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orn超碰最新公开

      客厅。

      苟启孤伶伶地坐在木椅上,正前方是雪白色大理石茶几。

      茶几左边是一张短沙发,上面坐着胡小乐;左边也是一张短沙发,上面坐着老妹云雀。

      正对面越过茶几就是正位的长沙发,上面坐着女老板许雁丘,盘着双手架着长腿,身边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妖艳美女。

      像是被定格了一般,所有人都一致静静地盯着他,激射而来的目光像是可以穿透衣物和身体,直击心灵。

      很安静,很安静,如暴风雨降临的前夕,空气压抑到极致。

      三堂会审啊这是!

      “嗯哼!”

      为了打破沉寂,苟启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

      然后,对面终于动了。

      女老板轻轻挑动了一下眼角,开口道:“说吧?”

      “说什么?”苟启面露疑惑,问。

      “你说呢?”

      “我真不知道你要问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啊?”苟启道。

      其实他心里知道对方要问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必须得装傻,最好是让对方问,问什么答什么,这样才不会无意间吐露不必要的信息。

      “你为什么无端消失?这么长时间去了哪儿?又是怎么回来的?这样够清楚了吗?”见他这副模样,许雁丘索性挑明道。

      “哦,你问这个呀!”

      苟启似恍然大悟,随即大脑光速运转,开口答:“那天我就在卧室休息,然后面前突然就凭空冒出来一个白胡子老头,他跟我说····”

      “说你骨胳精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然后要传你一本如来神掌,拯救天下,之后就把你带走了。”

      抢答完,女老板嘴角带着轻笑,双眼戏谑地看着他,反问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连电影功夫都没看过是吧?”,

      苟启无辜似的耸了耸肩,答:“事实就是如此啊,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听完,女老板气笑了,嘴角抽了抽,道:“不错不错,你现在说谎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厉害,真厉害!”

      见此,旁边的老妹云雀也看不下去了,当即说:“老哥,你就不能诚实一点吗?你知不知道雁姐为了找你,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又得罪了多少人?

      不说其它方面,就说雁姐旗下的那么多店,每天的歇业额就是好几百万,我们的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为了你这件事雁姐又得辛苦好久,你说你还不老实交代,对得起雁姐吗?”

      说完老妹的话,苟启当即扭头看向许雁丘,他是真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

      一天好几百万!打黑拳也赚不了这么多吧?怎么还?

      这么一大笔钱就为了他一个人,面对许雁丘这样的行为,说实话,他的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的。

      “好吧!”

      他叹息了一声,老实交代道:“我出去了一趟,跟人学会了一点神功秘籍···”

      话刚说到一半,老妹云雀当即气炸了,以为他老哥还在编,正想要开口。

      突然。

      “咻!”

      一只糖勺凌空疾射,直奔向苟启额头。

      然而,糖勺在离苟启额前还有一毫米处却被生生止住了,止住它的是两根手指,苟启的手指。

      稳稳当当,纹丝不动!(此处应有BGM)

      一瞬间,在场的四女都看傻了眼,时间又像是被定格住了。

      反观苟启却好似没事人一样,很随意地将糖勺拿下。

      接着他指尖轻轻一弹,糖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准确无误地落入原本所在的位置,女孩馨,手中的咖啡杯里。

      刹时,其他人审视的目光一下子从苟启这里转移到了馨身上,因为刚才的那一击明显是她发出来的。

      “你什么意思?”云雀语气生冷地逼问。

      虽然她是生气,可却从来没有想过对老哥出手,而这个女人居然搞偷袭,她想知道这是何居心?

      馨神态从容,毫不在意地拿起手中咖啡杯里的糖勺挑了挑,朱唇轻启回答:“没什么意思?你们不是都不相信他说的吗?现在事实证明,你哥并没有说谎,即便那个理由很荒诞。”

      虽然馨解决问题的手法简单而高效,可是很明显,云雀并不认同。

      “万一你猜错了怎么办?那我哥岂不是被你伤到了?”

      “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既然出了手,就有把握掌控。”

      “你···”

      “行了!”

      云雀还要开口,却忽然被许雁丘出言打断。

      接着,女老板没再管这俩人,抬眼重新看向苟启,问:“你说,你的···神功就只是这样?还有吗?”

      “还有什么?”苟启像是没明白意思。

      “这么说吧!”说着,女老板抬手指了指旁边的胡小乐,问:“你能打得过小乐吗?”

      苟启也不由转眼看了看旁边的胡小乐,嘴角一冽,回答道:“当然,你问她自己打不打得我?”

      听闻此言,胡小乐立马举手赞同:“对对,我打不过,我打不过!”

      瞧着胡小乐的反应,许雁丘抿了抿嘴,很明显,这话白问了。

      缓了缓,随即她又重新问道:“那你能告诉我,你的这个神功叫什么名字吗?”

      苟启点头:“当然可以,它就叫降龙十八掌!”

      “噗!”

      这话刚一出,不但是云雀,就连原本淡定的馨也喷了出来,只不过一人喷的是茶,另一人喷的是咖啡。

      其实也不怪她俩如此失态,任谁听了这话都想要喷,尤其是在说话的人一本正经的情况下。

      许雁丘也成功地再一次被气笑了,道:“行,行,你说你会降龙十八掌是吧?来呀,打一招我看看?”

      “行啊!”

      众人原以为苟启会拒绝,或者是狡辩,没想到他直接一口答应下来。

      随即见他站起身,将身后的椅子挪开,就地摆了个像模像样的姿势。

      接着便开始耍宝式的舞动拳脚,口中还念念有词。

      “看我降龙十八掌第一式,第一式···叫什么来着?”

      “叫万佛朝宗!”云雀在旁边怪模怪样地出言补充。

      “对,万佛朝宗,看我第一式,万佛朝宗!”

      随着口中大喊,苟启顺势一掌击出。

      旁观又人正待要笑,却几乎同时张大了嘴,久久没有合上。

      因为真的有一道龙形真气在这一掌之下被拍出,将前方的窗帘高高吹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