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性感圣诞老人

      刘玄知道,接受了这个孝廉的举荐,那么今后对于自己的名声将会有更大的好处,但问题也很明显,那就是会遭受到朝廷的制约。

      这刘玄可就不愿意了,要知道,刘玄可是要立志成为山贼王的男人,额,咳咳。

      额,废话不多说了,既然这都是朝廷的任命,那刘玄也没有办法,虽然自己可以学着那些隐士,来一个避世不出,搏一个名声。

      但问题是,人家那些隐士,都是孤家寡人的,而自己不一样,自己有队伍,目标这么大,既然朝廷向自己举孝廉,那么就意味着朝廷在向自己表达善意。

      若是自己不识相,不接受的话,那么迎接自己的,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而之所以授予刘玄孝廉的原因,卢植也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直接了当的就告诉了刘玄。

      那就是刘玄当时招募了三千流民,救济涿郡周边百姓的事,不止事惊动了涿郡里面,更是流传到了都城洛阳哪里,人人都传说刘玄是一个大善人。

      自然而然,民间都有流传,那么朝堂之上自然也会有。

      所以当即大臣便召开了朝会,关于这个展开了讨论。

      有的大臣直接说刘玄干的不是臣子的事,这么突然的举动,大肆收揽民心,肯定是图谋不轨,有不臣的心思,所以当即建议发兵,前往剿灭刘玄。以震慑其余那些心怀不轨的乱臣贼子。

      但也有的人反对,说刘玄只是一股有那么一点规模的山贼而已,朝廷这边直接派兵的话,会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且让别人觉得朝廷是不是无人了,一股小小的山贼,都还需要朝廷派兵。

      所以他们也不是说什么同情刘玄,或者说赞扬刘玄,所以才拒绝派兵剿灭刘玄。

      之所以拒绝朝廷直接派兵的原因,也只是怕失了朝廷的颜面。

      而他们的建议,则是下旨给涿郡,派郡兵,或者县兵去剿灭。

      当然,在前去剿灭之前,要先派一个说客告诫刘玄他们,如果能使得刘玄自己主动归附的话那最好,而且还能得一个好名声。

      但如果刘玄不愿的话,那就使雷霆之势,直接剿灭刘玄,想来刘玄一个小小的山贼而已,派出郡兵或者县兵,已经是瞧得起刘玄的了。

      甚至还有可能在刘玄看到郡兵或者县兵的时候,小小山贼刘玄还更有可能直接胆肝剧烈,惊吓得直接投降也不一定。

      就在一众大臣快要商讨完毕怎么对付刘玄的方法之后,朝议的另一个主角出场了。

      那就是当今的大汉天子——刘宏。提醒一下啊,在这里是不能叫汉灵帝的,汉灵帝是皇帝死后的谥号,所以在现在的时候,你直接说汉灵帝的话,你怕是要被诛族,因为你这是咒别人死呢。

      这顿时立马就让众臣直接都震惊了好不好。一般来说,按照正常的情况,刘宏不是应该在后宫里面和那些美女快乐的玩耍的吗?

      就算是有什么旨意,也都是直接让那些阉宦传达的啊。

      就算是召集众臣朝议的时候,也都是分日子来的啊,不到日子,刘宏是绝对不会前来上朝的啊,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想到这里,就有一些大臣忍不住,不自觉的朝着朝堂外看去,看看是不是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

      但是,震惊归震惊,该行的礼,大家都还是要行的。

      接受完一众大臣们的朝见之后,刘宏这才慢慢出声:“众位卿家,朕听闻,最近洛阳这里,发生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不知那位卿家可以给朕说说,让朕也乐乐。”

      听到刘宏的吩咐,大将军何进就走了出来,恭敬的对着刘宏拜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的,把刘玄的事情告诉了刘宏。

      一般情况下,正常来说,像这样的小事是根本不会拿到朝堂上来说的,在当地就给解决了。

      而刘玄这个,也属实是意外,因为各种各样的巧合的原因,才传到了洛阳这里。

      在听完何进的讲解之后,刘宏面不改色,声音也是十分的平和道:“既然如此,那众位卿家可商讨出了怎么对付那刘玄的办法?”

      何进也直接回答说派遣郡兵或者县兵前去攻打剿灭。

      说完之后,整个朝堂之上寂静无声,显得十分的沉闷。

      当众臣都感觉有些不妙的时候,刘宏开口了,张口就直接说道:“可是我听闻那刘玄是故楚王刘嚣的后世子孙。”

      刘宏这么一说,当即众臣就脸色大变,因为刘宏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要保下刘玄。

      若是前代的那些小皇帝的话呢,那还好,不能掌握话语权,自然是大臣们想怎样就怎样,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但是,如今刘宏不一样,其虽然不理朝政,有时候也会对一众世家大臣们妥协,但是其却也将朝政牢牢的掌握在手中,对于大臣们也是生杀予夺。

      所以众臣们对于刘宏也是十分的害怕,毕竟这个大佬,可是搞掉了外戚窦家的。

      那是什么概念?要知道窦家当时可是接连操控了好几位皇,额咳咳,这是禁忌,不能说。

      所以刘宏能够搞掉窦家,那自然是很厉害的,众臣也都是有点虚的。

      而刘玄,虽然他爷爷的爷爷的,不知道多少辈以上的爷爷是故楚王刘嚣,但是现如今其却已经是家道中落,且爵位已经不在,就是平民百姓一个,根本无所谓。

      况且话说回来,你刘玄说你是故楚王之后你就是故楚王之后了?你有什么证据吗?你有什么家底吗?你根本没法证明你是刘嚣的后裔,除非你开一个你是刘嚣后裔的证明的证明的证明……咳咳,又扯远了。

      当然,那只是通常的情况,现在对于众大臣们来说,刘玄只是一个小喽喽,随手可灭的那种。

      但既然皇帝刘宏出面要保的瓜,那就给刘宏一个面子,毕竟刘宏主动要求的次数不多,且刘玄也无关重要,所以众大臣都可以妥协。

      所以就这样,只是刘宏简单的一句话,刘玄的身份就这样奇怪的被莫名确定了下来。

      [ps:为答谢大家的支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天都会双更。]

      大家喜欢这本书的瓜,手里有票票都投给浮生呀,推荐票,月票啥的,都投给浮生了,浮生摆碗求票票,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