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李雅

      歹徒共有32名,其中包括在小树林里分头往另一个方向走的五名女子。

      经过3小时,在丑时凌晨1点将32人带回修和庄。

      海公公和李卫看着这些人,神色都非常震惊,这才过去多久,人就已经抓到,恐怕京都六扇门的捕快都比不了。

      也不知四皇子用了什么办法抓到这些人,并不伤分毫轻松制伏他们,两人打心底佩服,其余人皆是如此。

      众人看向四皇子的背影,心中越发敬佩。

      “严刑拷打,在寅时之前我要知道结果。”

      回到修和庄,司徒修下达了第一个命令,虽然心中有了怀疑对象,但捉贼要拿赃,要有凭有据。

      “是。”

      李卫回应一声,大手一挥,32名嫌疑人被带走。

      过了一会儿。

      “啊!!”

      惨叫的声音传来,接着嗷嗷叫的声音越来越多。

      大厅里,司徒修喝着热茶,心中非常平静,就算这些人不说,他也要去会一会那三名纨绔大小姐,一探事情原委。

      而严刑拷打,一则是拿到证据,二则是告诉歹徒,他四皇子不是猫,就算只有9岁,也不是任何人能欺负得了的。

      说实话,有些人就认为你年纪小,轻视你欺负你,认为你9岁无知,只会哭鼻子喊娘,所以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

      这些人胆大来这里闹事,原因就是上面一个,另一个就是后面有靠山,狗仗人势。

      “靠山?哼,等下就让你见识十大酷刑。”

      ......

      丑时凌晨2点。

      逸趣园。

      三楼的某个房间里,屋里三名女子满脸红晕,欢声笑语中一杯酒一杯酒的倒入口中,每个人都非常高兴。

      “不愧是刘姐,想出的办法就是好,帮我们出了口闷气。”李芳笑着说道。

      柳文静喝了一口酒,神色兴奋道:“是啊,这几个月心中的怒火全部发泄出去,实在是太爽了,可惜没能亲自出手。”

      “使不得使不得,见一面我们都要遭殃,那四皇子就是个疯狗,见人就咬,我们不能去硬碰硬,只能出此下策,也是无奈之举,让两位破费了。”

      刘蕊摇摇头,话是这么说,可她脸上满是笑容,为自己想到的主意,感到高兴。

      “不知李二姐,今晚上在哪里过夜。”李芳问道。

      “放心,我家在京都郊外还有一处闲屋,李二姐暂时会在那住上一夜,等天亮城门开,便会进城,那时我们就能听到好消息。”

      刘蕊说完喝了口酒。

      李二姐是刘蕊的心腹,这次的任务便是交到她手中。

      “希望不要出事。”柳文静突然心生害怕。

      此话一出,两人眉头一皱,李芳不高兴道:“文静,你欺负平民的时候,胆子可不是这么小。”

      “李芳,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柳文静什么时候胆小过。”柳文静羞怒道。

      这不就是说她欺软怕硬?

      “别吵了,都是好姐妹,文静也没有错,担心也是对的,毕竟事情还没有结果。”

      智慧担当刘蕊打断两人的争吵,等到两人看过来,接着认真说道:

      “文静也不用太担心,不管事情结果好坏,四皇子都对付不了我们。”

      “为什么?”柳文静疑问。

      “因为四皇子就算知道,也进不了京都,不过,这次的事情他绝对抓不到人,我的计谋天衣无缝。”

      “只要过上一个月,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刘蕊嘴角微微上扬。

      两人眼眸闪烁,仔细一想,瞬间明白过来,四皇子被罚一年内不准进京,她们只要待在京都,一年内都平安无事,四皇子就算想找麻烦,也无从下手。

      至于一年后,那就是一年后的事情。

      “哈哈,刘姐,你真是厉害,连这个都想到了。”李芳佩服道。

      “厉害啊,刘姐。”柳文静高兴道。

      “干杯。”

      三人开心举起酒杯,心情格外舒畅,为庆祝胜利,为报得大仇,以解心中数月怒火。

      “嘿嘿...这只是开始,还有半年我们慢慢玩他,虽然打不了他,但我们可以找他麻烦。”

      “哼,他让我们不爽,我们也要让他不爽。”

      ......

      寅时凌晨3点。

      修和庄。

      大厅里灯光明亮,经过2小时的审问,海公公和李卫两人正在向司徒修汇报结果。

      “殿下,那些人招了,已经确定主谋是三位尚书家的女儿,李芳、刘蕊、柳文静三位小姐。”

      司徒修心里有底,并无惊讶,面无表情道:“把他们全部带上来。”

      “是。”海公公道。

      很快,32人被押进大厅,浑身带着伤,齐齐跪在地上,还不等四皇子开口,一个个求饶道。

      “殿下,求饶了我们一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贱民该死,求殿下饶命。”

      “殿下,饶命....”

      哭天嚎叫,都是怕死之人。

      “别吵了,本殿下一晚上都没睡,全是你们种下的祸根。”

      司徒修冷目一扫,32人都吓得不敢出声,一脸惊恐之色。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庄里正缺人手,32人全部扣下,从今天开始苦力活全部给他们干。”

      “是,包在老奴身上。”海公公沉声道。

      32人都松了一口气,心中升起希望,只要能活下来,总有机会逃跑。

      司徒修冷笑,一眼就看出这些人打的鬼主意,沉声道:“今晚怎么来的,你们好好给我长点记性,天涯海角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不信你们就试试,捉到一个死。”

      声音落下。

      最后一个死字,32人都一脸绝望,虽然都有武功,但面对今晚诡异的事情,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无缘无故晕倒,清醒时已来到修和庄。

      这是一点,重点是他们逃跑的路线都是紧密相连,这中间没有差错,没有浪费时间,他们肯定自己骑马跑了很长一段路,没有停歇过,任何人都不可能追上来。

      结果,稀泥糊涂被抓,诡异...非常诡异。

      海公公和李卫对视了一眼,眼神交流,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但两人看向四皇子时,眼神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从今往后,四皇子就是他们的天。

      试想一下,9岁就如此老辣,成年后岂不是恐怖如斯....

      李卫带着32人下去,这些人都被四皇子一番话击垮,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32人都面若死灰,没有人会想着逃跑,因为都怕死。

      等到人走完,大厅里剩下家丁和侍女,海公公在一旁看着司徒修,等待吩咐。

      沉默了一会,司徒修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京都纨绔子弟平常都会去哪里玩。”

      “天香苑、花魁楼、逸趣园,京都三大玩乐之地。”海公公想了想,道。

      “说来听听。”

      “天香苑,接待文人雅士吟湿作对、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高级会所,文化人,司徒修心中评价。

      “花魁楼,烟花之地,里面个个都是美艳漂亮的姑娘、帅气的男子,接待有钱人。”

      普通会所和发廊,客户群体是富商和达官显贵,司徒修心中评价。

      “逸趣园,京都上流官商之地,专门招待女子,不接待男客,据说里面的姑娘都能歌善舞,最会唱曲演戏。”

      顶级会所,要求很高,司徒修暗暗点头。

      不过,海公公,你都成了公公,对这些地方竟然这么了解。

      感受到异样的眼光,海公公解释道:“奴才也是听下面的干儿子们谈论的。”

      “我去,这些小太监们对那些地方挺上心的。”

      司徒修心中吐糟。

      他现在已经确定,三个纨绔大小姐在花魁楼和逸趣园玩耍,除了这两地方,你指望不了她们能进天香苑。

      “殿下是打算进京都找她们对峙?”海公公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了几分猜想。

      “殿下,您别忘了,您进不了京都,城门口有守城兵值守,没有陛下口谕,谁都不会放您进去。”

      司徒修微微蹙眉,拿起茶杯又喝了一口,心中暗暗思索。

      大圣京都比起前世朝代守卫都要森严,白天夜晚都有六扇门的人巡视,武林高手来了都要规规矩矩,没有人能强闯进京都,就算有也已经死掉。

      不管什么理由,闯进去被逮住,不死也要关一辈子。

      这个世界有武林江湖,同样朝廷中亦有习武之人,制度上朝廷力压武林江湖,前面说过三国十年一次比武大会,大圣会派三大门派参加,足已说明大圣实力不俗。

      至于大圣实力究竟有多强?

      司徒修不得而知,因为他是男的,在层次上接触不到大圣的高层,并且年龄小的缘故,许多事情也没去打探。

      安静了一会,海公公瞥了一眼司徒修,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主动说道:“殿下,如果您心中不快,需要发泄的话,奴才建议您把这件事汇报给女帝...”

      说到最后,声音小了很多,他知道,四皇子不喜欢让别人知道这件小事,包括女帝,但这件事闷下去,四皇子心里也不开心,还不如让女帝惩罚一下三女,反正有证据。

      司徒修摇摇头,这次没有怪罪海公公,而是说道:“夜色已晚,今天休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是。”海公公道。

      司徒修回了房,躺在床上,暗自思索。

      他的心情倒是很平静,十几亩田地的损失也没啥,抓到歹徒,心中怒火早就消了。

      他现在在想,三女会在哪里。

      没错,这个京都,必须进,还要震慑一些人,他四皇子虽是男子,也不是任人欺负。

      PS:求推荐票。

      顺便求打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