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70岁老妇舒服

      张轶将银子塞到喝酒的老酒鬼手中,老酒鬼看着黑夜里手心闪耀着的银光,随后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些许得意满足的笑容。

      “走吧。”老酒鬼侧身给张轶让开路,拍了拍张轶的肩膀道:“快点走快点走。”

      张轶对着老酒鬼点了下头,就带着石娃子和徐铁牛翻出军营的围栏。

      “你们三个竟敢做逃兵,今日被我遇上岂能容你?”

      张轶三人刚翻出围栏,触碰到军营营地外的土地,身后那名老酒鬼就顿时高呼起来。

      张轶闻声转身看向老酒鬼,他没想到老酒鬼这么不讲规矩,拿了他的银子居然还要揭发自己。

      老酒鬼的高呼声惊动了巡夜的官兵,不少正在熟睡的官兵也被老酒鬼的声音惊醒,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营地里大大小小的营帐内全亮起火光。

      张轶见惊动了整个军营,拉着石娃子和徐铁牛向着无尽黑暗中狂奔起来。

      不知跑了多久,张轶身后并没有士兵追捕他们,可张轶仍是不敢停下回头,一个劲儿的拼命狂奔,因为他有一个十分不好的感觉,他觉得一直有人跟在他身后。

      嗖嗖嗖!一阵有些冰冷的冷风从张轶身边擦过,一个手持酒壶有些苍老的官兵挡在了张轶等人的去路。

      张轶定睛细看,挡在他们面前的正是之前的那个老酒鬼!

      能追得上张轶的速度,证明老酒鬼绝非等闲之人!张轶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便立刻打定主意杀死老酒鬼,于是拔出背后那把神秘的古刀飞身对着老酒鬼迎面劈去。

      老酒鬼注视着向他劈来的这一刀,默默伸出两指手指,轻易的将张轶的古刀夹在指间。

      老酒鬼的双指刚夹住古刀的刀身,就感受到了古刀刀身上的强大气息,这强大的气息竟差点让他心神失守,面对这一刀险些招架不住!

      老酒鬼道:“此刀不凡,这刀不是你的。”

      张轶没有说话,而是一只手紧握刀柄,另一只手猛然按在刀背之上向下压去,可即便如此这把刀依然在老酒鬼双指间丝毫不得动弹,此刻老酒鬼的双指给了张轶一种错觉,仿佛夹住古刀的不是老酒鬼的两指手指,而是两座大山!

      “你伤不了我的,即便是你手中这把刀极为不凡。”

      见张轶仍是不肯放弃,老酒鬼双指夹住刀身一转,张轶整个人也受到老酒鬼双指巨力的影响在空中翻转起来。而后,老酒鬼的脚向前踏出一步,一股无形的斥力将张轶震飞出去,而古刀却落在了老酒鬼手中

      “此刀不错,在你手中却发挥不住它应有的力量,送给我吧。”

      未等老酒鬼松开双指把刀放在手中细观一下,古刀突然产生一股拉扯力,若不是老酒鬼反应得快,古刀差点就从老酒鬼即将松开的双指间溜走。

      老酒鬼将目光放在了古刀的刀柄处,发现刀柄上竟然拴着一条铁链,而铁链的另一头则被张轶死死的拉扯住。

      张轶用力的拉扯着铁链,想把古刀从老酒鬼手中夺下,可老酒鬼脚下就像生了根一样丝毫不被张轶的拉扯力影响,牢牢的站在原地不动,而双指依旧稳固的夹在刀身之上没有一丝松动的痕迹。

      张轶奋力拉扯着铁链,只是片刻间就已大汗淋漓,他有些气喘的疑惑道:“老家伙,我已经给过你钱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们,你这也太不仁义了吧?”

      老酒鬼则好像很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拿了你的钱之后再把你抓到军营中邀功,我又能再得一份钱,既然我能得到两份钱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张轶闻言,在心中暗骂老酒鬼无耻。

      躲在一旁的石娃子不知从哪儿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得朝老酒鬼头上砸去,可石头还未碰到老酒鬼就好像撞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在老酒鬼面前轰然破碎。

      这一幕让张轶有些吃惊,顿时明白了眼前的老酒鬼是一名修行者,而且修为远在他见过的青衣修行者和上官桀之上。

      老酒鬼得意道:“现在的小孩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啊!”

      还没等老酒鬼把这句话完全说出口,徐铁牛整个人如炮弹般撞击在了老酒鬼的胸口,速度之快老酒鬼都没能来得及反应,直接就被撞飞出去。张轶也看准时机,猛力拉扯铁链,终于将古刀从老酒鬼指间扯了下来。

      老酒鬼被徐铁牛这一撞,直接被撞飞数丈之远,可即便如此老酒鬼却像是毫发无伤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力的拍打着身上和头发上的灰土。

      老酒鬼踉踉跄跄的再次朝张轶等人走来,张轶见状立即让石娃子躲在他身后,并将古刀横于身前提防着老酒鬼的一举一动。

      老酒鬼看到张轶紧张的样子叹了口气,而后道:“你不必过于害怕,我并不想杀你,我若想杀你,只需一瞬,何须留你到现在。”

      张轶清楚老酒鬼所言非虚,从刚刚的手段中便能看出来,老酒鬼要想杀自己的确很容易。

      张轶开口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老酒鬼理了理鬓角两边杂乱的头发,非常自然和理所应当的说道:“你们几个属于逃兵,我当然是要抓你们这几个逃兵回去换赏钱买酒啊。”

      张轶闻言有些无语,这个老酒鬼大费周章的追他们一路就是为了抓他们换钱买酒,此时此刻张轶真想往老酒鬼欠揍的脸上狠狠招呼一顿,但无奈的是他打不过。

      “我有很多钱。”张轶从怀中又掏出一沓银票,挥了挥手中的银票道:“我可以给你很多钱,这些钱够你喝上几年的好酒了,我都给你,你放我们走。”

      老酒鬼看着那一沓银票下意识的搓了搓手,贪婪的目光令他的双眼在黑夜中放光,那种目光只有山中的恶狼在夜间看到猎物时才会流露出这样的光彩。

      张轶心中则暗忖道:“这老酒鬼怎么看也不像修行者啊,哪有修行者会如何沉迷于钱财与酒。”

      老酒鬼看到那沓银票之后,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怪笑声道:“哇嘎嘎嘎,那我就把你的钱都拿走之后再送到军营中。”

      闻言,张轶心态顿时爆炸,这老酒鬼是一直惦记着军营中的赏钱,想要让他放自己走看来是不可能的了。张轶将古刀牢牢握于手中,双眼爆出幽蓝色的光芒道:“既然您不肯放我们走,那我们就只好拼命了。”

      当老酒鬼看到张轶双瞳由黑转蓝时脸上的表情略有吃惊,但很快就一扫而空。

      老酒鬼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张轶身上,而是看向了徐铁牛,那双看到钱财会发光的眼睛在徐铁牛身上上下打量着,很快就知道了徐铁牛的秘密。

      “怪哉奇哉!明明已经死了气息全无血气枯竭,身体没有腐烂居然还能动,而且还无视灵力……”

      老酒鬼的修为境界高深,在周身上下布满了一层无形的灵力屏障,石娃子刚刚的石头没有砸到老酒鬼的头而凭空崩碎,就是碰撞在了那道灵力屏障之上。老酒鬼的灵力屏障极强,哪怕是千军万马的冲撞和山岳压顶也破不开他的灵力屏障,近不了他的身,而徐铁牛却能视那道屏障如无物,并且徐铁牛的肉身撞得他胸口隐隐有些作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