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网

      终于,天亮了,一缕温暖的阳光冲入花海。

      起初并没有什么不同,当越来越多的阳光席卷后,水珠脱落,又缓缓汇聚向紫潭。

      当所有水珠都脱落后,花海从新活了过来,变的青春活力,争相斗艳。

      微风起,根根发丝随风飘扬,紧紧贴身的衣裙从新鼓荡起来。

      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花还是那花,蝶还是那蝶,人还是那人。

      这时候蝴蝶围绕叶心兰飞了一圈,扇动翅膀飞走了。

      轻轻的,叶心兰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苦竹盘坐的身影,一抹微笑浮现,问道:哥哥,我刚刚跳的舞好看吗?

      闻言,苦竹周身一震,站了起来,用着奇异的目光道:我感觉你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有些迷惑,小嘴微撅,叶心兰道:我问你刚刚的舞呢。

      苦竹笑道:什么你刚刚的舞,你从昨天下午跳到今天早上了,我都不知道应该拿什么来形容你了。

      啊!叶心兰惊的小嘴微张,双眼大睁道:我跳了一夜!

      肯定的点点头,苦竹好奇问道:你在想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

      深吸一口气,叶心兰忽然有些害怕似的,冲入苦竹的怀抱,道:哥哥,我记得没多久的样子,这里怎么这么邪门。

      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的笑意,轻轻拍打叶心兰的背,苦竹道:这里确实有点邪门,不过对你没有恶意,不用害怕。

      真有!叶心兰脸色都不太好了,活人最怕这种神秘的东西了。

      感觉到叶心兰的一颤,苦竹笑道:没什么好紧张的,你看我们这不是好好的吗,说说看,你感觉到什么了。

      闻言,叶心兰稍微镇定了些,确实没什么可怕的东西,又有苦竹在。

      不过还是拱了拱头,将头紧紧贴在苦竹胸膛上,才道:我本来感觉这里的气氛让人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于是我想着,在这样一个只存在童话世界中的花海中,若能给哥哥跳一次舞,或许能够把这里的气息永远带在身上。

      我想着想着,说到这里,叶心兰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不过因为角度关系,苦竹根本看不到。

      继续道:想到哥哥看人的喜好,便大胆的稍微改了点动作,因为这样,所以难度高了一些,我在思考着下面的舞步。

      忽然有一股画面出现在我脑中,那是一个美的毫无瑕疵,身材比例好到犯规的女子身上,她正在跳舞。

      对了,她有两对翅膀,没有羽毛的那种。

      看着看着,我觉得我也能做到,便跟着跳了起来。

      只是这个难度比我想的还高很多,于是我反复的练习,忘了哥哥还在,全身心投入进去。

      当我完全学会的时候,我发现我心中似有一颗紫色的种子发芽了。

      当嫩芽生根后,一股讯息透露出来,原来我一直跟着学跳的舞蹈是一门心法,叫做“九幻灵心”。

      说到这里,叶心兰停顿下来,似有什么说不出口似的。

      苦竹听的心里痒痒,好奇问道:这功法干嘛的?

      有些无奈,叶心兰歉意道:对不起,哥哥,这功法我也不清楚是要怎么修炼,也说不出口。

      闻言,苦竹有些可惜的感觉,不过面上不露,笑道:没事,我只是有点好奇而以,对了,你感觉身体有什么不一样了吗?

      本来叶心兰还有些愧,不过听到后面,有些迷糊的道:什么不一样啊。

      苦竹道:就是你还有没有感觉到那种压迫感,或者说,身体欲望感。

      眨巴眨巴眼睛,叶心兰忽然一愣,欲望?我!

      惊的站直身体,盯着苦竹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啊,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得到确认,苦竹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费尽心力下定的决心,还没等解毒,就莫名其妙的解去了,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见苦竹表情古怪,叶心兰急道:哎呀,哥哥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苦竹闻言,将昨晚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道:就是这样了。

      叶心兰听完彻底楞住了,神话竟然落到自己身上了,这!岂不是说自己现在已经是正常人了。

      忽然想到什么,叶心兰咽了一口唾沫,问道:哥哥,你之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轻笑一声,苦竹道:我又说什么啦。

      闻言,叶心兰表情一暗,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照苦竹之前的话,是等自己成功后,可自己并没有成功,却提前解了。

      想到这里,忽然抬起头问道:哥哥,那我还能不能继续修炼?

      微微摇头,苦竹道:恐怕不行,之前的你是因为血液有淫毒,并且侵蚀了身体和灵魂,所以让你有了抗性。

      而如今你身上一尘不染,不留丝毫污秽,现在反而会主动排斥那种东西,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后续的路了。

      闻言,叶心兰一颗心沉到谷底,为什么又不能修炼了,我是天生就不适合修炼吗。

      见叶心兰在这里胡思乱想,苦竹轻轻搂住小蛮腰,道:不用想太多,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而且,你不是得到了更好的东西吗?

      忽然抬头,叶心兰认真的问道:真的?

      邪魅一笑,苦竹表情色色的道:要,不,要。

      睁大眼睛,叶心兰的心跳的老高,咽了口唾沫,口是心非的道:不要。

      说不要,身体却在点头。

      见状,苦竹的笑忽然温暖起来,道:心兰,你这么好,又这么美,我怎么舍得把你让出去,不要想太多别的,你这样只会让自己变的廉价,爱不是乞讨来的,爱也有尊严,有底线,有人格。

      你有美貌,有身材,有善良的本性,哪一样都足够让我为之痴迷了,把你悄悄装进我的心里,从此我心有你,我爱你,不要再来怀疑,否则我要怀疑我自己了。

      闻言,叶心兰的眼眶湿润了,原来是自己太过于在意了吗,笑道:听君一席话,我心盛放。

      苦竹闻言,眉头一挑,笑道:距离产生美,让人意犹未尽,这世上本没有高低贵贱一说法,只有自己自甘堕落,才会自卑,才会贱卖本性。

      叶心兰道:哥哥不喜欢我,是因为这样吗?

      摇了摇头,苦竹道:不,我很喜欢,不过在爱的世界里,我希望你活出自己,我不要别人的刻意顺求,那样我会很自责。

      再次拥抱苦竹,叶心兰的泪水忍不住滴落下来,一切尽在不言中,没有谁知道单相思的在乎有多重。

      忽然想起什么,叶心兰一把将苦竹推开,态度坚决道:哥哥,我要在这待一段时间,恐怕不能随你一块去皇城了。

      说到正事,苦竹再次无奈起来,这妹子又坏我计划,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再次改变计划了。

      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要待这里干嘛?

      叶心兰道:还不能告诉你。

      忽然的降温让苦竹感觉有些不习惯起来,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担心的道:你没事吧,我在这陪陪你吧。

      叶心兰道:不用了,等我们下次见面,能说的,我会全部告诉你。

      皱了皱眉,苦竹问道:你要在这待多久?

      想了想,叶心兰道:少则一个月,长则一年。

      一年!苦竹惊呼道。

      轻轻点头,叶心兰道:我办完事后,自会回去,你不用担心。

      看着叶心兰,见她不似说假,苦竹无奈点头道:那好吧,再抱一个吧。

      说着,双臂张开,准备相拥。

      然而,叶心兰却后退一步,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离开吧。

      苦竹有些楞,什么情况,怎么忽然间仿佛变了一个人,这让苦竹有些不适应起来。

      眼珠子转了转,苦竹道:这么高,我也下不去啊,你送我下去吧。

      叶心兰道:我知道你能下去的,快去吧,别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额,苦竹没辙,唉声叹气的转身,希冀可能的投怀送抱。

      就在这时,叶心兰道:往北走,马车在那边。

      这次苦竹真是惊呆了,道:怎么会,我们不是就在这上来的吗。

      叶心兰道:这个暂时没法给你解释,快去吧。

      眨巴眨巴眼睛,苦竹选择相信,她没必要骗自己,况且之前就有感觉了。

      或许是知道叶心兰不会来了,所以苦竹走的也算沉稳,一直跨越花海,走到尽头处一看,下方的场景果然正是之前来时的模样。

      回头看了一眼,嗯?叶心兰呢?

      巡视一圈,才发现叶心兰在紫潭中,嘴角撇了撇,不就是洗个澡吗,又不是没看过。

      叹息一声,纵身一跃,biu!用仅存的心力飞了下去,然后就没了。

      嘴角微微抽搐,费力爬上马车,翻出一袋干粮,一边驾车,一边吃东西,还别说,嘴里有东西,啥都能过去。

      只是苦竹不知道的是,当苦竹飞下山崖后,那片花海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是一片普通山石林。

      由于是一人独自上路,所以苦竹一路上都没有再进城,累了就躺车厢中休息,无聊时就吃准备的干粮,昼夜不分,想走就走,想休息就休息。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