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直播邀请码怎么用

      到家后,已近黄昏。

      周二郎今天才刮了毒疮,饮食要清淡,避免发物,她便只给她做了清淡的白米粥和凉拌菜。

      饭桌上,周二郎将饭吃完,手中仍握着筷子,他敛下长长的睫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甜咽下最后一口粥,一抬眼便瞧见他望着空空的菜碟子。

      眼神里竟还有一丝幽怨之色。

      幽怨?

      他没吃饱吗?

      是按照他往日的饭量盛的呀,那么一大碗粥呢,他还夹着生菜吃了两个鸡蛋灌饼。

      只是今天这菜味道确实淡,她顾忌着他脸上的伤口,调味料比往日少放了一半。

      “有咸菜吗?”周二郎问。

      “没有。”唐甜摇头。

      那玩意亚硝酸盐超标,她是从不做的。

      周二郎不再说话,将碗筷收到厨房,破天荒出了门。

      唐甜疑惑,他干什么去?

      平日里他都不会出去,何况今天他脸上还缠着绷带。

      刚才他问有没有咸菜,难道是嫌饭菜太淡,去找咸菜了?

      这怎么行?他脸上的伤最重要,不管怎么样也得忍过这几天。

      她跟随而去,遥遥望见周二郎扣响了小石头家的门。

      木门打开,从门里探出一个脑袋:“姐夫,今天去医馆医治了呀?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我姐呢?”

      “她在家,有咸菜吗?我来借点。”

      小石头疑惑,姐做的饭那么好吃,姐夫怎么还来借咸菜?

      但姐夫开口了,他哪有不给的道理。

      蹬蹬蹬跑进了屋,一会儿又蹬蹬蹬的跑回来。

      手里还多了一个油纸包,里面装着姐夫要的咸菜

      他准备将咸菜递给姐夫,忽然便瞧见悄悄站在姐夫身后几步远的姐。

      唐甜一边摇头,一边正用威胁的眸光瞪着他,他吓得手一抖,便将咸菜给收到了背后。

      “呃,那个,姐夫,我才想起来,这包咸菜是答应了要给王婶的,不能给你。”

      周二郎一愣,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都来借咸菜。

      他还要再说什么,吱呀一声门关上了,小石头飞一般跑进了屋子。

      不是说王婶还要来拿咸菜,你闩门干嘛?

      周二郎无奈转身,一抬眼,便瞧见了站在几步外的唐甜,一下便明白了。

      他幽怨望了唐甜一眼,默默往回走。

      唐甜跟在身后解释:“佟大夫不是说了嘛,要饮食清淡的,咱们就忍过这几天好不好?”

      周二郎没说话,可速度却慢了下来,与唐甜并排走着。

      “咱们坚持坚持,很快你的脸就会好了。”

      “我的脸很丑吧。”他语气淡淡,眼眸里却带了几分落寞。

      唐甜想了想,开口说:“第一次见是有点不习惯,但你另半边脸好看啊,而且你人这么好,大家都很喜欢你的。”

      周二郎不为所动:“那你呢?”

      唐甜眨眼:“我?我当然也和大家一样喜欢你的。”

      周二郎眼底的落寞不见:“那我这几天好好遵医嘱,不去找咸菜了。”

      唐甜笑着夸他:“这才乖嘛,若天下的病人都如你这般,那大夫可就太省心了。”

      天气渐渐黑下来,但闷热的感觉却丝毫不散,唐甜又从空间的冰箱里搬出了一大盆冰块,放进周二郎屋子。

      冰箱容量有限,一次只能造这么多冰块,她热点没关系,但周二郎的伤口是绝对不能热着的。

      周二郎正在看书,见唐甜吃力在地上推着一大盆冰,也过来帮忙。

      两人合力将盆放到床边,这样睡觉会凉快很多。

      周二郎看着那一大盆冰,一点也不惊讶。

      唐甜的赚钱能力他是亲眼见到了,上次她去卖山货一下就赚了二两多银子。

      这可是普通农家人小半年的花销呢,他娘子果然厉害。

      忽然,他觉得脸上有点痒,他隔着纱布摸了摸,没想到越摸越痒。

      唐甜一把抓住他手腕:“不能挠,坚持一下,过了今晚便不会再痒了。”

      周二郎皱着眉,他知道不能挠,可实在太痒,抓心挠肝的实在折磨人。

      唐甜为他把纱布打开,查看了一下,没有异常,重新给他上了药,暂时没有包扎。

      她拿起扇子一下一下给他扇着,凉凉的风刮在脸上,周二郎果然不再烦躁。

      她扇一会儿,觉得手酸了,便把扇子塞进他手里让他自己扇,等他不耐烦了,她便再次拿起扇子。

      最关键的便是今夜,所以她不打算走了,要一直守着他。

      周二郎瞅着趴在他书桌旁的唐甜,眼神幽怨极了,早知道治脸这么难受,他就不治了。

      反正他也习惯了,反正他也不在意脸上的毒疮,反正他中了毒也活不了多久,反正他也是注定要死的。

      唐甜拿起扇子接着给他脸扇风,一边扇一边哄:“夫君最乖了,夫君最听话,大夫说不能挠,我们坚决不挠好不好……”

      周二郎幽怨的眼神不见,假装看书的空挡,趁唐甜不注意便会偷瞄她一眼。

      唐甜看看天色,很晚了,人总是要睡觉的,总不能一直这么坐着。

      她为周二郎重新将纱布绑好,搬过来凉席和褥子,铺在床边地上。

      周二郎眨眨眼,唐甜道:“我得看着你呀,万一你趁我不注意又挠伤口了怎么办。”

      然后很自然的便躺在了地铺上,她好困。

      周二郎再也看不进去书,便也躺在床上,侧身望着地铺上的胖丫头。

      “你瞅着我做什么?睡觉!”

      周二郎声音淡淡:“地上会有虫子的。”

      唐甜一惊,一骨碌爬了起来:“虫子?哪里有虫子?”

      周二郎接着说:“虫子都是等你睡着了才会出现的,它们爬呀爬呀就钻进你的衣服里。”

      唐甜浑身一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她再也不想睡那个地铺了。

      不然还是先看着周二郎,等他睡着了,她再回自己屋子吧。

      刚才好几次,周二郎那不安分的手又按在了纱布上,批评他吧,他总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她有一种预感,他对自己的容貌好像并不十分关心,对这次的治疗也根本不抱希望。

      可是她关心,她抱希望啊。

      这可是她治疗过最棘手的病人之一,身中两种不知名的毒药,又得治好脸,又得解他的毒,又得调理好他的身子。

      他那完好的半张脸明明就那么俊美,说明他本来是个十分俊朗的少年。

      若把他治好了,以后看见他不仅有成就感,而且还养眼。

      她再次拍掉他不安分的手:“不许挠。”

      “娘子你好凶。”刚才那个给他扇风,温言软语的娘子哪里去了。

      坐在他床边的唐甜盯着周二郎:“你听话,我便不再凶你。”

      周二郎点点头。

      看他终于乖了,唐甜重新回到椅子上。

      屁股还没坐稳,便见周二郎抬起了白皙如玉的手,作势往纱布上放。

      “停手。”唐甜奔过去,一下握住他手腕。

      周二郎幽怨看着她:“我不挠,不挠了。”

      唐甜没好气,并没有看到,那躺在床上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她再也没能离开周二郎的床沿,每当她要离开时,周二郎总会忍不住痒要去挠脸。

      干脆唐甜便不走了,坐在他床沿盯着他。

      盯着盯着,被盯的人还精神奕奕呢,她这个盯人的,却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