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宫

      负责登城的队长一扬手,后面的登城士兵便一拥而上,最先登城的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开始清理城头上的场地,建立防御。

      不过在城墙尽头的女墙下面,一块破布遮盖了一门倒在地上的六磅炮,炮口正好对准了当先登城的几位士兵,在炮旁边,一名浑身血迹斑斑的士兵诡异的笑了一下,手拿着一个火把点燃了大炮尾端的引火绳。

      “轰”的一声,这门六磅炮喷出无数颗拇指大的铁珠,一下子便笼罩了在城头活动的几名士兵,而始作俑者则被六磅炮巨大的后座力击中身躯,当时便死去了。

      “王八蛋”听到炮声的队长大感不妙,嘴里骂出了大堆脏话,第一个跳进了墙头,映入眼帘的是痛心的一幕。

      四名己方士兵被一名装死的西班牙人点燃的大炮击中,目测三人当场死亡,还有一人重伤。

      登城的士兵迅速清理了一切的隐患,而队长则陷入了悲痛之中,死亡的士兵有来自于大洋彼岸的移民,也有本土的原住民,和队长在一起训练战斗已经有两年时间了,战友们在军营都结下了深厚的友情,看见朝夕相处的战友倒在血泊之中,突击队长一时悲痛莫名。

      但是,开炮的守城士兵已经被大炮巨大的炮身顶死了,士兵们想报复也找不到对象,只能齐齐哀叹这个残酷的战争,只能收敛阵亡战友的遗体,并且把受伤的战友送往后方军营医治。

      后续跟进的士兵陆续在城头上建立了一些小型的防御工事,并且跟上来几个炮兵观察员,观察员在城头最高的位置建立了观察所,引导后方的火炮对城内有威胁的目标进行轰炸。

      因为远征军正面进攻的是圣迪亚哥城的南面城墙,这一面已经被占领,但西面城墙和东面城墙的炮兵阵地只是被远征军的火炮概略射击,并没有完全破坏,所以观察所首先的目标就是这两面城墙和棱堡的炮台,随着信号的发出,这两面城墙被洗了一遍,现在只剩下北面城墙和岸防炮台了,因为他们躲在城内高层建筑的后面,在南面看不到。

      既然看不到,北面的炮台也不能威胁南面的占领区,所以,炮兵观察员可以肆无忌惮的指挥城外的大炮轰炸城内的有效目标。

      天色已经很昏暗了,远征军进攻部队都在巩固阵地,估计晚上还会发生一些状况。

      而在作战室内,鲍小军和参谋们正在商议晚上的防御问题,一个参谋建议道,“我们每隔十分钟往城下关键位置和东西面城墙打一轮木托燃烧弹,保持一定的光照,化解对方在夜间夺回城头的阵地?”

      鲍小军对此表示同意,“可以使用燃烧弹,要不是怕出现人道灾难,我们早就对建筑物打燃烧弹了,用在防御上也好,让对方也掂量掂量,另外,在外围阵地多点篝火,预防他们从其他城门突击我们的城头阵地。”

      鲍小军的命令被执行下去了,在东、西两面城墙和城下,被七、八发燃烧弹点起了火焰,然后等火焰快熄灭时,又打了一轮,让准备利用夜色掩护想夺回城头阵地的费尔南德斯没有一点机会。

      而城里的迪亚斯是亲自经历过燃烧弹的威力的,他和埃雷拉躲到了离水井最近的一个房间里,单手划着十字,嘴里念念有词,“仁慈的上帝啊,救一救您的子民吧,这群魔鬼真有制造炼狱的能力。”

      埃雷拉沉默不语,只是眼神紧张的看着对面城墙上燃起的火焰。

      半刻之后才说道,“特使先生,我的意见是投降,我们不可能等到援助舰队的到来,甚至,援助舰队来了,对他们也是一场灾难,很可能葬送帝国的无敌舰队,就像遇见可恶的英国人那样。”

      “城主先生,您是说我们赶紧投降,然后去通知援助舰队逃跑,我们则一辈子被人耻笑?”迪亚斯很不甘心。

      “特使先生,要不怎么办?他们的海军您也遇见过,就那么几艘船就能把圣安东尼号俘虏了,现在他们的外海不知道有多少船,我们可以战斗到底,但是,您想一想后果,帝国的太平洋舰队全军覆灭,然后秘鲁检审法院区的白银断绝,我们的国王陛下和整个西班牙的贵人们会怎样对待您和您的家人们?当然,您已经战斗到底,为了伟大的西班牙帝国已经牺牲了,可是,这有意义么?”

      这几句话说出来,迪亚斯一下子变得沮丧不堪,他低声说道,“那怎么办?我们投降了,他们就不去阿卡普尔科了?不去秘鲁了?我们还是逃脱不了责任。”

      “我们不光是投降,还要接触他们,要弄清楚他们想要什么,将来还可以和他们交易,您要告诉他们,有比抢掠更好的赚钱方法,只要能够保证白银航线,其他都好说,其实切断了白银航线对双方都不好,他们也找不到秘鲁的银矿。”埃雷拉建议道。

      “您是说,我利用这个机会和他们进行谈判,争取一个好的结果?”迪亚斯说道。

      “是的,既然出现嘉华国这样的势力,我们就不可能独占整个太平洋了,先试探性的谈判,看看他们想要什么,反正我们就是传话的,另外,还要赶紧的通知援救舰队赶紧返航,要不然,我们又要损失一个重要的筹码。”埃雷拉说道。

      迪亚斯点点头,同意了埃雷拉的意见。这样一来,费尔南德斯也踏实了,不用冒险去夺回被占领的城堡阵地。

      这一夜安安稳稳的过去,让没怎么休息的鲍小军也非常的诧异,黎明时分,早早起床的鲍小军就在营地里转悠,他估计着今天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东面大山上的太阳刚升起,城头就传来消息,敌人派出了打白旗的使者要求会见军方的最高领导,鲍小军赶紧做准备,配备了从大洋彼岸请过来的懂西班牙语的顾问。

      这次来的使者规格挺高,迪亚斯特使亲自出马,一行二人被领到军营的会客厅,鲍小军和顾问站在会客厅里迎接他们。

      军营里也没有那么讲究,就是简单的行军桌,马扎等物,不过鲍小军上了比较高级的饮品:红茶配白糖,这可是西洋鬼子们的最爱。

      双方便是从饮品开始谈起,“喔,上帝,竟然在贵地喝到如此芬芳的茶,真是不虚此行。”迪亚斯由衷的说道。

      茶叶在这里绝对是一个稀罕东西,就算是迪亚斯这个级别的官员也很少喝到,而加了糖的红茶正是迪亚斯的最爱,不禁为对方军官的细心暗暗感佩。

      “尊敬的迪亚斯先生,茶叶是我们东方的传统饮品,我们都比较喜欢。”鲍小军回答道,然后由身旁的顾问翻译成西班牙语。

      “尊敬的鲍先生,您是说您是东方人,怎么就来到了遥远的美洲?”迪亚斯疑惑的问道。

      “这个起源于三百多年前的一场战争,当时蒙古人灭亡了我们的母国,我们的先祖不愿意当亡国奴,便在最后的海战战败后乘船出海,来到了美洲的北部生活,在十余年之前,我们的部落遭遇灾难,我们派船回到了母国,您知道,母国后来有很多的英雄起来反对蒙古人的统治,有一位朱姓英雄赶走了暴虐的蒙古人,建立了明朝,我们这次也得到了明朝的资助,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国家。”鲍小军搬出一套精心编撰的说辞。

      “哦,蒙古人那是上帝之鞭啊,贵先祖不当亡国奴的血性气概让我等非常赞赏,另外,你们也真是幸运,在受到灾难时还能东山再起,实在是上帝眷顾。”迪亚斯说道,“只是,圣迪亚哥城堡是西班牙帝国的领地,贵国为何无缘无故对我们进行攻击?”

      “我们和你们西班牙人一直处于战争之中,当时在我们立足的大员岛,贵国在马尼拉的军队无缘无故袭击了我们的港口,给我们造成严重的损失,这是战争行径,我们必须报复。”鲍小军义正辞严的说道。

      “可是,贵军如果要报复的话,就应该直接找马尼拉的麻烦啊,我们这里和马尼拉隔着几万里,你们搞错对象了吧。”迪亚斯很无语。

      “我们探知,马尼拉是属于你们新西班牙总督区管辖,而且这里是他们的后方基地,按照我们的战争原则,报复必须到位,而且我强烈要求您的总督大人能够惩办马尼拉的战争贩子,让挑起战争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鲍小军有点厚颜无耻了。

      “战争是残酷的,我们非常的热爱和平,希望我们两方能够消弭冲突,共同维护和平,您看我的建议怎么样?”迪亚斯想引出嘉华方面的和平条件。

      “是的,我们东方人天生就热爱和平,但秉承以直报怨的原则,谁来欺负我们,我们必须以牙还牙,绝不姑息。”鲍小军也不吐实话。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你还以牙还牙,上帝啊,我都不认识这一群人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