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纱央莉主演的电影

      周免看了看方赐正色道:“东西不是拿不出来,但我要知道干嘛用的,不然你也知道这些东西的价格。

      随便哪一个不是一般修士能拿出来的。

      就是三哥你也要画几年才够,而且还是中间不停,没日没夜才行。

      不要说是给三哥你徒弟,就是那去建立一个小宗门都可以了。

      不是我没有,但我要知道是做什么的”。

      方赐听到这叹了口气,这小子翅膀硬了,要不是南山在,估计更加猖狂了。

      也是,自己快嗝屁了,他比南山也只少一层。

      在一个没有大修士的时代,灵府期六层已经可以独霸一方了,为什么也要受你这个灵府期都不是的气啊。

      现在肯在这听你说理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方赐想到这淡淡的道:“小免啊,这我也没有几天了,这能教的我基本上都教了,我这徒儿虽然不能灵气出体,但还是可以画符的,我一生传承都在他身上。

      你难道不想给点过得去的见面礼。

      我要的材料,都是给他做灵器的。

      我一个要死的人要你东西干嘛。

      你想知道也可以,蚕丝是做袈裟的,我徒儿有火阵,衣服容易烧坏。

      金线蛇和空灵珠是做佛珠用的,他没办法从外界直接纳灵,所以我想给他做一个,随时纳灵的佛珠。

      储物皮就不用我说了吧。

      融灵铁是用来做,融灵线的。然后做成衣服要不然金刚符阵起的防御罩,会把衣服切碎,现在已经把我的衣服全部切碎了。

      我实在没有衣服给他了,而且以后他总要出门的,总不能天天带一堆衣服吧。

      现在还有问题吗”。

      方赐是赖着性子说完,和南山不同,这小子对丹清子的死耿耿于怀。

      当年要不是丹清子,这小子已经在乞丐堆里死了。

      要不是和自己认识多年,估计这会他已经是尸体了。

      不要小看方赐,方赐当年就可以以入灵期十层战灵府期十层半小时,何况是现在。

      方赐是灵符师,还是阵法师,现在所以人都在方赐的阵法中,而且还是快四十层阵法。

      可以说就是元神期一个不小心也要到大霉。

      方赐也没有说谎,他确实把自己一生传承都给蛮洛了,包括灵符灵阵。

      只是现在蛮洛他自己还没有明白而已。

      蛮洛是不会灵符,但他身上有。这虽然不能让蛮洛直接就会,但你身上每天有个印记痛,你能没有感觉。

      而且这灵文是完全没有人控制的运行,时间久了每个属性的灵气会自动把灵符补成最好的样子。

      这就代表蛮洛身上迟早全部会是极品灵符。

      这是养灵器的方式来养蛮洛。

      周免听到这也就没什么说的了。

      手一抬一个储物袋出现正色道:“三哥你要的都有,还有几件东西你看用不用的上”。

      方赐点了点头,就接了过来,看了看道:“行我知道了”。

      见方赐没什么说的,周免也就告辞了。

      周免一走,南山就慢慢的道:“你还真是和行巅师傅一样啊!

      怎么不准备说出来”。

      方赐一听笑了笑道:“你不是都猜到了吗,还有四个月,能不能做完。”

      南山慢慢的道:“可以不过怕赶不及”。

      方赐淡淡的道:“早有准备,这是图纸,这是重紫金,算使唤钱”。

      说着掏出来一个紫色金属,拳头大小。

      南山一看就立刻怕着胸口道:“一个月保证见到东西,不过你现在给我这个怕不只是报酬这么简单吧,一并说了”。

      方赐淡淡的道:“还是你了解我,我要一对加重护腕,一套灵笔。

      这是灵笔的图纸”。

      说着又把一张图纸和储物袋递了过去。

      方赐淡淡的道:“东西尽快我还要教他用,可以就先给你做灵笔”。

      南山看了看灵笔的图纸,啧啧称奇。

      “妙啊妙啊,实在是高啊。

      不愧是你,和行巅师傅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这不用自身灵力画灵符,你是怎么想到的。

      一般人估计都不敢想啊,而且还是一套,这以后蛮洛也要成为一代宗师了啊”。

      方赐笑了笑道:“和师傅比差了点,他才叫厉害。

      每一笔一个印章,一套下来什么符都有了,就是全是低阶符。

      要不然肯定能推动整个大陆。

      闭关五十年横扫大陆啊”。

      南山似乎也想到了这个。

      对方赐哈哈一笑道:“那是我一生见过最天才的作品,不能一起印,我就分开印。

      一笔一印,确实厉害,那套灵器我至今还保存这,虽然现在各大派已经都用上这个了。

      但这是第一个,没有谁比这个有意义”。

      两人聊着过往,一直聊到晚上南山才走。

      蛮洛见人走了才进来,对方赐问道:“师傅他们说你快死了是什么意思”。

      方赐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是的,这次封印幽魂怨刹以后,我就差不多要走了”。

      蛮洛有点不是滋味,说恨吧其实也就有点尴尬算不上,说不舍吧又只是一场交易,有什么资格不舍。

      蛮洛无精打采的就回去休息了。

      方赐对此到是笑了笑。

      徒儿啊,你还是不知道人心险恶啊。

      第二天。

      蛮洛刚出门就见方赐在念经,蛮洛是欲言又止。

      方赐察觉到,淡淡的道:“想说什么”。

      蛮洛先是一惊,然后小声的道:“师傅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拜师的”。

      方赐一听道坏了这小子发现了,难道是南山说的。

      应该是反应过来了,不是说蛮族隔天就忘吗。

      这怎么还反应过来了,不行先稳住,一定要稳住。

      方赐淡淡的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大概是这样的”。

      大成

      乾元三十六年天下修士战斗频繁,渡劫修士总数三千之数,资源匮乏,战斗场地不分地点,每日大战必飞沙走石。

      普通凡人基本没有生存空间,皇室只知道享乐,不思管理,以至于天下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五岁的方赐也在其中。

      破庙村

      村口

      方祖经方村长看着村民大声道:“得大家厚爱,添为本村村长,实是本人之幸事,然今有一孩童无人收养,实在可怜。

      今方某人有一法开救济一人,又不伤一家之法,各位可否听我一言”。

      下面村民小声议论了一会就有人到:“村长你说吧!大家都听你的”。

      方村长正色道:“此子年幼,不能自救,天灾不可怨人,但此子何其无辜,不可不救。

      然我等也无空余,实属无奈。

      方某便想了一计,可救其不死,又不伤大家根本。

      现将计道来,各位先听上一听。

      此子方某问过,和本人同姓,也姓方实在是缘分,可惜方某能力低微也无空余可供其生存。

      所以想各位在我宅地旁为其修一小屋,不需多大,两丈即可,再做一床可供休息应该也够。

      此计可解住之难题。

      然吃才是其重点,本人也有一计。

      本村二十二户,每月让此子吃一天,一月最多两天,各位也还供的起。

      所以本人想,就此分摊,一可活一命,二可多一个劳动力。

      日后牛就由他来放,也省去大家些时日,此来两全法。

      各位觉得如何”。

      村长用着他那不好不坏的说话方式,说着这些。

      村民也听明白了,虽然这个村子上只有村长读过书,但村民也不是傻子。

      这么大一个拖油瓶,放平时谁捡到谁就养了,但现在流民四益。

      根本救不了,如此一孩子若是不救也说不过去。

      左右只是一天,最多也就两天,可以养。

      随着村民讨论完后,又有一个村民大声道:“这个方法可以,就这个方法了,这么大一孩子,再有两年就可以干活了。

      过几年再自己开块地就可以养活自己了。

      这年头修士视我等如草芥,我等为有自救才行。

      我陈二楼第一个同意”。

      随着一个又一个声音响起,终于全村都同意了。

      方村长才缓缓的道:“方赐啊,来,过来”。

      一个灰头土脸一身泥土的小孩子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整个人只有眼睛可以看到,其他地方如果在地上一躺,觉得看不出来有人。

      方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这些人说的话他听见了。

      五岁也明白这些人的好意了。

      方赐慢吞吞的走到村长面前,也不说话,就看着村长。

      方村长见此也是一阵心疼,这该死的修士,太能祸害了。

      如此小的孩子就失去父母,独自一人走到这里。

      方村长暗暗想到,要不是我们这破庙村是问禅寺地界,怕要和其他地方一样了。

      天天就知道打来打去,这破庙村也是被问禅寺遗忘了,现在小庙都成破庙了,都没有人来管。

      方村长对方赐道:“方赐啊,叔叔也没办法一个人帮你,我们也是去年才到这里的。

      也只收了一年粮食,自己吃是够,但没办法再添加负担了。

      你就住叔叔旁边,有什么事就自己来找叔叔”。

      说完就对村民大声道:“各位,正事已经说完了,我们就开始干吧!今天先一起给他把房子修起来。

      石头地基,木头顶,各位没有问题吧”。

      这事再正常不过了的房子了,而且不过两丈大的地方,你还想要多久。一天完全可以了。

      说干就干,大家本来就是不同地方的人,都是逃难来的,被方祖经给组织起来的,所以成了村长。

      建房子也是熟能生巧,天还没有黑就小屋以成。

      方村长也没有直接就让方赐住进去,而是对方赐轻声细语的道:“方赐,你今天就住我这吧,你那还差一张床,你住进去前就先在我这吃饭吧”。

      村长夫人也抱着孩子道:“是啊,方赐婶婶也做了好菜,就一起吃吧”。

      方赐那管这个啊!半懂不懂的就跟着去,反正我就已经这样了。

      你也不缺吃的,我还能有什么用。

      放心大胆的就进去了。

      两天后床和家具都好了,方村长就带领方赐来到小屋。

      方村长对收拾干净后还有点粉嫩的方赐和蔼的道:“方赐这以后就是你家了,我让田木匠给你打了床,还有一个桌子,四个小板凳。

      另外还有一个水桶,一个木壶两个杯子。

      你还不能做饭,所以没有灶台,等你能做灶台了,自然就可以做饭了。

      从明天开始叔叔就带你,一家一家拜访,带你认认路,叔叔只能帮你到这了”。

      方赐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只能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的叔叔”。

      听到方赐叫自己方村长也是颇感欣慰,毕竟方赐到现在为止才第一次叫自己。

      这说明他已经放下了戒备,这是好事,也是对自己努力的结果表示赞同。

      “从哪以后为师就是,今天张家,明天李家,后天赵家。

      偶尔还还方叔学几个字,日子到也悠哉。

      不过没过多久就发生了变化,那年为师七岁,你师祖遇见了我”。

      方赐慢悠悠的说着

      破庙村后山。

      亥水下游。

      “今天天气真好,老牛啊!你随便吃点别客气,我先睡会,你慢点啊”。

      说完方赐就爬在牛背上睡起来了,手上还抱着一个小枕头,看样子是草做的。

      正在方赐呼呼大睡时有一光头走过来,上午太阳本就不小格外明亮。

      而一个光头走过来那就像一个太阳在靠近自己,吓的方赐连忙起身。

      这一起身就暗道不好,他还在牛背上呢!

      只见方赐从牛背上摔下来时,一只大手把他从后面提了起来,他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时候到后面的,就听后面道:“小子要不要当我徒弟啊”。

      “等等,师傅,我们这寒山寺收徒都是这么个流畅,上去就直接收”。

      蛮洛疑惑的对方赐大叫道。

      方赐呵呵一笑,然后突然脸一板。

      寒声道:“徒儿还听不听啊”。

      蛮洛一看情况不妙,就立刻和小鸡啄米是的。

      “听听听,师傅您继续”。

      蛮洛赔罪道。

      方赐见效果到了也就准备继续了。

      “我刚才说到哪了”。

      方赐淡淡的问着蛮洛。

      蛮洛一急,立刻道:“你被光头像小鸡一样提着”。

      说完就后悔了,这是往刀口上送啊。

      方赐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蛮洛,看的蛮洛是浑身发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