,然后沉默的摇摇头。

      “所以我等猜测,要么,是老祖强行突破,伤了根基,难以与人交手,所以才从出关以来一直静修。要么就是老祖并没有突破化神,而是动用某种秘术自封了修为,好延长自己寿元。”

      等到叶风尘说完,边修然也在一旁头疼的说道,

      “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这……算了!我不管了,反正大不了到时候跟他们拼了就是了!别的我不懂,打架我可是一流的!”

      见一副滚刀肉模样的郭武,叶风尘顿时住了嘴。

      跟着这个没脑子的货讲这么多,他还真是傻了,白费这么多口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