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喵app下载iOS

      李云洲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只见一片白衣恍然从眼前飘过,李云洲还没看清楚人影,就已经听见守门的侍卫说道:“白大人。”

      白大人?这突然出现的白大人又是谁?

      “被鬼差抓起来会怎样?”李云洲反问道。

      “万鬼焚身,魂飞魄散。”白衣公子白大人悠悠道来,而后又补充了一句,“在下,白慕尘。”

      笑死,那群鬼差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好吗,还在这里吓唬人,但是,若是再碰上小冥君,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

      一阵阴风吹过,李云洲觉得后背一凉,急忙往后看了一眼,然后身后只是一片黑色,早已没有白日的景物,此时此刻,似乎连空间都有些混沌起来,待他再次转回来时,城门口早就没了白慕尘的身影,只有一直守着门的侍卫,看着他笑道:“怎么样,你想好了吗?再不进来,我们可真锁门了。”

      “马上来。”李云洲急忙道,一边又提起魂魄,往城门口飘过去。

      刚刚飘到方才白慕尘站过的地方,一股芳香就扑鼻而来,李云洲不由停下脚步,打了一个哈切。

      “我去,这是什么味道。”他一个鬼怎么会闻见香味。

      守门的侍卫一脸鄙视道:“自然是白大人身上的味道,多闻点,延年益寿。”

      呸,一个鬼还需要延年益寿吗?李云洲嘴角一抽,这位白大人,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吗?连香粉都用上了。

      侍卫没有理会李云洲的吃惊,只是催促着他进门,等他进去以后,侍卫很快就锁门了,千斤木笨重的合上,声音略微有些喑,其中一人看了一眼天空以后道:“入夜了。”

      他话音刚落,天色就迅速的暗了下来,仿佛操控天气的就只是他这一句话一般,李云洲还没反应过来,这些侍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尊尊石像,在城门口有序列开。

      莫说这变化速度惊人,就连头发丝都根根分明。方才与李云洲讲话的侍卫,就在李云洲身旁,仍旧保持着守门的姿势,李云洲绕着他飘了一圈,什么都没看出来,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准备走了。

      未行几步,李云洲又被眼前的景色委实震惊了一番。街道上原本一片漆黑,却在突然之间齐刷刷亮起一排灯来,映衬着店铺,清一色的都是客栈,然后各自有人从门内走出,作小二打扮,将一枚黄色的旗子插在了门口的柱子上,李云洲往前飘了几步,这才看见,还有一些客栈上挂的是黑色旗子,只是在夜色的掩饰下,有些看不清楚。

      倘若是活人,也只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一番,最多也只能说明这条街道都是做客栈生意的,可李云洲不一样,作为一个阴魂,清楚的感觉到,这些黑色的旗子上有着浓浓的阴气,而这些客栈更不用说,简直就是阴气逼人,连作为一个魂魄之深得李云洲,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客官,需要住店吗?”就在李云洲还沉浸在方才发生的一切事情中时,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

      李云洲拉回神思,看清楚了面前的人,与方才出来插旗子的人一样,都是小二装扮,脸上满是笑容。

      如此“和蔼可亲”的面容,却让李云洲觉得分外渗人,“你是人是鬼。”

      小二笑道:“小的自然是人。”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入夜以后,这条街上就基本是鬼了,当然,妖魔也是有的,客官您要住店吗?”

      入夜以后,街上基本都是鬼,然而眼前的人又的的确确是个人!

      “那住店的话收钱吗?”

      “客官您说笑了,咱们是做客栈生意,自然是要收钱的。”

      “那你看我像是有钱的样子吗?”

      问一个鬼要钱,冥币你敢收吗?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收冥币,李云洲也没有,作为一个因为大逆不道而死去的人,也不会有人给他烧纸钱。

      小二无所谓道:“现在没有没关系,可以先欠着,待了了客官的心愿,无论是托梦也好,还是还魂也好,都可以送钱过来的。”

      李云洲疑惑不解,“什么意思?”

      “这样吧,我们进去说,进去以后,客官应当就能明白了。”小二的脸上仍旧挂着笑容。

      李云洲无奈之下,还是选择了进去,只是刚刚走到正堂,忽然听得一声“又有鬼来了。”

      一阵阴风吹过,不过须臾瞬间,大堂当中就聚集满了人,哦不,是鬼!

      无论是桌子上,还是凳子上,甚至就连楼梯上都蹲着,坐着,或者站着鬼,至于为什么李李云洲会知道他们是鬼,完全是因为他们就是一副死人的样子,或者说,死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

      李云洲想问问小二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谁知一回头,小二赫然已经不见身影。未等李云洲反应过来,离他最近的一只鬼已经凑到他跟前来,迫不及待道:“你是新来的鬼吧!”

      李云洲被吓了一跳,我去,脖子上那么大一圈勒痕,你是吊死鬼吧!兄弟,有话好好问,凑这么近做什么!鬼吓鬼,吓死鬼啊!

      “此话怎讲?”李云洲面色上波澜不惊,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谁知他还没完全站定,后面就有鬼推了他一把,又把他推回了原位,然后迅速飘到李云洲前面来,挡在方才那只鬼与李云洲的中间,“废话,肯定是新来的,直接问他怎么死的。”

      随即他就把脸凑到李云洲的面前,问道:“兄弟,说说你是怎么死的。”

      浮肿的面容,惨白的嘴唇,李云洲依稀可以判断,这是只淹死鬼。

      “那。”李云洲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口水,“你们又是怎么死的。”

      而后大堂里就热闹起来,有说自己被马踩死的,有被马车撞死的,还有打群架被打死的,有在公堂上用刑受不住死的,最离奇的还是那一句“替死的。”

      所以说,这是一只替死鬼是吗?

      你敢不敢再搞笑一点。当然,这句话李云洲憋在心里没说。

      最后众鬼异口同声道:“所以,你是怎么死的。”

      李云洲幽幽的说了一句,“万剑穿心死的。”

      本来也是实话,不是说了,是被众长老合力绞杀吗?估计这也是最惨的死法,死得轰轰烈烈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