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电影

      木兰看到从夜色里走出来的人影是这位蒲导游,虽然是情理之中的事,却依旧有些意外。

      “是你?就是你在暗中操纵一起?”新一主动发问。

      蒲导游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在漆黑的夜里点燃一根香烟。

      新一借着打火机短暂的火光,认出对方手上的打火机,居然是二战时期D国产的军用打火机。

      蒲导游从树荫下走出空地,当月色照在他脸上时,平日里那副憨憨傻傻平易近人的模样,被一副很社会的神情代替。蒲导游深吸一口香烟,吐出道道烟圈,反问:“你怎么不问问你的伙伴,他今晚打算做什么来逼我现身?”

      新一侧身回头看向木兰:“木兰?”

      木兰摊摊手,道:“我打算把凤凰山给炸了。”

      “什么?”不同于新一和太郎地惊讶,丽美的语气纯属埋怨,这么刺激的事情欧尼酱居然不打算带自己一起玩。

      丽美:“欧尼酱,你怎么能这样。”

      太郎明显误解了丽美的意思:“对啊木兰,虽然凤凰一族曾经是我们的敌人,但你也不至于把人家的老巢给炸了呀。”

      木兰打趣地反问:“你是偷了人家的鸡蛋而不好意思,还是担心将来没地方给你偷鸡蛋了?”

      太郎干巴巴地否认:“额,都不是。”

      新一不满太郎的态度,扒开太郎正视木兰:“木兰,这是事关凤凰一族所有人的生命的事,你不要当做是开玩笑。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将凤凰山炸掉?”

      木兰指了指蒲导游:“为了见他,我不是为了炸凤凰山来的,而是用炸凤凰山作为威胁,逼他出来好好谈一谈。”

      “什么意思?”太郎和新一都皱眉,但丽美似乎猜到了什么。

      木兰:“很简单地自我催眠,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凤凰山炸掉,除非有个知情者出来阻止自己,不然就必然按照计划执行。”

      “什么意思?”太郎还是有些不理解,新一则听懂了这里边的逻辑。

      蒲导游弹了弹烟灰,很社会地道:“我就是那个知情者,如果我不出面阻止的话,他就会真的把凤凰山给炸了。”

      太郎来回看向木兰和蒲导游,不解:“真的吗?木兰要炸了凤凰山,只是为了逼迫你现身?可你不是一直在我们身边吗?”

      新一代为解释:“不一样,蒲导游之前可以装作不知情,现在不是已经自称知情者了吗?”

      太郎依旧满脸问号:“所以?”

      木兰结果话头:“所以,我们可爱的蒲导游,能说说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吗?”

      蒲导游将手中的烟重重地吸了一口,丢到地上用鞋子踩灭,如恶龙吐火般朝空中吐出一口浓烟,很社会地道:“不过是宁赠外邦,不予家奴的旧事。凤凰山出了问题,如果求助国内那些人,凤凰山多半会被啃下大块的肉。而如果引乱马他们来帮忙,只要保证不出现伤亡,他们迟早会走的。可惜我没想到你们这些没中诅咒的人也会跟来。”

      木兰点点头,“宁赠外邦,不予家奴”对他而言很有说服力,解释了蒲兰慕为什么要去霓虹国找乱马帮忙,而不是就近找高手。木兰的心思随之飘到梁启超当初记载刚毅的原话:“我家之产业,宁可以蹭之于朋友,而比不畀诸家奴。”

      将“宁赠外邦,不予家奴”这盆脏水倒在慈溪那老妖婆身上,木兰对古人的这发政治攻击手段由衷地佩服。甚至将那些爱拍和爱看清宫剧的人,都超越时空地骂了一遍。

      新一就还有些怀疑,继续追问:“那你是怎么保证不出现伤亡的?如果不是乱马奋力战斗,及时将萨夫郎打败,还机灵地破坏龙头让咒泉水喷出,小茜可就回不来了。你不要告诉我们,这一切都在你的把控当中。”

      蒲导游嘿嘿一笑,反问:“是谁告诉你那个女孩闭上眼睛就救不回来了?”

      新一:“是你啊,搜嘎,难道小茜根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蒲导游骄傲地点点头:“当然不会。那个小姑娘不仅不会有生命危险,还会因为经历了那样的变故,身体里的杂质被清洗一空,体质得到不小地强化,寿命也得以延长了不少,几乎等同经历了一次凤凰涅槃。这就是我特意安排好的报酬。”

      这回,连新一也被说服了。如果小茜没有危险的话,那乱马和萨夫郎的大战也算不上太凶险,毕竟来咒泉乡就是乱马的选择,哪怕有危险也无关他人。

      太郎则突然问:“既然如此,知情者,你能再多给我一些以假乱亲鸡蛋吗?越多越好。如果可以的话,能把制作以假乱亲鸡蛋的方法也交给我吗?”

      蒲导游摊摊手:“方法当然可以给你,但制作以假乱亲鸡蛋的材料,需要凤凰一族的血液,准确说需要生过小孩的凤凰一族的血液。你除非住在凤凰山或者咒泉乡,不然哪怕有方法你也造不出来。”

      太郎:“我可以将整个凤凰一族打包带走,只要有足够的以假乱亲鸡蛋,做到将整个凤凰一族带回霓虹,我想不算什么难事吧。”

      “我勒个去”新一、木兰、和丽美佩服地看向太郎,这家伙为了三千女仆大军,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蒲导游也没了开始时的从容,悄悄擦了一把头上的虚汗,继续解释道:“那样也没用,以假乱亲鸡蛋并不能永久让一个生命臣服。就好像雄鹰总会飞离巢穴,以假乱亲鸡蛋对幼年生命的作用较大,生命一旦成熟,就几乎不会受以假乱亲鸡蛋的影响。”

      新一立即找到反例:“不对啊,珊璞明明不属于幼年,为什么依旧有效。还有良牙和沐丝说过,他们在那个藏鸡蛋的巢穴里,打开一个装着老头的鸡蛋,那老头直接认主了啊。”

      蒲导游继续解释:“效果不是没有,而是微乎其微,生命体越成熟,作用的时间就越短。珊璞没有成年,作用的时间差不多是一个月,那老头估计也就几个小时。”

      木兰眉头一挑,给太郎出主意:“那你就诱拐一只未成年的凤凰女性,让她从小认你为主,长大了给你当小老婆。等她给你生过孩子后,再用她的血来造以假乱亲鸡蛋。你从现在开始培养,四年后就有源源不绝的以假乱亲鸡蛋,这些鸡蛋都用在八九岁的漂亮小女孩身上,那么你三十岁前就有机会拥有成千上万的女仆军团。”

      新一心想:“我勒个擦,还是木兰够狠。”

      太郎心想:“我勒个擦,还是木兰有眼光。”

      丽美心想:“我勒个擦,绝对不能让欧尼酱也诱拐一只凤凰女回去。”

      蒲导游心想:“我的天啊,这帮霓虹人想女人想疯了吧。”

      蒲导游擦了把如瀑布般的热汗,干笑道:“这位客官,那样做有些不好吧,用自己妻子血液制作的鸡蛋,其孵化出了的生命都算是自己的长女吧?让自己的女儿来做自己的女仆,也太有违道德了?再说,这位客官也养不起成千上万的女仆吧?”

      “嗯?”太郎嗯了一声,是考虑这里边的道德问题是否成立。

      “嗯?”新一嗯了一声,则是发觉这蒲导游华语间的漏洞。立即追问:“你是怎么知道太郎家养不起那么多女仆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