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妈妈今天是你的人

      从场面上看去,那名狂暴攻击中的汉子,占了绝对的优势。可谁也不知,这名看起来威猛无比的人,他此刻正暗暗叫苦不停。

      虽然他每一拳下去,都让这金光凹进一块,让整个金罩都抖动起来,似乎撕碎对方的这层防护只是迟早的事情。

      但每当他碰触到金光时,都会受到一股坚韧的反弹之力,现在他的双手双脚已痛得非常严重,估计一散功,就会立刻肿胀起来。

      这层金光韧性十足,被他打得凹进去的地方,一旦收手,马上会恢复原形,即使他不停攻击同一部位,也只不过使那块深陷的地方维持凹形而已,而无法再深入分毫。

      韩昊衡远远看着,对这魁梧汉子的横练功法倒是有些佩服了,虽然只是江湖中的横练外功,但可用血肉之躯就将金光罩打得凹进去,可见其在这方面造诣颇高。

      可惜到底只是世俗武功,比不上炼体修士的炼体功法,否则打破这金光罩的防御绝对没有问题。

      就这样,这魁梧汉子持续击打了好一会儿,金罩仍看起来巍巍颤抖、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破的模样。

      但此时,所有旁观者的想法都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他们都已明了,这汉子是攻不破护罩了,他的巨力也就顶多对其造成一点晃动而已,而无法彻底摧毁它。

      因此不但贾天龙打消了派人上前的念头,就连侏儒自己也变得镇定下来。

      不过因为先前的出丑,金光上人的神色中有了恼羞之意,看向汉子的眼神变得更加的恶毒。但由于接连受到对方攻击,身形无法站稳,他在这段时间内施法老是出错。于是,他索性停止了掐诀,而改用双眼死死的盯着对方,嘴里还在用一种旁人无法听懂的方言,低声的咒骂起来。

      而汉子对这一切犹若未闻,仍疯狂地攻击着金罩,就在旁人都以为,这汉子似乎不累得全身乏力是不会歇手的时候。

      “砰砰嘭!”在使足了全力,猛然攻出两拳一脚,汉子忽然转身,向后撒腿就跑,那么庞大的身躯,其速度竟然丝毫不慢。

      这汉子的举动,让旁观者一片哗然。韩昊衡倒是觉得很正常,打不过就跑,三岁小孩都懂得的道理。

      金光上人先是一愣,但马上就暴跳如雷。他急忙盘膝坐下,并把黑匣横放在腿上,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双手手指抬放到胸前,摆了个奇怪姿势,吃力地抖动起来。看其颤动的费劲样子,仿佛每根手指上牵扯了千斤之力一样。

      这时汉子离七玄门的本阵只有几步远了,眼看就要跑回到了人群中。忽然身后传来了一声“起”的巨大呵声,接着他看到对面的王绝楚等人脸色突然大变,几乎同时大喊一声“小心”。

      汉子心中一惊,他急忙把身子往左侧一窜,同时侧身望去。

      只见一道灰蒙蒙的光芒,如电光石火一般,从他刚才站立之处,擦肩而过。

      他心中一凛,但随即又放下心来,既然躲过了这枚暗器,那么自己就可以和两位同门师兄聚到一起了,就可高枕无忧了。

      他此念还没有想完,忽然感到右臂一阵剧痛,他不由得低头望去,尚未等他看清,又一片惊呼声传来,两位师兄的声音也在其内,并充满了焦虑之情。

      汉子微微一呆,有些莫名其妙,此时眼前光华一现,一道灰芒从他胸前穿膛而过,看形状正是刚才躲过的那一枚暗器。

      汉子又惊又怒,想张口说些什么,但身子却“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这时汉子才发现,他的右手臂不知何时齐肩而断,鲜血正乎乎的直流。

      “这是怎么回事?”这名汉子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和不甘,两眼一黑,就人事不知了。

      这汉子到临死都没能明白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但野狼帮和七玄门旁观的人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瞧见,随着侏儒掐诀念咒完后的一声“起”字,一道条形的灰芒从那个黑匣中飞了出来,在侏儒的头上转了一圈后,就随着他的手指所指直奔向汉子射来。

      汉子虽然机灵的把身子侧倾,躲过了首次的穿胸一击,但灰光和其肩部擦身而过后,手臂就轻悄悄的滑落而下,看情形是因为灰光过于锋利,这汉子竟然丝毫没能察觉到此事的发生。

      接着,更让众人心惊的事发生了。那灰芒在被躲过之后,竟随着侏儒的手指弹动,在越过汉子丈许远的地方,突然一个急转弯,掉头又向汉子冲去,结果把没有丝毫防备的他,给轻易的结束了性命。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的目瞪口呆,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聚集到了那道飞回到侏儒头顶,并在其上盘旋不定的灰光上。

      “飞剑”这个字眼,不由自主的涌上了大部分人的心头。这些人虽然不知晓修仙者的存在,但各种传奇故事中的飞剑传说,还是都听说不少。

      这道灰芒,跟传说中的剑仙使用的飞剑,是何其的相似,简直是一模一样。

      难道这不起眼的侏儒,竟是传说中的剑仙不成?大部分的人,此刻看向金光上人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之色,毕竟剑仙这个名头,还是能赫住不少的凡人。

      金光上人此时昂首挺胸,不可一世,他卖弄般的操纵着灰芒,在头顶上下飞腾,被舞成了一条长长的灰色巨蟒,引起了野狼帮这边的一片惊叹,而七玄门那面则鸦雀无声,变得死气沉沉。

      如果说在场的人中,贾天龙一方因为有剑仙相助,士气高涨,七玄门则因这个意外陷入了彷徨之中,斗志消溃了不少。那么韩立,韩昊衡二人则是场中的例外。

      前者因见到灰芒而心中狂喜,因为他发现,这金光上人,所使用的驱动灰光的口诀和手势,和自己所学的“驱物术”完全一样,虽然不知道那灰芒是否是飞剑,但驱物术所驱使的正是此物,这绝对错不了。

      而后者心里则有些震惊的想到:“这就是修仙者的法器、符宝嘛!看其威力比前世的一些枪械还要更胜一筹。这还只是符宝,法宝威力的十分之一,要是后面的真宝,法宝,古宝等等,那威力又该是何等威力啊!不由的更加向往以后的修仙之路了。”

      如今,兄弟二人满脑子都是杀人夺宝的念头,二人对修仙者的兴趣,是越来越大了。

      后者凑到前者的耳边悄声的说了一些什么之后,二者就又若无其事了起来。

      就在侏儒得意洋洋,而兄弟二人心有所图之际。

      从七玄门这边又飞身跳出二人,他们跃出人群后,二话不说,风驰电掣般的直奔侏儒冲来,正是王绝楚剩下的另两名师叔。

      这二人满脸悲痛之色,显然对魁梧汉子的死,难过至极。因而对金光上人痛恨不已,也不理会侏儒是什么剑仙之流,一心只想杀掉对方,替那位魁梧汉子报仇雪恨。

      王门主本想阻止二人的莽撞行为,但后来一想,这会妖法的侏儒总是要面对的,而他这两位师叔又是唯一有可能对其造成威胁的人。与其现在阻止,还不如趁着师叔们满怀报仇执念的时候,让他们就此一决胜负。

      想到这里,王绝楚本来想唤其回来的话语,又从嗓子处咽回到了肚子里。

      金光上人经历了不久前的教训后,这次可没敢小觑对方。他驱动着灰光,冲着二人一指,那灰芒就立即化为一道长虹,直奔对面飞去。

      对面二人中的儒生,眼见疑似飞剑的灰光飞了过来。他把眉头一挑,一扬手,一道细细的银线从其袖口射了出去,迎头碰上了灰芒,把那灰光打的顿了一下,但随即灰芒仍若无其事的冲了过来,看来那银线没起到什么大作用。

      别人没有看清那银线是什么,可韩昊衡,韩立二人凭借着修仙法诀赋予的超级眼力,可瞅得一清二楚。那分明是数十根连成一条直线的银针,也不知儒生是用什么手段,竟能把如此轻飘飘的细针,用这么强劲的手法激射出去,这令兄弟二人大感兴趣。

      儒生见银线没起作用,也没有惊慌。他把身子一躬,突然如同陀螺般的原地打起转来,紧接着从转动的身影中迸射出无数或大、或小的寒芒,这些寒芒兵分两路,一路化为一道银流直接和灰光撞击到了一起,发出了啪啦啪啦的激撞之声,把灰芒顶在了半空中下来不得,另一路则直奔侏儒飞来,打在金罩之上,叮叮当当的甚为壮观。

      与灰芒对射的寒流,不停的掉下些残渣碎屑,但因为残缺不全,已看不出原本的面目。但打在金罩上被反弹回来的寒芒,则完整无损,都是一些飞刀、菩提子、铁莲子、金钱镖等各式各样的暗器,五花八门,甚至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称的陌生东西。

      金光上人稍稍一愣,但随即就撇了撇嘴角,他可不认为这些凡金俗铁,能挡得了他的宝贝多久。

      “呔”一声春雷般的巨喝,响彻了全场,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本和儒生一起奔出的灰衣人,不知何时拔出了背后的宝剑,正一步一个脚印的向灰光走去,而他所持的宝剑剑尖之上,竟冒出了二寸多长的白芒,那白芒伸缩不定,寒气逼人。

      “剑芒”,不知是谁,首先喊出了这令所有使剑之人,都梦寐以求的无上剑技名称。

      轰的一下,场内场外一片沸腾!

      如果说飞剑只是传闻中的传说,那么剑芒则是江湖中的神话,是所有使剑者的向往。

      现在,不但飞剑和剑芒接连出现,而且还要马上展开对决,这怎能不让在场的人热血沸腾,大有不枉此生之感!

      贾天龙此时,不但没有沸腾,反而感到凉气直冒,冷汗直流。他如今才知道,什么叫做后知后觉,后怕不已!

      他以前虽然知道,七玄门隐藏着三大高手。但万万没有想到,这高手会高到能使出剑芒的程度。他此次若没有请来金光上人这位修仙者出手,恐怕光是这位能使出剑芒的灰衣人一人,就能杀光他这边的所有人。

      在贾天龙被吓的脸色苍白之时,灰衣人已来到了那道灰芒的下面。

      这时,也不知是儒生故意的,还是其身上暗器真的已发射一空,儒生的身形突然停止了转动,那顶着灰芒的银流也中断了下来,没有阻力的灰芒自然毫不客气的向灰衣人头顶落下。

      灰衣人双手持剑,面无惧色的腾空跃起。他挥舞着剑芒,冲着灰光狠狠的劈下。

      “当”的一声清响,灰衣人从半空中跌落到了地面上,并且站立不稳一连倒退了好几步,随后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神色变得萎靡不振。而手中的长剑,前端的三寸剑尖不翼而飞,已变成凸平。

      灰芒挨了这一击,也如同中弹的飞鸟一样,从空中落到了尘埃。但即使这样,灰芒还是光华未失,仍在地上跳动伸缩不已,显得灵性十足。

      看到这一幕,贾天龙这边和七玄门的人,同时惊呼了起来。不过七玄门的人,惊呼中充满了喜悦,而贾天龙这边,则充满了担心。

      儒生也是大喜,他看了看委顿的灰衣人,又瞅了眼侏儒,稍微犹豫了下后,还是身子一飘,朝侏儒飞去,他准备先解决掉大敌再说。

      没等儒生飘出去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了灰衣人的大叫“快闪”。

      儒生心里一惊,想要有所行动,却感到脖颈处一凉,灰光从眼前飞过,然后看到一个无头的躯体向前奔跑了几步,随后倒在了地上,那背影看起来好生的熟悉,儒生刚想到这,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金光上人此时傲气十足,他指挥着再次从地上一跃而起的灰芒,向着三大高手中唯一残活的灰衣人飞去。他为自己略施小计,就干掉了儒生而得意洋洋。

      他正考虑等结果了灰衣人就马上杀光七玄门剩余的人时,忽听到对面人群中传来了一句话:“你这个飞来飞去的东西,我很喜欢。送给我耍耍,如何?”话音未落,他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法力附到了灰光之上,硬生生切断了他与此物的联系,夺走了它的控制权。

      而原本飞向灰衣人的灰芒也在空中一转弯,歪歪扭扭的斜飞向了对面的人群中。

      灰芒所到之处,人人都惊慌失措,四处躲避,只有一个长相普通,看年纪只有十七八岁的青年在原地没动,这青年冲着金光上人笑了一下,露出跟他黝黑色皮肤完全相反的洁白牙齿,接着他冲着那道灰光一指,灰光就老老实实的落在了他的手上。

      “修仙者!”侏儒心里一寒,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