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大奶美女

      钟云烟眨了眨眼,旋即没好气地看向林玉:“小小年纪成天想什么呢?”

      林玉闻言冷哼一声,站起来身来,背着手走到钟云烟的面前,昂着下巴,一副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钟云烟。

      钟云烟懒得再理他,带着小六儿便往内院走。

      林玉盯着钟云烟的背影看了会,直到她没了人影,才扭头看向谢小郎。

      “你叫什么名儿?”他一副当家主人做派。

      他的脸自从用了钟云烟的药,如今黑疤已经褪了去,留下一道粉嫩的伤痕,虽看着还是有些怪异,但已经比先前好多了,不过他这会脸上的灰还未洗去,看起来脏兮兮的。

      谢小郎却因他的做派不敢小瞧他,低眉顺眼道:“奴姓谢,不曾有名,家中唤儿小郎。”

      “四娘把你买回来的?”林玉眯起了眼睛。

      “是。”

      林玉抿起了唇,旋即冷笑道:“你既是个下奴,就要时刻记得自个的身份,不该想的不要想!”

      谢小郎低垂着眉眼,掩盖住了神色,乖顺道:“奴只求有个安生之所,不曾奢求旁的。”

      谁知这话却惹恼了林玉,他抬手一巴掌甩向谢小郎的脸。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谢小郎不由捂着脸,委屈地看向林玉。

      “你身为下奴,主子的吩咐你只需遵从就是,哪来这么多话!”林玉斥道。

      谢小郎闻言顾不得委屈,连忙跪下身来,应道:“是。”

      其余人当这林玉也是这家的主人,吓得跪倒一片。

      钟云烟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自个刚买回来的人皆跪着,林玉则背着手站在前方。

      走到跟前,见那谢小郎捂着脸,眼眶都红了。

      林玉见她来了,梗着脖子看向她。

      钟云烟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未多说什么,冲跪在地上的人道:“你们跟我来。”

      跪在地上的谢小郎心凉了半截,却也不敢表现出端倪,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林玉见钟云烟没有追究的意思,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也跟了上去。

      钟云烟把人领进内院,就坐在院中,开始问话,了解下这些人的基本情况。

      其中身材壮实的五个男人,有四个都是十八岁,另一个二十一,还都是年轻小伙子。

      之所以四个都是十八岁,因为这四个儿郎都嫁不掉。

      当朝规定男子十四可以嫁人,良家男儿十九岁之前必须嫁出去,若是到了十九岁还嫁不掉,那么就是犯罪,惩罚是全家人每年多缴一倍的人头税,且每三年增涨一倍,直到增涨至五倍。

      到了三十四岁还嫁不掉,那就不是增税的问题了,届时全家充做奴隶,要被发配做苦力去了。

      于是很多嫁不掉儿子的穷人,到了儿子十八岁这年,就会选择把儿子卖掉为奴,奴籍男子嫁不嫁人朝廷倒是不管的,毕竟男子不嫁人的最终惩罚就是发配为奴,人家已经是奴籍了,还能怎么罚。

      若男为尊,女子长得再丑也是能嫁出去的,只因女子可以生育,但女为尊则不同。

      这个地方的人明白父亲对孩子是有影响的,很多女子宁愿娶寡夫,或是找个漂亮小倌生孩子,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都不愿意找个丑男人做夫郎,这个地方有些男子真就一辈子无人问津。

      这种思想也导致这个地方的人,平均颜值水平还挺高,很少能见着多丑的。

      在钟云烟看来,这五个男子的五官并不丑,只是因为成天干农活,导致皮肤黑且粗糙,身材又壮实,不符合这个年代女人的审美罢了。

      那个二十一岁的男子倒是嫁出去了,只是成婚没多久又被退回了家,家中嫌丢人,且其姐夫也容不下被休弃的小舅子,他虽能干活,可吃得也多,于是就被卖掉了。

      这五个男子也不爱说话,回话的声音都蚊蝇一般,浑身上下透露着浓浓的自卑感。

      钟云烟听完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只让他们先在院子里干些杂活,过些时日她还另有安排。

      那张氏也是个老实人,知道自个带着个累赘,在钟云烟面前笨拙地讨好,生怕钟云烟会把他儿子卖了似的。

      钟云烟便让他安心呆着,又给他分配了活,让他以后管着这院里的厨房。

      至于他那六岁的儿子,钟云烟也给分了活,平日里在门房那里看着门,有人叫门往院里传个话就是。

      张氏听着钟云烟的安排很是感激,他儿子如今还小,若是钟云烟给他儿子安排什么重活他心疼,可又总不能让主人家养闲人,这看门的活不费力气又不显得太白吃白喝,倒让他安了些心。

      至于那徐映雪,钟云烟让她先跟着自己。

      倒是那谢小郎的家世让钟云烟有些意外。

      谢小郎家原也算个乡绅门户,娘亲有些学问,家有良田百余亩,但他是娘亲与小侍的孩子,他娘在时,他日子虽也算不得太好过,可那正夫为了做出贤惠的模样,面上对他倒还过得去,不曾过多苛待,可等他娘没了,他那嫡父转眼就把他给卖了。

      这命运倒跟钟二郎相似。

      钟云烟安排他跟在钟六郎身边,平日再收拾收拾这院里的屋子。

      外院一共有五间房,另还带了间小门房,五间房都挺大的,就是采光不太好,其中有一间做了柴房用,她便安排五个小伙暂且住两间,张氏父子住一间,徐映雪自己住一间。

      至于谢小郎,住钟六郎东厢的耳房处。

      林玉听着钟云烟只让谢小郎住在内院,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但见她没让谢小郎贴身侍候,倒也没再找茬。

      忙活了一天,钟云烟让九人简单把自个收拾下就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因这会儿天色也不早了,就让张氏蒸一大锅米饭,烧两个素菜,又让徐映雪外头买回来几只烧鸡,就随意吃了。

      只是对她来说随意,对这九个人却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他们没想到他们能跟主人吃上一样的东西,不仅有白米饭,还给他们烧鸡吃,就连家世不错的谢小郎,也好久未吃到这样的饭菜了。

      ……

      晚上钟云烟洗过澡,便拿了本从关娘子那借来的书,倚在床上映着烛光翻看了起来。

      正看着,听到门口有动静,外头那人似乎踌躇了一会儿,后推门走了进来。

      直到听见那人进了她的卧房,钟云烟头也未抬,开口问道:“有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