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卡的AV网每日更新

      翌日,早晨。

      “欧尼酱,小埋一直在思考,人活着为什么要读书呢?明明都是已经掌握的知识,却还要在校园里白费光阴,其实,只要做到心中有课,不管在哪里都是上课啊。”睡眼朦胧的团子一本正经的说到。

      “所以呢……”强忍着睡意起床叫醒这只团子的某总悟脸上是这样的:“#^_^”

      团子埋闭着眼:“欧尼酱难道忘了天朝的剑道理论了吗?第一阶段是心中有剑,手中有剑,第二阶段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第三则是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调换成上学来说,就是心中上学,身体也上学……”

      “咚!”

      土间总悟给了小埋一个弹指弹到额头,他现在脑壳好疼,当初就不该为了教这家伙天朝语,给她说一些武侠故事,还高深莫测的谈一些理论。

      弹过额头之后,土间总悟还没开口。

      “呜呜呜~!哈~”团子埋已经捂着额头,顺带打了个哈欠,大大的眼睛上有着丝丝泪花。

      土间总悟:“……”

      现在逃跑过后,小埋不生气的几率是多少?嗯……

      “欧尼酱~!”还没等土间总悟思考完毕,土间埋已经抬起泛着泪花的脸孔。

      土间总悟:“……”

      要道歉吗?现在道歉来得及吗?他也没用多大力啊,还是说,刚刚起来,没有注意到力道?要装傻吗?

      瞬间,土间总悟得出了结论。

      “小埋,那个,欧尼酱不是……”

      只是他快,捂着脑门的团子埋却说得更快。

      “到现在,欧尼酱都还不相信小埋能做到心中上学,身体却不在上学的境界吗?”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只是土间总悟见机得早,早早的收了话语。

      不过,听完仓鼠埋的说法,土间总悟脑壳又疼了——神特么的心中上学,身体却不在学校的境界,这只废材一抹多是想逃课吧?完全是想逃课吧!!不知道为什么,总悟感觉,自家一抹多已经越来越废材化了。

      “诶?欧尼酱刚刚是想说什么吗?”心中有千百种想法的总悟还没来得及开口,土间埋就对着她询问道。

      土间总悟:“……”

      刚刚的歉意到底该不该说出口呢?

      “欧尼酱?”看着沉默不语的土间总悟,团子埋睁大着泪眼步步紧逼道。

      土间总悟——好吧,他投降。

      “小埋,刚刚是不是弄疼你了,眼,眼泪、”指了指仓鼠埋眼中的晶莹,土间总悟别过头道。

      仓鼠埋:“……”

      话说,要是现在告诉欧尼酱,眼泪是因为打哈欠出现的话,就结束了吧?不过……

      “欧尼酱,小埋的额头好疼,呜呜……”团子埋,邪恶进化中,让你没事弹我脑门。

      “果然,用错了力气吗?明明……”看着捂额头含泪的团子埋,土间总悟全身灰白化了。

      “欧尼酱,本来小埋就有心中有课,人不在学校也能学习的能力,再加上今天小埋额头好疼,所以,能不能帮小埋请假?”

      此时,仓鼠埋的内心:

      昨天玩游戏玩到凌晨四点,今天还要去学校装半天的大小姐,饶了我吧,欧尼酱,快给人家请假,让小埋陷入沉睡之中,当一个不用思考的睡美人吧。

      土间总悟满脸灰白:“诶,诶,是这样吗?原来,都是我的错啊,我,我知道了,请假是吧,小,小意思了……”

      独自带一抹多上学的第二天,请假,老头子会气疯的吧,嘿嘿嘿……

      “哈~!那么,麻烦欧尼酱了,小埋继续补觉。”见土间总悟答应了自己,团子埋再次打了哈欠,眼角的泪花更多了一点,不过,她人已经钻进了被子。

      等等!

      土间总悟察觉到了华点,这一次,不需要盲僧过来拯救,大脑开始发动。

      “铛铛铛……”

      案件名称《仓鼠被总悟袭击案卷》

      案件详情:

      案发当时,团子状的小埋以各种(包括天朝的各种理论以及不限于其他)理由推脱表示,不想去学校,争执中,正义感十足的土间总悟对其使用秘技——正义弹脑门,弹了偏左侧脑门。

      然而,正义使者土间总悟当时亦是半睡半醒的状态,并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力气。

      之后。

      团子埋捂着脑门打了哈欠,就捂着了被弹的脑门,以示自己很疼。

      作为正义一方的土间总悟这时并没有察觉到这只团子的阴谋——毕竟,看见眼泪,正义使者已经慌了一半。

      然而,狡诈的团子埋却是借此提出了请假的请求,作为加害者,正义使者只能点头答应。但是——

      这只团子埋却犯了两个小错误,第一,正义使者弹的是她偏左侧额头,而她捂住的是偏右侧额头,最重要的是,两边额头上,都光洁感人,没有伤势!

      第二,团子埋在案发后过于疏忽,又打了个哈欠。

      那么,有了这么多线索,可以推断出。

      “锵锵锵……”

      真相只有一个:“这只团子形状的一抹多再撒谎!!”

      鼓掌!

      “真是漂亮的推理。”土间总悟暗暗自得。

      推理完毕,土间总悟看着已经进入梦乡的团子埋露出了邪恶的微笑,这只团子,还是欠缺教导啊。

      人类的梦境是可以被影响的。

      许许多多的梦境都是潜意识对身边所记录的反应,而土间总悟,心理学高达LV4的大佬,自然也掌控了这项技能。

      说起来,论证成功还多亏了某只小金毛,土间总悟摸着下巴下意识的想道,摇了摇头,现在是教训某团子的时候,乱想什么呢!

      “小埋,慢慢的,慢慢的,听欧尼酱说哦。”声音以某种奇妙的频率发出。

      “额!”睡梦中的小埋答了个应。

      “你现在感觉很舒服,很舒服,身边,就像是大海一般。”依旧是柔和特定的频率。

      “哗啦~!”睡梦中的小埋漏出了慵懒的笑容。

      “然而,大海是虚幻的,你清醒了过来,你看了眼四周,小埋,你居然是在考场!”土间总悟的声音变得冷酷起来。

      睡梦中的小埋一脸紧张。

      “真是糟糕透了,你居然在考试中睡着了,现在离考试结束时间,只有五分钟……”

      睡梦中的小埋满脸冷汗。

      “呼~!”土间总悟的声音再次放缓:“幸好,这些题你全都会做。”

      小埋得意状。

      “然而,时间却是那么匮乏!”声音也开始急促起来。

      小埋再次满脸紧张。

      “呼~!”又是温和的声音:“就在你不知所措时,你猛然惊醒,原来是做梦啊。”

      睡梦中的小埋擦了擦冷汗。

      “然而,当你又看了看四周后,你才发现,你果然是在考试啊。”

      睡梦中的团子埋:“……”

      影响完毕,土间总悟果断离开,深藏功与名。

      十秒钟后。

      “不要!”团子埋从睡梦中惊醒,脸色惊恐,毫无睡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