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全传

      这声音来的突兀。

      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从人群中忽然而出。

      黑衣人的声音有些苍老,听起来就不像是年轻壮年。

      只见那黑衣人走到乔峰的身旁,蹲下身来,伸手在一动不动的乔峰鼻间探了探,发觉乔峰是真的没了气息。

      随即,黑衣人登时站起身来,一双冷漠的眼眸落在叶千秋的身上。

      “我本以为中原江湖有了叶真人会变得不一样,但现在看来,叶真人和少林寺的秃驴也没什么区别。”

      叶千秋看向黑衣人,道:“阁下既然已经在人前现身,又何必遮掩面貌,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黑衣人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多了几抹凄凉之意,只见他一把扯下头上的面幕,露出他的相貌来。

      只见他方面大耳,虬髯丛生,相貌十分威武,约莫六十岁左右年纪。

      江湖群雄见状,个个惊呼不已。

      只因这黑衣人和那地上躺着的乔峰竟然是十分的相像,任谁也能看出来二人的关系。

      只见那黑衣人撕开自己的衣襟,胸口也出现一个张口露牙、青郁十足的狼头。

      黑衣人一脸怒意的看向叶千秋,道:“姓叶的,你为了让你神霄派在这些江湖竖子之中树立威望,不分青红皂白,杀了我儿,这笔账老夫定要与你算个清楚!”

      “你们这帮所谓的中原豪杰,有一个算一个,个个都是不明就里的混账东西。”

      “三十年前如此,三十年后依旧如此!”

      “姓叶的,你恐怕想不到乔氏夫妇、谭婆、赵钱孙、智光和尚、玄苦这些人都是老夫杀的吧!”

      “这些人个个都该死,这些人都是老夫杀的。”

      “姓叶的,你沽名钓誉,错杀我儿,你还不一死以谢天下!”

      黑衣人此话一出,引得群雄纷纷侧目不已。

      “此人是乔峰的父亲萧远山?”

      “乔氏夫妇、谭婆、赵钱孙、智光和尚、玄苦大师居然都是此人所杀?”

      “那岂不是说,乔峰真是被冤枉的!”

      叶千秋闻言,只是嗤笑一声,看向黑衣人,道:“萧远山,杀了你儿子的,是你,可不是贫道。”

      “你既然出现在终南山,想必你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乔峰。”

      “乔峰因你而蒙受冤屈,被天下人误解,这不都是你想看到的吗?你做老子的不就是想看到江湖群雄都唾弃你儿子吗?”

      “你不就是想让你儿子认识到中原汉人的丑恶,只会冤枉好人吗,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

      “杀人偿命,父债子还,既然人是你杀的,那便和他杀的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世上的恶人栽赃嫁祸,从来都是往别人身上栽赃嫁祸,唯独你萧远山,却是喜欢往自己亲儿子身上栽赃嫁祸。”

      “乔峰是你儿子吗?贫道觉得不太像。”

      “乔峰纵使面临死境,依旧豪气干云,堂堂正正,顶天立地,而你萧远山不过是藏头露尾的鼠辈罢了。”

      “你有何资格做乔峰的父亲?”

      “乔氏夫妇替你养大了儿子,玄苦教了你儿子一身好本事,你非但不感激,反而是恩将仇报。”

      “你这等不辨是非之人,有何面目认自己的儿子?”

      萧远山怒喝道:“你们中原汉人不就是喜欢冤枉人吗!”

      “三十年前如此,三十年后依旧如此!”

      “若非三十年前,中原武人在雁门关外不分青红皂白杀了我的夫人和随从,我又岂会去取了这帮狗贼的性命!”

      “这三十年来,这帮狗贼居然让我的儿子认贼做父,此仇老夫岂能不报!”

      叶千秋冷笑道:“好啊,那你现在还想要向谁报仇!”

      萧远山身形一转,突然调转身形,跳出道院外,片刻后,又去而复返,手上却是多了两个麻袋。

      只见萧远山将手里的麻袋丢在了地上,麻袋口子一开,露出两个人来,萧远山一手提溜一个。

      其中一个是相貌丑陋,呆呆傻傻的年轻和尚,其中一个是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

      一众江湖群雄见状,纷纷疑惑不已。

      有人认出了那中年妇人,低呼道:“那不是西夏一品堂的叶二娘吗?”

      有人看向赫连铁树,却见赫连铁树对叶二娘视而不见,仿佛没看到此人一般。

      而那年轻和尚左右观望,突然看到四周都是人,又看到了那前边不远处的少林方丈玄慈还有一众少林寺玄字辈高僧。

      只见年轻和尚急忙朝着玄慈等少林寺高僧双手合十,恭敬道:“弟子虚竹见过方丈,见过众位师伯祖、师叔祖。”

      不远处的玄慈等人见状,纷纷蹙眉不已。

      只见其中一个玄字辈高僧站出来,道:“萧施主,你又掳我少林弟子,难道还想行凶作恶不成!”

      在一旁站了许久的单正亦是喝道:“萧远山,你这契丹狗贼休得猖狂!”

      只见萧远山冷哼一声,直接将虚竹和叶二娘丢在一旁。

      虚竹看到一旁的叶二娘,急忙朝着叶二娘爬了过去,抱着叶二娘道:“娘,你没事吧……”

      这时,萧远山朝着那单正冷声道:“姓单的,你和你那五个狗儿子洗干净脖子给老夫等着,老夫马上送你们下地府和那些混账团聚。”

      接着,萧远山朝着叶二娘怒喝一声,道:“叶二娘,老夫让你认了儿子,你该履行你的诺言了!”

      叶二娘好似没听到萧远山的话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好似痴呆了一般。

      萧远山气急,一掌打在了叶二娘后背,叶二娘吐出一口血来,神情依旧呆滞。

      “姓叶的,你说我萧远山是藏头露尾的鼠辈,但你却不知我萧远山比起玄慈这狗贼来,根本不值一提!”

      “玄慈,老夫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打死你的姘头,打死你的儿子,让你也尝尝丧妻丧子之痛!”

      话音刚落,便见萧远山抬掌,要朝着虚竹和叶二娘的身上拍去。

      这时,只见叶千秋突然抬手一指,一道劲气落入萧远山身上。

      萧远山登时觉得一道刺骨寒意破入体内,萧远山急忙运气去挡,却是只觉那股寒气窜至全身,让他一时间难以动弹。

      “萧远山,这里是终南山,不是你逞凶的地方!”

      “你要杀人,经过贫道同意了吗?”

      叶千秋冷漠道。

      紧接着,叶千秋看向少林寺方丈玄慈,朗声道:“玄慈方丈,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玄慈听到叶千秋这话,面色踌躇,眼神之中闪过挣扎之色,终于踏出了一步。

      玄慈本以为此番上终南山,是少林寺搏回声名的一次好机会。

      但从叶千秋只用了一招就将乔峰给诛杀之后,玄慈便知道他少林之前的种种谋划,都已经落空了。

      乔峰的功力有多深,玄慈是知道的,他和两位师弟联手尚且留不下乔峰。

      但叶千秋却是能一招将乔峰击杀,可见先前让段正淳来消耗叶千秋功力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当叶千秋问到他三十年前雁门关外乱石谷之事时,他的心头已经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直到萧远山的出现,玄慈便明白了。

      叶千秋杀乔峰,恐怕就是为了引出萧远山。

      他没想到萧远山居然还活着!

      一切仿佛一下子就变得无比清晰。

      玄慈明白,叶千秋恐怕一早便知道了全部的真相,无论是幕后杀人的萧远山,还是他这个带头大哥,都已经无处遁形。

      “阿弥陀佛……老衲罪孽深重,萧施主,你若想报仇,便朝着老衲一人来便是,放了二娘和虚竹吧。”

      玄慈双手合十,缓缓说道。

      萧远山忍着痛楚,朝着玄慈冷喝道:“玄慈,你别做梦了,我妻子儿子如今都死了,我今日决计是下不了终南山的。”

      “老夫便是死,也要拉上你全家做垫背的!”

      玄慈闻言,双手颤抖着,只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萧施主,当年老衲受慕容博慕容老施主诓骗,以为萧施主要来少林寺夺取武学典籍,这才酿成种种大错。”

      “但无论如何,罪孽是老衲所犯下,着实不该连累他人。”

      此时,萧远山看向叶千秋,忍痛道:“姓叶的,你不是自诩公道,想主持正义吗?”

      “玄慈老秃驴率众杀我妻子,此事又当如何!”

      叶千秋闻言,朗声道:“公道自在人心,一切种种,皆有起因。”

      “玄慈率众杀你妻子,你要寻他报仇,自是天经地义,但这却不是你杀害乔三槐夫妇的理由。”

      “你等有仇怨,想要斗个你死我活,那是你们的事,为何要牵扯无辜!”

      萧远山冷笑道:“乔三槐夫妇冒充是我儿父母,夺了我的天伦之乐,又不和我儿道明真相,死就死了,又有何妨!”

      “那你萧远山死就死了,又有何妨!”

      “你妻子死就死了,又有何妨?”

      “报仇不是你滥杀无辜的借口!”

      叶千秋闻言,直接拂袖,数道劲气化入萧远山体内,萧远山顿时觉得体内有阴寒、燥热之气同时出现,在他体内不停冲撞。

      萧远山只觉浑身痛苦难耐,跪倒在地上,双拳捶地,低声嘶嚎起来。

      叶千秋看也不看萧远山,直接看向那还在虚竹怀中的叶二娘,直接大手一抬,一股劲气直接将叶二娘吸附到了手中。

      “娘!”

      虚竹大喊一声。

      叶千秋在叶二娘的身上连点数下,只见刚刚还木楞不已的叶二娘恢复了清醒。

      “二娘……”

      玄慈看向叶二娘,唤了一声。

      “方丈……你……”

      叶二娘看了看四周,面色大变。

      此时,叶千秋直接将叶二娘丢在了玄慈方丈面前,道:“玄慈方丈,叶二娘这些年为祸江湖,作恶多端,你知还是不知?”

      玄慈方丈面如土色,缓缓点头。

      叶千秋微微颔首,道:“今日贫道只为那些无辜枉死在叶二娘手中的孩子报仇,玄慈方丈,你服还是不服!”

      玄慈方丈闻言,双眼闭合,双手合十,颤声道:“叶真人手眼通天,做事滴水不漏,老衲佩服。”

      “老衲连累少林清誉,理当一死以谢天下,请叶真人出手,诛灭老衲这个罪孽深重之辈吧。”

      叶千秋冷哼一声,道:“既然你知道叶二娘为非作歹,为何二十年来你从未制止?”

      “你最大的恶不是做了带头大哥,误杀了萧远山之妻,也不是你和叶二娘有了私情。”

      “你最大的恶是你明知叶二娘为祸江湖,拆散了一个又一个家庭,杀害了一个又一个孩子,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在贫道看来,你比萧远山,慕容博这样的人,还要恶十倍!恶百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