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恨爱在线香蕉

      云梨醒来时已是黄昏,海面已经恢复了平静,偶有海风吹来,轻缓徐徐,不似晚间的暴风烈烈,夕暮的余辉铺满海面,恍若洒落的金子。

      “醒了就赶紧划水。”卫临一手抱着木板,一手刨水,头也不回地说道。

      云梨愣了片刻,喃喃道:“都傍晚了呀。”

      “你再不划,晚上我们又要在海里泡着了。”

      闻言云梨激动了,“找到回去的路了!”

      “没有。”

      云梨泄了气,趴在木板上,颓废道:“那划水也没用啊,反正都得是在海里,省点力气吧,还要撑到师叔们来救我们呢。”

      卫临冷笑一声,“指望他们?呵,你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两位师叔确实不地道,怎么能自己逃跑呢,他们一群还未修炼的小孩子,泡在海里,别说还有凶残的妖兽,就是些普通的食肉海兽都能吃了他们,更何况大部分人还不会游泳。

      我才不指望他们呢。”云梨摇头,顿了顿歪头看向他,笑眯眯道:“我指望你呀!”

      就两位师叔对表姐的稀罕程度,灵根明显是越少越好,师兄可是双灵根,仅次于表姐的单灵根,这么好的资质,师叔们一定不会轻易舍弃,脱险后定会找来,到时候自己不就顺便被救了嘛。

      “指望我就对了!”卫临挑眉,侧过身让开,伸手前指:“看看那是什么!”

      云梨从他身侧探出头,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下一刻惊喜地喊出声:“小岛!”

      前方一座碧绿的小岛映入眼帘,浅金落霞里,小岛神圣又美好,恍若人间天堂。

      上了岸,二人累得瘫在沙滩上,过了好一会儿,喘匀气儿的卫临解开手腕的丝带递给云梨,“你这丝带哪个铺子买的,看着细细软软的,没想到还挺结实的。”

      云梨照常将它在手腕系成蝴蝶结,喜滋滋道:“不是买的,有次跟爹爹去颖州,在碎星湖边捡的,我就是觉得它挺漂亮的,就一直戴着,没想到还能救我们的命。”

      卫临侧头盯着看,是挺漂亮的,浅金色的丝带光滑柔软,质地轻薄,在落日余晖映称下,更是熠熠生辉,仿若有星子洒落。

      休息好了,二人便起身往里走。

      云梨揪着卫临的袖角,落后他半步,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吞了吞口水,紧张兮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小岛瘆得慌啊?”

      卫临偏头白了她一眼,扯出被她拽住的袖角,抚平上面的皱褶,什么毛病,一紧张就爱祸祸他的袖子。

      “一眼都能从这头望到那头,有个鬼的危险。”

      云梨讪讪,这小岛小得名副其实,方圆十米左右,低矮过膝的灌木,连棵高点的树木都没有,站在海边,整个小岛一览无余,四周静悄悄的,唯有海风吹得青草灌木整齐划一的向一方倒。

      可她心里却惴惴不安,仿佛什么恐怖的东西下一秒就会从青翠欲滴的草丛里跳出来。

      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她不自觉地又拉住了卫临的袖子,小声问道:“你刚才是怎么发现这个岛的?会不……会不会有鬼啊?”

      从小西湾入海后,一路行了三天也没见任何岛屿,怎么他们一出事,被海浪一卷就遇到海岛了呢,神经兮兮的云梨越想越觉得他们遇到鬼了。

      卫临低头看着刚被抚平的袖角又到了某人手里,额角直突突,这可是锦缎,最容易皱了!

      他伸手拽了拽,奈何这次云梨抓得很紧,没拽脱,他无语望天,“要不你回海里待着?”

      云梨瑟缩,海里也很恐怖的啊,白日里都是光线昏暗,晚间更是乌漆嘛黑,要是有个什么鲸鱼妖兽游过来一口吞了他们都不知道,昨天能平平安安漂了一天一夜已经是祖宗保佑了。

      “还有,能不能先放开我的袖子?”

      啊?

      云梨愣愣低头,这才发现卫临的袖角已被她揪成了皱巴巴一团,她赶紧松手,又不好意思地拂了拂,奈何刚才太过用力,袖角已经皱得不像样,抚不平了。

      她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师兄素来讲究,衣衫配饰不能有一个褶儿,奈何她一紧张就喜欢揪衣角,跟七姐喜欢团帕子不一样的是,她觉得拽自己的没有安全感,就喜欢抠别人的。

      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心中的不安倒是少了许多,心理的害怕少了,生理的需求就明显了。

      “好饿啊。”云梨抱着肚子,看看草丛灌木,又扭头看看海,“我们抓鱼来烤吧!”

      饿了一天一夜,早就前胸贴后背了,然而说到踏入草丛灌木找果子,心里不免有些障碍,谁知道里面藏没藏些什么蛇虫鼠蚁,还是抓鱼安全点。

      卫临斜了她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她想什么他怎会不知,自小就胆小怕事,一只老鼠都能吓得她尖叫声漫天。

      好运的是,海滩浅水处鱼还挺多,许是鱼儿远离人类,没有被捉的经历,警觉性不高,不一会儿他们就捉了好几条鱼!

      云梨喜滋滋地折了灌木枝,就着海水洗洗,接过卫临用佩剑粗粗处理的鱼串上,架在搭好的简易烤架上。

      她手一顿,尴尬了,一切准备就绪,才发现没有火!

      云梨垂头丧气:“没有火。”

      正在水边专心剖鱼的卫临闻言,伸手在怀里摸出一个皮质圆通丢给她。

      “火折子!!!”云梨激动地接过,旋即问道:“在海里泡了一天,还能点燃吗?”

      卫临扬眉,满脸傲然:“军中特制,防水防火!”

      云梨弯了弯唇角,一边生火一边随口道:“怎么还随身带着这个?”

      说完不待卫临回答,又自顾自道:“嘻嘻,不过这是个好习惯!看看,现在不就解了燃眉之急么!”

      卫临抬头瞥了她一眼,摇摇头,“你不懂,银钱,匕首,火折子以及蒙汗药,都是出门必备。”

      云梨扭头,“其他的都可以理解,但是带蒙汗药干啥?打家劫舍吗?”

      卫临神秘一笑,“关键时刻自有妙用。”

      “那你还不如带番椒粉呢,不仅能调味,危机时刻还能兜头撒人一脸,争取逃命时间。”

      “番椒粉?狠了点吧!”

      “蒙汗药就不狠了呀,彼此彼此。”

      卫临鼻尖动了动,“什么味儿?糊了!你看着点,别光顾着说话!”

      “哎呀呀!”云梨赶紧拿开烤鱼,只见巴掌宽的鱼,向下的一面已经开始冒青烟了,浓烈的烤糊味直往鼻子里钻。

      卫临嫌弃,脸黑得像包公,“换一条,好好烤!”

      一番折腾,等他们终于吃上烤鱼时已是暮色四起,海风呼号,吹得火堆摇摇欲坠,一副随时都要熄灭的架势。

      惨白的月色越过云层洒落,照得周围不至于一片漆黑,却也添了几分阴森之感,配上阵阵透入骨子的凉风,好不恐怖。

      云梨躬身护着火堆,四处张望,“真是的,好歹来个小山包挡挡风也好呀!”

      卫临伸手拨了拨火堆,正要启唇,四周突然响起一阵怪异的笑声,“嗬嗬……嗬嗬……”

      那声音仿佛在脑海中响起又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云梨心脏猛得一跳,蹭地窜到卫临身边,死死抓住他的手臂,牙齿都在打颤:“什……什……什么声音?”

      卫临抽出湛蓝宝剑横在身前,警惕地盯着周围,厉声喝道:“谁!出来!”

      没有人回答,静静的,唯有呼呼风声,仿佛刚才是他们幻听了,可是一个人还能说幻听,两个人都听见就说不过去了。

      卫临迟疑了一瞬,抬脚慢慢前挪,云梨猫着腰,缩写脖子,紧紧跟着。

      冷不丁地,那声音再次响起:“啧啧,小娃娃还挺警觉!”

      云梨头皮一炸,这次声音分明就在耳边,她甚至感受到了来人说话时喷在耳边的温热又阴冷的气息。

      云梨浑身僵硬,机械地转过脖子,惨白的脸,乌青的眼周,苍白的嘴唇,还有嘴角鲜艳艳的血迹。

      “鬼啊——”

      一声尖叫后,云梨下意识地就要逃,却被来人一把抓住了她左手,带到唇边嗅了嗅,一脸陶醉:“嗬嗬,甜美的血液!”

      接着,森森白牙就扎进了她的手腕里。

      疼,尖锐的疼,从未受过如此疼痛的云梨顿时滋哇乱叫,涕泪满面,一边往外抽手,一边伸出右手又打又抓的。

      “放开我!呜呜……”哪来的变态,长得辣么吓人就算了,一言不合还吸血,难道是吸血鬼?

      想到这儿,云梨心里又慌又怕,曲手成爪,狠狠朝来人脸上招呼,救命啊,我不想被吸成干尸,我的大好仙途啊。

      就在云梨鬼叫的瞬间,卫临就转身了,看见来人的面目也没任何停顿,二话没说挥着长剑就向来人刺去,却被其轻轻松松徒手捏住了剑身。

      卫临瞳孔微缩了一下,手臂发力,继续前刺,奈何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憋红了小脸,剑身也巍然不动,没有前进一分,他赶紧翻动手腕,想要转动手中的剑,靠锋利剑刃逼人放手。

      莫祁山眼中闪过不屑,区区凡铁而已。

      果然,尽管卫临使出了全力,用尽了技巧,也只是在他手指留下两道浅浅的划痕。

      莫祁山手指发力,泛着泠泠寒光的湛蓝长剑应声而断,剑尖深深扎入泥里。

      卫临手握剑柄,目瞪口呆,他的这柄剑可向来是削铁如泥,锋芒逼人,竟然被人徒手捏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