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不用初始化

      经过李君逸一个时辰的批阅更改,周鸿阳的作业真是……一言难尽,这儿改改哪儿补补,这边涂涂写写,李君逸都想给这个小子一巴掌。

      我念你写这么难么?错字就不说但是你能不能写好看点儿!横是横丨是丨的写这么难???

      在李君逸疯狂的白眼下,周鸿阳硬着头皮把作业递给他看。

      这作业简直是在q j李君逸的审美,感觉他在戏院听一整天戏都不至于如此疲乏。

      “鸿阳,你以后可咋整啊。”

      “逸哥,我不是一直跟着你么?”

      “跟跟跟!我入洞房你也跟!”

      “唉,那不行,别人隐私,不过闹洞房还是可以的。”

      李君逸现在就想给周鸿阳脑袋打开看看里面装了点儿什么东西!

      “行了,我给你写一篇拿去交了吧。”

      “唉!我哥!不行,老师看了那字不是我的,我还是逃不过那一顿手板啊,”

      李君逸大翻白眼:“那我自己写一份总行了吧。”

      “唉,逸哥,你要去学院啊?”

      “当然,我父亲要回来了,功课还是得看看,武功还是得学学。”

      “逸哥,你这不是临阵磨枪嘛。”

      “我就是临阵磨枪,也比你这个成天磨,都磨不出个样来的好!”

      李君逸提笔思索一番,又寻了一张纸写了起来,如果说周鸿阳的字是如猫爪狗爬,李君逸的字就是大师之作,每一笔都铿锵有力,每一画都圆韵无缺。

      不多时李君之写完,他甚是满意,收好后看到周鸿阳还没走,在一旁打瞌睡。

      提起他的耳朵就看着他在哪里怪叫。

      “哎哟逸哥,疼,怎……怎么了?”

      “小王八蛋想睡滚到客房睡去,这是书房,是你睡觉的地方么!”

      “哦。”周鸿阳揉着耳朵晕晕乎乎的向客房走去。

      撵走周鸿阳,李君逸又提笔开始写了起来,他写的不是别的,正是他在仙界没事干瞎写的几本无聊逗乐的书,还有画,画的就是仙界的山山水水,花鸟鱼虫。

      今夜他也不想晚睡,早些休息明日去皇宫里听听那些老师讲课吧。

      一大早李君逸穿戴好后就去看了周鸿阳,这臭小子还真能睡啊,推开门就看到他睡的四仰八叉哪儿有点儿皇子的样子!

      照样揪着耳朵用力一提。

      “哎哟!谁啊!”

      “你大哥我!几点了还不起!”

      “哎哟,时间还早再让我睡会儿。”

      李君逸一挑眉毛,小子还敢在我面前赖床!

      李君逸揪起周鸿阳抬手捏着他肥嘟嘟的小脸用劲一拉。

      “小兔崽子,起不起?!”

      “哦,大哥,起了起了。”

      “赶快洗漱,用完早餐我们直接去学堂。”

      “哥你能不能别这么暴力的叫我起来啊,疼死了。”周鸿阳摸着半边红透了的脸,下手也太黑了。

      李君逸一瞪眼:“你当我是你殿里的宫女么?下次你再赖床我就把你脸揪的和鼻子一样高!赶快洗漱!”

      李君逸从客房出来后直奔武问岚的房间,这个点儿母亲整好穿戴好了,去给母亲请安。

      “母亲大人,早好。”

      “嗯,好。”这是他儿子九年来为数不多的请安,早些时候他要去学院每日必来,后来觉得学院没有意思就日日睡到晌午,若不是逸儿天赋异禀无师自通,她绝对不会这么放纵他。

      “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母亲,今日我想和鸿阳去学院看看,父亲这不是要回来了么,我整好看看学院都学了什么。”

      “嗯,也是,不要让你父亲回来说你不学无术,快去用餐吧。”

      “母亲不去么?”

      “不了,今早约了明贵妃早茶,你和鸿阳吃吧。”

      “那母亲大人一路上小心,孩儿告退。”

      李君逸来到餐厅看到周鸿阳已经开始吃了,也不多说拿起包子吃了起来。

      “武娘娘呢?”

      “我母亲找你母亲喝早茶去了。”

      “哥,你说我这一晚上没回去我母亲会不会特别担心啊,我要不要去跟母妃说一下。”

      李君逸无奈的摇摇头,这傻小子做事永远都是先斩后奏:“多吃点儿虾补脑。”

      “哦。”

      “一会儿我们走着去学院,家里马车借出去了。”

      “啊?那我们租一辆呗。”

      李君逸一翻白眼:“我看看你脚程有没有进步。”

      “那肯定是有进步,我都能用轻功了!”

      “好样的,快吃吧。”

      两个人吃完后拿着书包就向皇宫走去,李君逸喜欢一切从简,所以并没有什么书童在侧,而周鸿阳呢看着李君逸如此也模仿了起来,虽然很掉价但是外界评语对这个小皇子可是很高,年纪不大既亲民又和善,未来一定是个好皇帝。

      好久没有去书院了还是跟以前那般,人潮汹涌啊。

      “哟,这不是李元帅的公子李君逸么?怎么?是邰锦轩的戏子不好听了,还是水云台的字画入不了您的眼了,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来咱们广林书院了。”

      李君逸都懒得看他,这阴阳怪气的声音还能是谁。

      “王进林!你再说一遍我听听!”周鸿阳一脸怒气的看着那华服少年!

      这名王进林的少年面不改色的说到:“哎呀,失敬失敬,这不是我们大周的皇子么,站在人家后面像个书童,真没看出来,抱歉抱歉哈。”

      “你!”李君逸拦下正要发怒的周鸿阳。

      “王狗蛋,你忘了当年被我一脚踹到狗窝里吃狗屎的时候了?想再尝尝?”

      说完李君逸把腿一台,好像要踹过去一样。

      王进林脸色一遍,他每每想到场面都忍不住想吐。

      “李君逸你等着!”王进林一摔袖子带着书童就走了。

      “哥你拦我干嘛,我们直接弄他啊,又不是打不过。”

      “能别每天打打杀杀么?无不无聊!”

      说完李君之就学院的大门,也不管身后暗自发怒的周鸿阳。

      这学院阔别3年,也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嘛,山水假石基本没变,就是那些讨人厌的人倒是变了,变得又丑又阔燥。

      王进林和几个学长站在一起就不想个好人,说到激情处还回头看看李君逸,真是蛇鼠一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