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校花的呻呤思卉18

      “吕长老,我们需要喊李师兄弟么...”刘欣目光看向了草坪上的李战辰,目光带着心疼与担忧。

      毕竟,李战辰即将面对的,可是那个人啊。

      吕长老挥了挥手,制止其它人,只是静静的看着李战辰。

      此时李战辰那含而不发的剑意,如果在不知道李战辰宿敌的强悍之前,他或许十分的欣慰,可是看着眼前李战辰调整着自己的状态,显然已臻巅峰状态。

      李战辰,元剑宗最有希望成就大成剑意的绝世剑者,可是面对着那一道高山,又能如何。

      那个人,必成李战辰心魔。

      而且以对方的天资,未出大夏,就成就半步融血,其天资的恐怖,绝对超出了他的想象。

      面对着如此天才,元剑宗亦不敢轻易得罪。

      一旦得罪了,那必然要第一时间击杀,可要是没有击杀成功,有这样的敌人,哪怕强如元剑宗也会寝食难安。

      既生辰,何生何家族长....

      吕长老无声轻叹,他没有见过何家族长,原本他对于李战辰年少时,被何家现任族长指点出剑意,只以为是一个玩笑话。

      可是三日前,陈正回来之后,他再也不认为是玩笑了。

      而是那个何家族长,是真的恐怖。

      以弱冠之龄,壮河九品,疑似半步融血,大成剑意,任何一项,都足以在万山镇压诸多天骄,可当这些集于一身,人间居然有这么恐怖之人。

      正当吕长老思索间,李战辰动了。

      长剑单持,整个人如同一把利剑,默默的起身,一言不发,朝着外面走去。

      而每踏一步,李战辰身上的剑意,就更加的强烈一分。

      走的很慢,近乎一步一个脚步,而李府之中的下人,感受着李战辰的状态,亦只是远远躬身,以示敬意。

      吕长老见状,亦步亦驱的跟在李战辰的身上,看着李战辰身上的剑意越来越浓烈,他的眼神十分的沉重。

      剑,一往无前。

      李战辰却是明知会折剑沉沙,可是依然义无反顾。

      跟在吕长老身后的刘欣等人,心情也是十分的沉重。

      哪怕就是陈正,养了三天伤,剑意虽然还在体内,但是明显好转了不少,他也跟在李战辰的背后。

      ........

      ....

      何府,阁楼别院。

      何安从蒲团上起身,背着双手,看着朝阳东出,感受着壮河一品之后的身体变化,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朝阳照射在青翠竹叶,透过密布的竹林,映射在湖面,平湖微亮,熠熠生辉。

      “陆竹,你倒是把竹林照料的到位....”何安看着那一片竹林,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一片竹林,经历了一番‘更新换代’,但对于阁楼小院的点缀作用,还是无可取代的,少了这竹林,整个院子的布局,就少了一份‘格局’。

      “族长夸赞.....”陆竹谦虚的开口,自从修炼了之后,整个人有些变化。

      何安点头,眼神满意的看站竹林,翠竹挺直,坚韧不拔,他就很喜欢竹林随风摆荡,却又屹立在土地上的样子。

      陆竹没有再说话,因为他知道,族长是真的喜欢这一片竹林。

      就这样何安站在蒲团边,小湖侧,静静的看着,而陆竹也是跟在何安身侧。

      只要何安不修炼,他都会跟在何安的身边候着。

      “差不多了....”何安看着竹林的高度,与前世的竹子相比,这里的竹子,显然有着更强的坚韧。

      粗壮的竹枝,十几米的竹高,这高度已经到位了。

      而正当他低语间,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玄奥的气息,由远而近,牵动着他的剑意。

      这让何安目光不由的看向了气息所在。

      只见一个人影飞速的朝着自己而来,不对,好像不是朝着自己而来。

      等等,老族长想干嘛....

      何安看着何镇南出现,原本想着打个招呼。

      可是何镇南根本没有来找自己,从篱笆上一跃而过。

      随后剑芒乍现,剑出如龙般.....

      劈向了他刚刚欣赏完,很是满意的竹林,何安显然被这一幕,搞的有些呆了。

      “破而后立...破而后立.....”

      壮河六品的实力,何镇南一出手,瞬间一道剑芒离体,斩向了竹子。

      瞬间经历了一番‘波折’的竹林,随着何镇南的到来,无声的倒下。

      何镇南的破坏力明显比何西强了数百倍不只。

      何西,还手持剑疯砍一顿,而何镇南,更是直接一剑出,整片竹林齐齐倒下。

      他就感觉这些竹子一个个人,有一种掌控天地的感觉。

      让他有一种无敌的感觉。

      何镇南眼神充满着溢兴奋,那快感冲击他的脑部,瞬间让他呆立原地,仿佛在明悟了什么一般。

      立刻呆立在阁楼别院的小湖对面,竹林所在,只不过,现在哪里还有竹林成荫,有的只是成片倒下的竹林。

      君子剑意,这才是族长认为最适合我的剑意。

      何镇南在成片的竹林倒下了之后,他突然感觉懂了,竹为君,君子为正,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作为何家的老族长,何家雄主淡泊,宁静以致远,少有出现在台前,那他的意义就出现了。

      君子之道,信服于人,这对于家族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帮助。

      原来族长想的这么长远。

      何镇南心底惊叹,可小湖对面的何安目光却是呆了。

      老子的竹林...又没了....我为什么要说又....

      何安无语的看着对面的竹林,前一秒,他还在欣赏着朝阳透过竹林,可是后一秒,竹林成空。

      他想问,自己的竹林到底得罪了谁。

      这只是竹子啊。

      怎么就要经历这么多的磨难。

      何安整个人都是懵的,这TM招谁惹谁了。

      陆竹目光带着强烈的灼热,感受着何家老族长的威势,正直,大义....

      与之前何西领悟的并不一样,可是并不影响他的判断。

      这是剑意....

      想到了之前何西砍倒了整片竹林,领悟了剑意,如今老族长也砍到了整片竹林,再次领悟了剑意。

      甚至他心中也有了一个大胆而不思成熟的想法。

      要是自己砍倒了族长的竹林,是不是也能领悟....不对,上一次好像是老族长亲自安排的,那我一会事了,我就再种起来....

      念及此,陆竹突然低语喃喃起来。

      “原来族长所说‘差不多了’,是领悟剑意的意思,那我是不是能....”

      特别身边陆竹喃喃自语的一句话,让何安的身体微微一僵。

      他看着齐齐倒下的竹林,身体与心都很僵硬,眼神有些寂寞,一丝孤独感,不自觉的从身体之中出现。

      自己只是为了一点‘格局’,现在怎么是个人都想砍自己的竹林。

      他或许装起来不是人,可是这些人,是真的狗....

      气包裹着全身的南末,隐身呆在不远处,听到了陆竹的话之后,她的目光在何安身上看了一眼,最后看着那只剩根部的‘竹林’,眼神变了。

      “感觉可以找个风高夜黑的晚上,试一试....”

      南末目光惊奇,打量着被齐齐斩断的竹林,她感觉可以找个机会试一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