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果最新无圣光自慰老油条

      “叮玲玲,叮玲玲……”

      “语音测试,第一次清晨语音测试,咳咳咳。”

      “语音测试,第二次清晨语音测试,咳咳咳。”

      先于闹钟一秒钟醒来,听完闹钟铃声心满意足的谢尔顿按掉闹钟起床准备吃早餐。

      顺便进行每天的语音测试,这是小时候一次生病失声之后谢尔顿每天坚持的一项晨起运动。

      莱纳德劝说无果之后就当谢尔顿是每天的闹钟了,卢卡斯不出意料的也被吵醒。

      “给我也来杯咖啡。”卢卡斯走到餐桌前坐下,有些困倦。

      “清咖?”莱纳德烧好水拿出速溶咖啡问道。

      “都行。”卢卡斯说着说着头要低到桌面上了。

      “到时间了。”谢尔顿看看表说完就去了卫生间。

      呵,排泄而已,都要按照时间表安排。

      人类的思想凌驾于肉体之上,欧耶!

      “为休斯顿而尿,为奥斯丁而尿,为深爱的州而尿,再为德州抖两抖。”

      刚接过咖啡准备清醒清醒的卢卡斯听到卫生间传来一阵阵流水声,还有谢尔顿的奇怪声音……

      顿时感觉手里的咖啡不香了,人也变得清醒了。

      “那是他妈妈教他的。”莱纳德尴尬的解释道。

      卢卡斯觉得今天是不是应该先买点家具把楼上自己家装饰一下,有张床能睡觉就行。

      在谢尔顿家继续住下去,他觉得自己会被谢尔顿的奇葩习惯同化掉。

      没看喝咖啡的莱纳德已经对谢尔顿的行为熟视无睹,如果不是卢卡斯是新的小伙伴,他都不用解释什么。

      莱纳德喝完咖啡开始准备早餐,像是一位勤劳的仆人。

      卢卡斯也在谢尔顿洗漱完之后去洗了个澡,出来刚好可以吃早餐。

      周二的固定早餐是菠菜,蘑菇,鸡蛋卷。

      味道还行,营养均衡,很符合谢尔顿的口味和习惯。

      “我给系主任打电话问过了,你确实是我们物理学院的特聘研究员,只不过你之前出车祸昏迷不醒,所以暂时没有公布。”

      饭后莱纳德和谢尔顿要去上班,警察说过卢卡斯是他们物理研究院的特聘研究员。

      所以,莱纳德先找学校领导询问了一下,确有其事,只不过谁也没想到还没入职就发生了意外。

      毕竟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不好说能不能醒过来。

      “卢卡斯,你跟我们一起去学校先看看,医院我们可以下午再去。”莱纳德安排道。

      在美国没有车出行实在是有点不太方便,谢尔顿接纳莱纳德成为室友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都在加州理工物理研究院上班。

      所以,莱纳德可以成为他的专职司机每天捎带他一起上下班。

      “好吧,没问题。”卢卡斯没什么意见。

      大家在一个地方上班听起来还不错,希望同事像莱纳德多一点,如果都像谢尔顿那样,他觉得物理学家什么的太吓人了。

      就是不知道物理研究院还要不要一个失忆的前物理学博士?

      加州理工离卢卡斯他们的公寓并不是太远,开车很快就到了,忽视掉谢尔顿的各种喋喋不休的前提下。

      莱纳德已经约好了物理系主任,所以,他们直接去了主任办公室。

      “陈博士,欢迎加入加州理工物理学院,等你安排好下周就可以来上班了。”物理系主任热情的把卢卡斯·陈送出了办公室。

      “好诡异!”莱纳德带着卢卡斯去分配给他的办公室。

      “是啊!”卢卡斯也有些搞不清状况。

      “没错!”谢尔顿愤愤不平的说道。“那间办公室我已经争取了好久,居然分给了卢卡斯!!!他居然还有单独的实验室,这不公平!!!”

      “。。。我是说卢卡斯现在的失忆状况,学院居然什么都没说就给了他聘书?”莱纳德无语道。

      莱纳德感觉自己那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物理学的圣地也被金钱玷污了。

      物理系主任说即使卢卡斯失忆了,原本说好的待遇也不会改变。

      因为这是校董会的特批,而且是五年前就通过的特聘,长期有效。

      因此校董事会基金会给物理学院额外审批一笔大额资金用来修建新的实验室。

      只要卢卡斯在物理研究院,每年都有一笔额外的捐赠资金到物理研究院的账上。

      物理系主任不会告诉卢卡斯,即使他晚了五年才来,但之前五年,每年的捐赠资金可都是按时到账了。

      四天前,他接到通知,卢卡斯·陈博士准备来物理研究院报道的时候,那可是高兴坏了,这每年的大笔捐赠资金再不找个合理的项目消耗掉他就要退休了。

      但是,刚高兴没多久就接到医院通知,卢卡斯·陈博士出车祸住院了。

      他只好暂时压下了卢卡斯·陈博士的入职酒会筹备,通知新的实验仪器费用先不要报销,等待最新情况。

      后来人醒了,人丢了,人又找到了,人失忆了,让物理系主任的心忽上忽下,连约好的小姑娘都放弃了。

      还好,最后卢卡斯人活着来上班了。

      至于车祸失忆,没什么好担心的,不就是担心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出丑嘛,他懂。

      其实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

      综上所述,卢卡斯·陈博士,必须成为物理研究院的一员,并且不受任何人约束。

      研究项目所需资金都由校董基金会负责,研究成果全部归属于卢卡斯·陈博士个人名下。

      物理学院一直都是加州理工的亲儿子,但是卢卡斯的待遇,那就是加州理工的爹啊!

      “这背后要是没有什么肮脏的金钱交易,我是坚决不信的。”

      以上言论也都是霍华德听了卢卡斯的待遇之后发表的第一看法,获得了拉杰的极力响应。

      本来以为新认识的小伙伴可能被物理研究院拒收,所以前来安慰。

      但没想到现实比幻想更扯淡,现在居然是物理研究院跪求卢卡斯加入。

      没办法,卢卡斯加入带来的那笔钱实在是太多了。

      “我不能接受,这不公平。”谢尔顿还是不能接受卢卡斯的办公室居然比他的大。

      他可是理论物理学的天才,9岁上高中,11岁读大学时他的双胞胎妹妹刚刚小学毕业。

      谢尔顿14岁从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毕业去读博士,还去了德国海森堡大学担任客座教授。

      在16岁取得他人生的第一个博士学位,回到加州理工花了四年取得了第二个博士学位,之后一直在研究理论物理,黑洞啦,上帝粒子啦,反正正常人听不懂。

      谢尔顿的人生已经这么开挂了,最后居然败给了氪金玩家卢卡斯?

      他只能在他小小的办公室里对着白板上的公式杀死他数不尽的脑细胞,而失忆的卢卡斯居然拥有比他还大的办公室,还不知道什么研究方向就先给他批了一个独立的实验室?

      不需要项目审查,不需要资金审核,什么都不需要,先给一个实验室,不够再说。

      这公平吗?这不公平,他要去抗议,他要去投诉,他要反抗压迫。

      “卢卡斯,我们的内部食堂味道还是很不错的,每天中午我们都是在食堂吃,走,我们请你吃饭,回头你请我们吃大餐就好。”

      霍华德和拉杰嘀嘀咕咕几句之后,决定用食堂换大餐。

      虽然拉杰家很有钱,但是那是他老爸有钱,而且坑朋友算坑吗?

      不算,这是他们友谊的见证。

      “好吧,吃完饭,我还要去医院看看。”

      卢卡斯在得知他的年薪之后,觉得多养几个儿子也吃不垮他,所以,吃饭去,尝尝以后的食堂。

      “卢卡斯,你说,是不是你父母跟学校董事会有什么关系?”莱纳德跟上,猜测道,“但没听说学校董事里有姓陈的华人啊?”

      “可能,我家给学校捐钱了?”卢卡斯猜测道。

      如果是家里捐钱给安排的工作,那么现在爹妈失踪了,钱不都是他的了?

      所以,我花钱让学校养我自己?

      这样想,好亏哦!

      “这不公平!!!”

      被小伙伴遗忘的谢尔顿发出了怒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