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监狱

      罗亮该问的八卦都问了。

      “外公,您进来吧。”

      他走到门口,冲院子外喊了一句。

      院子外。

      一支全副武装的精锐小队,手持各类强力武器,蹲守在四周。

      这些身上有种肃杀之气,看年龄都是退伍军人,有些还是1级超能者。

      “推我进去吧。”

      江乐平坐在轮椅上,对身后一名断臂中年道。

      “江伯,不能贸然涉险啊。”

      断臂中年面色一变,下意识劝阻道。

      “您那外孙,很可能被控制为人质了。”

      “呵呵,小陈,你太小看我这个外孙了。”

      江爷子微笑道。

      罗亮的实力他有大概判定,比一般先天级武者强不少。

      阮梅初入先天级,修炼的功法威力平庸,很难打过罗亮。

      “您那位可是先天级啊,手段莫测……”

      断臂中年有些为难。

      他是一名资深先天级武者,对阮梅种下的秘术手段,仅能破解一二,还不能让老爷子完全恢复。

      由此可见,阮梅真正实力不能以初入先天衡量。

      “推我进去,这件事不宜让外人知道。”

      江乐平语气加重。

      断臂中年没办法,小心翼翼推江爷子进入屋子。

      他心神绷紧,就算拼着受伤,也不能让江伯有任何闪失。

      当年若非江伯出手相救,他就不止断一条手臂,连妻儿都要遭殃。

      轮椅进入厅屋。

      映入视野的一幕,让断臂中年瞳孔凝缩,心头大跳。

      一名少年悠闲的逗着松鼠玩。

      另一端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个伤势惨重的美妇,血流了一地。

      江乐平眼皮直跳,嘴角一扯。

      他深深看了一眼毫发无伤的外孙。

      罗亮身上别说伤势,衣服上连一点血迹和褶皱都没有。

      再对比血淋淋的阮梅。

      这反差太大了。

      若非江乐平知道罗亮的大概层次,只怕会怀疑,这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

      “这,这是你干的?”

      断臂中年喉咙吞咽了一下,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

      罗亮站起身来,让小松鼠到一边去玩。

      他吩咐过小松鼠,不要在外人面前展现能力。

      小松鼠很聪慧,罗亮说什么都能快速领会。

      “你,是怎么办到的?”

      断臂中年强压心头惊骇。

      就算是他这个资深先天武者,想要在狭小的屋子里战胜阮梅,都免不了一番惊险搏斗。

      “怎办到的?”

      罗亮愣了一下。

      “额,她实力其实很一般。”

      罗亮委婉的道。

      他说这话,已经很谦虚了。

      总不能说。

      我一巴掌就把她秒了吧。

      抛开那些旁门手段,阮梅在他眼中简直弱爆了。

      跟意识降临的那个武道世界的先天级,差了一大截。

      断臂中年不好细问。

      他谨慎上前,将阮梅彻底控制住,从头到脚摸索了一个遍,不放过任何一寸区域。很快搜出一堆暗算的危险零件。

      罗亮暗暗点头,不愧是专业的,要学着点。

      “老爷子,没问题了。”

      断臂中年推着轮椅,来到阮梅面前。

      第一件事。

      断臂中年从阮梅口中问出解决江爷子瘫痪的方法。

      阮梅自知大势已去,自己的命运在老爷子手中,还算配合。

      断臂中年灌注真气于掌心,在江爷子身上好几个部位,反复推拿,敲打。

      十分钟后。

      江爷子瘫痪症状化解一半,再调理几日就能痊愈。

      “小阮,你我夫妻一场,我给你两个选择。”

      江乐平神情复杂,开口道。

      阮梅羞愧地头,沉默不语。

      “第一个选择,走正常法律程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第二个选择,废掉修为,做一个普通女人,在家相夫妻子。”

      罗亮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

      江爷子的两个选择,无非是公了和私了。

      “我选择第一个。”

      阮梅稍作犹豫,咬牙做出决定。

      阮梅被囚禁了那么多年,不甘心平庸;废掉修为呆在江家,老爷子再也不信任她。

      一个废人困守在宅院里,跟当年的囚禁有什么区别?

      而第一选择,她虽然让江爷子瘫痪,试图转移财产,但并没有伤害人命。

      按照法律,她在监狱里最多呆十几年就能出来。

      以阮梅先天级的修为,出来后,还有一段完全属于自己的人生。

      “小陈,你把她带走,尽量别惊动族人。”

      江乐平露出一丝失望。

      如果阮梅选择第二个,说明她心里有反思,愿意静下心来。

      庭院外。

      断臂中年把阮梅带走,这支武装小队很快融入夜色中。

      “外公,你不会杀人灭口吧。”

      罗亮下意识问道。

      “怎么可能?”

      江乐平失笑道。

      “你外公是商人,又不是黑社会,毕竟夫妻一场,怎么可能做那么绝。”

      罗亮自个也乐了。

      小说看多了,这是和平年代。阮梅终归是江威的亲生母亲。

      夜色中。

      断臂中年将阮梅带出江家祖宅,安置在一处废弃厂房里,准备次日送往警局。

      “我问你一件事,刚才真是那小子击败的你?没有第三者?”

      断臂中年问道。

      “是。”阮梅垂头丧气。

      断臂中年心头微震,他本来还有一丝怀疑,有第三方高手。

      “他几招击败你的?”

      断臂中年还有疑惑,罗亮身上一点战斗痕迹都没有。

      “几招?”

      阮梅愣住了,回想战斗过程。

      好像没啥战斗。

      “就……就一巴掌。”

      阮梅苦涩道。

      她不觉得自己弱,实在是对手太强了。

      “就一巴掌?”

      断臂中年瞠目结舌。

      他伫立原地,久久无法自语。

      阮梅同样说不出一句话,实在是太丢脸了。

      “嗯,好,谢谢你的回答。”

      断臂中年深吸一口气,终于回过神来了。

      他这才明白,江伯说的那句话“你太小看我外孙了”。

      江伯。

      你为什么说得这么委婉,谦虚。

      断臂中年心里不禁埋怨。

      其实,并非江爷子谦虚。

      他是料到罗亮很强,但没想到能强到这种程度。

      噗!

      断臂中年陡然抬手,真气凝聚的一指,击中阮梅的丹田位置。

      “啊!”

      阮梅一声惨叫,面色苍白。

      “你,你不守信,为什么还要废我的修为……”

      阮梅满脸怨恨,绝望的嘶吼道。

      “嘿,江伯子给你的考验都不懂,他何曾说过走法律程序,就不废掉你修为。”

      断臂中年一脸嘲讽。

      阮梅面若死水,心中竟是生出几分悔恨。

      早知修为被废还要进牢房,她还不如呆在江家,至少衣食无忧,亲儿在旁。

      “你们几个看住,别让她自杀了。”

      断臂中年吩咐一句,返回江家祖宅交差。

      ……

      时间飞逝,很快到了9月1日。

      江家祖宅门口。

      罗亮和江枫并肩站在一起,身后是两位舅伯等一众送行的人。

      罗亮双手空空。

      江枫斜背挎包,还推着一个大行李箱。

      “大伯舅伯,二舅伯,你们不用这么客气相送。”

      罗亮笑着挥手。

      那日罗亮和阮梅的战斗,在江家祖宅是一个秘密。

      只有江乐平和断臂中年知道。

      就在次日。

      江家把阮梅送到警局,各种证据确凿。

      江威双瞳变异的真相公之于众。

      他得知母亲的手段,整个人陷入自闭,申请休学一年。

      事后。

      罗亮简单分析过。

      阮梅的阴谋计划,早晚会发生。

      就算自己不来,一切都在江爷子的掌控中。

      罗亮的到来,只是让阮梅的计划提前爆发。

      “小枫,罗亮去天都城报道入学,人生地不熟,你要细心指引,不要让他吃亏。”

      大舅伯江传厚道。

      众人目送二人坐进飞车里。

      “爸,我知道了。”

      江枫不由撇嘴,看向旁边的罗亮。

      这个神秘莫测的表弟,着实让他忌惮,相处起来总是自己吃瘪。

      这样的人物进入天都城超能院校,吃亏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