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专区100页

      当天傍晚,赵然带着小松鼠赵阿福,拎着做好的晚餐,敲响鹰月子住的公寓门。

      小姑娘鹰月子看到赵然,或者说赵然手中的食物,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接过来,打开餐盒,大块朵颐起来。

      赵然满意的笑了笑,厨子最高兴的事是看着食客把自己做的菜吃得一点不剩,要是舔一舔盘子会更好。

      看着鹰月子把食物狼吞虎咽的吃光,想来鹰月子此刻心情不错,毕竟是解决掉一次飞鹰宗的危机,但是想到下午看的新闻,还是斟酌着提醒道:“鹰月子,在宣布我成为招收门徒那天的监督之前,你必须先征得我的同意,你想如果明天我不去,那么你得多尴尬啊。”

      鹰月子依然在埋头吞着食物,不过闲置下来的左手举起来,弹出一根手指。

      “什么意思?”赵然不解的问。

      “一份灵气,我也不要你白帮忙。”口齿不清的声音从食物的缝隙里传出来。

      “我赵然是看着为灵气而折腰的人嘛。”赵然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就是,我们不缺灵气。”小松鼠赵阿福附和道。

      鹰月子抬起头,奇怪的看了一眼赵然,用右手抓了抓鼻头,不明白灵气与折腰之间有什么关系,在此过程中,她的嘴还没停过,还在咀嚼食物。

      突然,有一道闪电在脑海里穿过,她点点头,原来如此,如果一份灵气解决不掉,那就两份。

      她的左手又弹出一根手指:“两份灵气。”

      赵然还是摇摇头:“我现在的身份是学生,学生最重要的工作是学习,而不是赚灵气。”

      鹰月子嘟着小嘴,一定是灵气叫少了,左手弹出第三根手指。

      小松鼠赵阿福眼睛里闪着金币的光芒,想着三份灵气能买好多好吃点,就算不买的别的东西,仅仅是灵气本尊,就是最好的食物。

      接着他叹了口气,可惜倒霉蛋一定会拒绝的,他都拒绝过两次了,也不差第三次。鹰月子怎么还看不明白,倒霉蛋不干,我干,只要一份。

      他眼巴巴的看着鹰月子,就差亲口说出来。

      “也不是不能考虑啊,我赵然是学霸,学习借同学的笔记看看就行,可惜的是晚上要补课,恐怕没时间睡觉了。”赵然装可怜,看着鹰月子丝毫没有反应,知道三份灵气已经是鹰月子能接受的最大代价,伸出手,和鹰月子举着的左手拍在一起:“成交。”

      小松鼠赵阿福懵了一下,是我耳朵出问题了吗?他掏了掏耳朵,刚才好像有人说过:“我赵然是看着为灵气而折腰的人嘛。”

      “我现在的身份是学生,学生最重要的工作是学习,而不是赚灵气。”

      接着他恍然大悟,口中念叨着“还能这样做”,立马从赵然给他定制的小一号书包里拿出小一号的本子,用小一号的笔在小一号的本子上,把赵然和鹰月子说过的话全部记下来,一边记一边点头念叨着:“学到了,学到了。”

      等鹰月子吃完,赵然收起餐盒,心满意足的走出公寓的门。小松鼠赵阿福跟着赵然身后,把笔记本捧在胸前,同样心满意足的走出房间。

      房间内的鹰月子叫住赵然,九十度弯下腰:“对不起,我不该没有经过你同意,就在龙城的民众面前宣布你是监督,不过当时情况太危机了,我也是没法子,只好出此下策。”

      赵然伸出手,揉乱鹰月子的头发:“知道错就好,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获得赵然的原谅,鹰月子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

      回到家过后,小松鼠赵阿福心不在焉的坐在酋长身边磕着葵花子,不知道为什么平常美味的零食,此刻却是丝毫没有味道。

      他的腿上摆着一本小号的笔记本,幼儿园的老师说过,要把学到的知识用到生活当中去。

      他看了眼趴在猫爬架上赵懒懒,又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小红娘汪汪汪,怎么没人找我帮忙?

      愁啊,这第一步都进行不下去。

      “小松鼠,你怎么了?”酋长看出小松鼠不在状态,如果在平时,瓜子壳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号的山峰了。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小松鼠赵阿福敷衍道。

      就在这时,小红娘汪汪汪的声音传过来:“小松鼠,给我倒一杯果汁,我渴了。”

      小松鼠赵阿福如果在平时听到这话,马上会苦着脸,而今天却是笑裂开了嘴,但马上又把嘴抿住,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装着没有听到她的话。

      “小松鼠?”小红娘汪汪汪又叫了一声。

      “叫我做什么?”小松鼠赵阿福故意问。

      “去给我倒一杯果汁,我渴了。”小红娘汪汪汪只以为刚才说的话,小松鼠没听到。

      “不去,不是我不给你帮忙,但我在学习,学生的责任是学习。”小松鼠激动的想哭,终于是用到笔记上的东西,第一步拒绝做到了。

      “你这是在学习?”小红娘汪汪汪指着正在嗑瓜子的小松鼠,不满的质问着。

      小松鼠赵阿福拿起腿上的笔记本:“对啊,老师让我写一篇鉴赏葵花子的作文。”

      “那算了,我自己去。”小红娘汪汪汪刚想从沙发上爬起来。

      然而小松鼠赵阿福急了,你这怎么不按笔记本上来,不该是许诺给我好处。

      他从桌子上跳下来,速度极快的又把小红娘汪汪汪给按趴下来。

      “小松鼠,你干吗?”小红娘汪汪汪挣扎着,可惜力量不敌小松鼠,愤怒的瞪着小松鼠:“不就是让你倒一杯果汁,你怎么还打人呢,至于吗?”

      “你不该接这句话。”小松鼠赵阿福摇了摇头。

      “那我要接那句话,小松鼠,你今天有点奇怪哎。”

      “刚才你让我倒果汁,我拒绝了,你应该许诺我好处,比如灵气或者其他东西,诱惑我,让我去倒,然后我再拒绝,你加大筹码,我再找理由拒绝,直到第三次,我再给你倒果汁。”小松鼠赵阿福指着自己记在本子上的文字说。

      “神经病,不就是让你倒杯果汁,还想拿好处,灵气,我还想要呢。”小红娘汪汪汪像看脑子有病的患者一样看着小松鼠,可小松鼠还是一副认真的模样,她只好用出自己的终极召唤术:“大狗,救命啊,小松鼠欺负人。”

      大狗赵心安急冲冲的跑过来,把小红娘汪汪汪从小松鼠的爪子下救下。

      “为什么?”小松鼠赵阿福抓了抓脑袋,都是有求于人,为什么鹰月子愿意用灵气让倒霉蛋答应下来,而你小红娘汪汪汪却不愿意许诺好处让我答应下来。

      这不公平!

      这是区别对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