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miav帐号

      无尽混沌。

      无量诸天。

      有一方微乎其微正在衰退的从九品下位的小千宇宙。

      宇宙中有一颗水蓝之星。

      星体圆如弹丸,地如鸡中黄,孤居于内,天大而地小,天气中有水,地上有湖海,天之包地,犹壳之裹黄。

      太古称洪荒界。

      上古称大荒界。

      中古称山海星。

      古称九州。

      近古称地星。

      星中有一国,国名为夏。

      夏国几经改朝换代,至今立国不过百年,秉火德,正值国家兴盛的胜世之朝。

      合纵连横夏黑一家亲,与天鹰国、赤联国共称当世三大国。

      “叮叮叮”下课铃准时响了起来,夏国教育业不过是一门生意经,多数教育人员都是为了钱而来,根本不会在意学生们成绩的好坏,学东西没有,拖堂也就成了奢望。有时候老师都比学生着急下课,要去和自己的黑人朋友交流英语。

      穿着性感的英语老师先是说了句:“今天就讲到这里”。

      然后第一个跑出了教室。

      老师一走,白凡和同学们也都跟着陆续离开。

      最后离开的同学还受到了进入教室打扫卫生的教工驱赶。

      学校位于云景这个城市的中心区域,地理位置非常优越。

      后门有一条全是古董店的步行街,真真假假的古董每天都会在这儿不停的进出,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倾家荡产,几乎每天都有故事在这儿发生。

      白凡的太爷在解放前做过当铺的伙计,跟掌柜的学了一套古董鉴定术,解放后当铺被政府取缔,太爷爷的古董鉴定术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改革开放以后,他老人家出手拣了几次漏,让白凡家的生活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太爷的古董鉴定术没能传授给白凡的爷爷跟老爸,但是白凡却赶上了好时光,于是太爷对白凡悉心教导,很快的,白凡就学全了太爷古董鉴定的本领。

      太爷在白凡小学毕业后过世,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继承了他衣钵的白凡,虽然年纪还小,但出手拣漏却偶有成功,在发了几笔不大不小的横财后,慢慢的,在这条古董街上,竟也闯出了点小名气。

      这次白凡象往常放学一样,挨个铺子逛了过去,有几个老板招呼白凡看了几样东西,都被白凡笑着拒绝了。

      不一会就逛到经常失手的李老板店前,前几天白凡老爸突发奇想要练毛笔字,让白凡给他找一方砚台,答应了他之后,白凡在这里转悠了好几天,却没发现什么现成的好货,于是就让这个李老板帮白凡收一块城砖,准备手工给白凡老爸做一个。

      用古城砖做砚台流行于黎塘两朝,到了现代更是被很多人采用。

      制砚的砖以水砖为上品,因为这些砖长年泡在水中已经被水完全浸透,在磨墨时不会吸墨,相传苏南坡就有一块用阿黎宫剩砖制成的砚台,如果流传至今的话价值将不可限量,这方砚后来不知所踪,很多人怀疑被瀛国人在二战时抢走,只是瀛国人一直不肯承认。

      李老板见白凡进来,立刻拿出一块砖摆在了白凡眼前。

      拿起那块砖在手中这么一把玩,白凡惊的差点没摔倒,他给白凡的哪里是什么水砖,分明就是一块宝砖。

      什么叫宝砖,宝砖是古代人为了防止家中贵重财务失窃而发明的一种防偷盗的方法。

      古人把要收藏财务的外面包上一层土,制成砖的形状,再用这些砖来盖房子、铺地,这样一来,小偷要想在成百上千块墙砖、地砖中找到一块肚子里有货的,就会十分的困难。

      只是这种防盗方法虽然好,却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收藏的人如果突然挂掉没来得及安排后事,这些宝砖就会很容易被人遗忘,白努力控制住心中的激动,对李老板说:「嗯…不错,用来做砚台正合适,多少钱?」双鹤看书网他报出了一个白凡觉得比较合理的价格。

      听完他的报价,白凡二话没说拿出皮夹就抽了五张一百的递了过去,闲话也不多说,让他帮白凡用报纸包好,拿着它出门,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里。

      白凡老爸、老妈这几天回老家去了,家里没人。

      关好门窗,从工具箱里拿出锤子照着宝砖用力砸了下去,不一会儿,宝砖里面的东西就给白清理了出来,仔细一看,是一个水晶珠。

      用水把水晶珠清洗干净,白凡发现这个水晶珠子和小时候玩的玻璃球一模一样,只不过球中不是螺旋纹,而是一个紫色的象形文字,好似是一个开字,又好似是一个门字。

      白凡拿着这颗玻璃球,瞅了又瞅,气恼道:“又亏了***”。

      看着这颗玻璃球,气的拿起大锤,就要把这颗玻璃球砸个稀巴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