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污染下载装置

      从工艺室里找到对应图纸之后,刘铭开始依照修改单的要求在图纸上做修改。这结构车间属于第四分公司,正是王旭峰的老子王传宗的地头,自从MFG收购案后,王传宗时不时地就将刘铭请家里去做客,关系十分融洽,刘铭盘算着一会儿做完修改,到他那里打照个面。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隔壁检验室那个屋子传来一阵怒骂。

      “你知不知道,刚才给老外的检验报告是不合格的?”刘铭听出,这个底气十足地声音,正是刚才一路走过来地外贸那个哥们。

      “刚知道……”不等对方把话说完,脏话劈头盖脸地就喷了过来。

      “你他妈脑子进水啦?知道还要给?我打电话说多少次了?抽检抽检!让你抽检10张钢板,做探伤报告,你他妈一共就给我检11张?这还叫抽检吗?还把唯一一张有问题地探伤报告也给交了!?”

      “那现在怎么办?”对方真有点虚了。

      “问你们厂长马景明去!让他直接上总厂解释是怎么把刚上马地巴西项目搅黄的!”外贸这位大哥此时地气势,已经攀升到开始骂分厂厂长这个级别了,刘铭估计如果这个马总现在站在他面前,他也敢喷两句。

      “这……”

      刘铭整理了一下修改好地图纸,将其放回原位,准备拿修改单找工艺室领导签字去。

      路过检验室门口,正看到王传宗在里面,检验这块归生产厂长负责,屋里动静闹得这么大了,他这个负责人也坐不住了。

      若按王传宗的脾气,哪容得下一个小科长在自己面前上吆五喝六,可这事儿明显是自己人办得有问题,而且影响还十分严重。一时间,王传宗也有些烦躁的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咚咚,王总!”刘铭略一思忖,觉得还是帮老王解开这个局。

      王传宗抬头,顿时惊喜道:“哎呦,大侄子!快快进来!”现在刘铭在他眼里,那干脆就是一根草,救命稻草。

      微笑着听王传宗复述了一边情况,早已心有定计的刘铭朝惹事的那个检验室主任道:“把正式的探伤报告拿给我看看。”

      那室主任跟其他人一样还闹不清眼前这个年轻人与王副总的关系,处于发蒙状态。

      王传宗暴脾气顿时就上来了,怒骂道:“傻啦!让你拿,赶紧滴!”室主任这才滴溜溜把剩余的检验报告都交给刘铭。

      刘铭扫了一眼,先记下格式,又检查一遍确实没什么问题了,起身便朝外走去。

      外贸部长忙阻止道:“干啥!?你这么拿过去,那哥们肯定不会再要的,而且还会将情况上报总部。”

      刘铭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冯部长不放心地跟了过去。

      巴西监理被安排在一间小屋,正在整理照片与检验报告。

      刘铭没有敲门便一步跨了进来,屋子里只有两个人。

      “Excuse me?”监理一脸疑惑地抬头问道。

      “呃…你干什么?”刘铭一脸激愤地表情用中文问道,手臂挥洒间,用眼睛余光瞄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终于锁定了一份与他手持的探伤报告相同格式的文件。

      “Sorry.”巴西老头完全搞不懂面前这个逗逼在跟他说什么。

      刘铭边说话边靠近那个监理,口中废话不停,最令监理摸不到头脑的是,他还只说汉语。

      “Umm……”老头两手一摊表示你特么到底想说啥的样子。

      等刘铭走到近前时,监理已经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刘铭突然大声问道:“呼,说了一堆废话,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就在这时,刘铭突然抓起桌上的几十页文件向天上一扔,漫天纸雨中,不等老头惊叫,刘铭潇洒转身离开小屋,手中暗攥着的正是刚才桌子上那沓文件中唯一的一份探伤报告。

      “两位领导,活干完了,我就先撤了。”仅留下一句后,刘铭便装作不认识二人,施施然离开二楼。

      王传宗与冯部长两人头脑仍处于当机状态,这也行?

      “Deam it!Feng!FENG!”小屋中监理老头正在愤怒地呼喊冯部长。

      面对监理的怒火,冯涛心中仿佛一万只草泥马经过。他只能硬着头皮操着流利地英语故作惊讶道:“您没有受伤吧?刚才那个人,一定是个种族主义者!”

      “什么?中国也有种族主义者?”监理老头惊疑道。

      王传宗这时也走了进来,厂内打滚几十年的他,妥妥的一根老油条了。表情演绎也十分到位,只见他惊讶道:“怎么搞得,刚才跑出去那个人是谁,怎么混进厂子里的?那个谁啊,赶紧帮安德鲁先生收拾收拾啊!”心里大呼侥幸,刘铭这一手虽说有些后遗症,可好歹算是把探伤报告这件事给遮过去了。

      安德鲁大声道:“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知道这人是结构车间的领导。

      王传宗笑呵呵接话道:“刚才那个人遇到外国人就有暴力倾向,平时跟正常人一样,你来的时候,我们都把他诳出去的,没成想他刚才回来取东西,好在手里没拿家什。让您受惊了,实在对不住,往后我安排两个人贴身保护您,绝不会再发生类似情况了!”

      一场质检意外,总算是大事化小。

      刘铭又辗转了几个制造车间,直至听到午休铃这才动身回院里。

      刚走到二楼,便被办公室的人叫做,说是梁院长找他。

      刘铭敲开院长的办公室,发现梁志宏正在低头批报告,便自行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等着,一边观察对方的表情,心里琢磨着这位大佬又召他做什么。

      过了几分钟,梁志宏将报告夹子合上,抬起头面无表情地问刘铭道:“穆主任要调你去一室,你有什么想法?”

      “呃,本人没有想法,服从领导安排。”刘铭说得没有任何倾向,不过他却敏锐地看到梁志宏表情闪过一丝怒意,并且一闪而逝,难不成自己说错什么了?

      “既然你自己没这个想法,那还是留在二室吧。我会跟陆院长打个招呼,让你重新进巴西项目组,年轻人心要沉得下来,不要被其它事情干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