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视频977tv

      “傻孩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龙老”后面的话,也因为一时的感情低落说不出口了,沉默了一会,才接着道,“……‘龙伯’知道清儿受委屈了。”

      “‘龙伯’,算了,”清怡姑娘幽幽地叹了口气,“清儿已经习惯了……我们还是不要再去连累甚至是害了人家了。”

      “难为你了,清儿……”

      “只是,‘龙伯’,”清怡姑娘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不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吗?”

      “怎么?……”“龙老”的眼睛一亮,侧头注视着清怡姑娘,“清儿指什么?”

      “我们和韩公子、燕公子只是少时偶识,而他们与我们也只是初面首肯,”清怡姑娘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无他人在附近,便又轻声道,“‘风云堡’和‘逍遥岛’又怎会知情?”

      “龙老”缓缓地点了点头,“清儿说得没错,只是……”

      “有时清儿在想,”清怡姑娘微微把头侧向了池塘中心,那一群金鱼依旧在群欢追逐着,顿时心中羡慕不已,“当年的‘武林捕’血役,恐怕也没那么简单……”

      “清儿的意思是……”“龙老”的面色显得很凝重,声音也显得很低沉。

      “清儿想说,”清怡姑娘一抬弯长的睫毛,注目征询着“龙老”的意思,“我们‘武林捕’中有人心思身向着‘风云堡’和‘逍遥岛’。”

      “龙老”此时没有开口,只是面色凝重地缓缓点了点头。

      “至少在我们‘明月门’中有。”清怡姑娘的语气显得很肯定。

      “龙老”点了点头,微微蹙了下眉:“清儿是长大了,清儿说得没错,只是现在我们就算知道了他是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呢?又能奈何得了‘风云堡’和‘逍遥岛’吗?”

      “……唉,”“龙老”沉默了良久,才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

      “‘龙伯’,那我们……”清怡姑娘整个娇躯一颤,脱口道,“该怎么办……”

      “现在的‘武林捕’已经是他们的傀儡,我们的处境也已是举步维艰了,”“龙老”的眼眶中似乎蕴含着两颗凝久不落的泪珠,“在没有足够的抗衡能力之前,我们应该谨言慎行。实在不行,‘龙伯’也会为清儿找个好的归宿,把清儿推出‘武林捕’。让这是非之地、武林纷争,留给有心人吧。”

      “‘龙伯’……”清怡姑娘心中一阵百感交集,嗓音一颤,竟然低侧着头倚靠在“龙老”的肩胸前,低声饮泣了起来……

      “傻孩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成何体统。”“龙老”用双手轻轻推开清怡姑娘的双肩,目注着她,正色道,“清儿,你是人中龙凤,将来注定会肩挑大任,你要时刻紧记‘端其言,正其行’,要学会掌控自己的情感,不落人眼口之实,知道吗?”

      “唏嘘……”清怡姑娘低声唏嘘了几声,以袖掩脸,拭干了溢出眼角的泪珠,“清儿知道了,‘龙伯’。”

      “清儿,刚才好险,”“龙老”话音一转,却已极目远眺着苍茫的晴空,“‘寒月冷剑’和‘银枪恶煞’毙命在我们‘武林捕’内,不知‘风云堡’会否善罢甘休……”

      “‘龙伯’,刚才清儿做得对吗?”清怡姑娘也有点担心。

      “‘宁可丢事,不可失心’,清儿做得对。”“龙老”首肯了清怡姑娘,但却露出了一丝的担忧,“有时世上难以衡量对与错,在权衡后果利与弊的同时,难免有时会违心而为……”

      “那清儿也算是做错了?”清怡姑娘一眨美目,细细品味着“龙老”的话……

      “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龙老”敛回目光,微微叹了口气,“好在‘追风杀手’来得恰是时候,但愿‘风云堡’他们不知内情,能蒙蔽过去。”

      “要是我们都能雇请‘追风杀手’灭了‘风云堡’和‘逍遥岛’他们,”清怡姑娘带着一脸的憧憬神色遥望着远空,“那该多好啊……”

      “傻孩子……”“龙老”虽是假意嗔叱着清怡姑娘,但却觉得她的话不无道理。只是现在他们已经力不从心了——多年来的雇请“追风杀手”,已经令他们“钱囊羞涩”而“一贫如洗”了。

      阵阵的炎风从湖中的凉亭掠过,吹拂着“龙老”和清怡姑娘的衣衫,虽不至疾风劲拂,但也令人深觉夏日炎炎,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丝毫感触不到夏日的炎暖,反倒是哀恸地感到了丝丝的冷意……

      ……

      白衣少年静静地坐在大厅内原先的那个位置上,已经不再被台上的“冷血无情”的精彩演讲所吸引。

      只是对手中的这本《人性和人心》倒是有些爱不释手,不过在此时不便翻阅细看,倒是坐在如此众多的参会学员当中,反令他回想起了曾经的当年——

      那一年,为了历经磨练、增长江湖阅历。自己在“福叔”和“福婶”的安排下,由四叔陪同,一同起身去了正在大肆招募兵丁的南疆藩王的招募营。

      在军营里,学到了很多东西,还认识了一位陈姓的汉子,尊其为大哥。

      南疆藩王麾下总共四旗——青龙旗、黑鹰旗、金虎旗、黄豹旗,而自己和四叔以及那位陈大哥,就归属在青龙旗所部的不同营队。

      青龙旗,由朝廷钦命的上官大将军率部归属统领,而上官大将军当年曾率部南下辅佐南疆藩王平定南方叛乱。

      只是后来,南疆藩王又有谋反叛乱之心,才与上官大将军兵戎相见。

      自己因为机缘巧合引起上官大将军的重视和青睐,被委以书信重任,远方通风报信,只是当自己千辛万苦完成任务回程后,才知道上官大将军已命丧乱箭之下。

      临终托孤,恳求自己一定要找到他的家眷,并照顾好膝下独女。

      大将军仅来得及说出独女的名字和昵称后,便抱憾终身了……

      时隔多年,也不知现在大将军的家眷如何了,或许自己什么时候也该去寻找了。

      (这段回忆很重要,后文将会以此为铺垫,以线为引,精彩纷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