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appiOS下载

      靠,差点被气疯了!

      用金币兑换比较低等的功法武学的确是亏得吐血,氪金也不是这种氪法,纯粹是傻子,但兑换高级功法武学什么的就很赚了。

      因为有些东西根本就是有价无市,再有钱都买不到,买到了都有可能丢命!

      这样一想,要是我……

      陈玄幽一下子就想去走歪门邪道了。

      比如找扬州的盐商化个缘,打个劫什么的,那不就发了?

      陈玄幽刚生出这种念头,系统就察觉到了。

      “注:金币的兑换来源必须正规,系统奖励,非法所得皆无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请宿主不要自误!”

      “我不是君子啊,我只是一个没有失去一些底线的人罢了,对我要求别那么高好吧?”陈玄幽连忙抗议辩驳道。

      “一切解释权归系统所有!”

      “我……”

      陈玄幽被一点都不智能的系统给噎住了。

      系统不智能就无法忽悠,一拙破万法!

      算了,算了,好歹是一个新功能,对他也有好处,麻烦点就麻烦点吧,用正经手段也不是赚不到钱。

      可惜的是新功能暂时用不到,他还是太穷了。

      他只是一个身怀一千多两银子的穷人,换算成人民币,就是一个存款只有一百万左右的穷人……

      商店中好东西很多,诱惑性非常大,可惜看得到摸不到,索性眼不见为净,陈玄幽直接关闭系统了。

      ……

      所谓静极思动,成为圣火使后也有一周了,虽然仍然兼任着香主之位,但那只能算做副职了。

      陈玄幽就想出去走一走,绝对不是想摆圣火使的威风,是单纯的想出去走一走,正好鹰王传信让他赶过去。

      陈玄幽估摸着肯定有事情发生,连忙屁颠屁颠的就去了。

      到达神鹰堡,陈玄幽又清晰的感觉到身份的变化,那一双火红色的轻纱外袍实在惹人注目,所过之处明教教众尽皆行礼。

      虽然不至于行半跪之礼,但得空的都抱拳躬身问好,没空的也会开口问好,滋味实在酸爽。

      来到神鹰堡正厅,只有殷天正一个人坐在座位上静静的品着差,看见陈玄幽踏入厅内,难得放下茶杯起身迎接。

      圣火使之位虽然比法王之位低了一档,但其地位差距并不是太大,而且前途光明,值得另眼相待。

      “鹰王。”

      陈玄幽连忙加快脚步走了上去行礼。

      “哈哈哈……陈圣使不用多礼,请坐。”

      “这是应该的,还要多谢鹰王你,还有龙王的栽培。”

      “这也是你的本事,与老夫关系不大。”

      “鹰王看您说的,这世界上怀才不遇的人多了去,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啊。”

      “哈哈哈……”

      殷天正闻言笑得更豪迈畅快了。

      这样的圣火使让他很满意,没有因为一朝得志就得意忘形,只有这样的圣火使才能接过他们的肩膀上的担子。

      “鹰王,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等到殷天正笑完陈玄幽才发问,这个时候自称我就没有问题了,不用自称属下。

      圣火使隶属于总坛,归教主直辖,理论上只需要听从教主的命令既可,当然理论与现实肯定是有区别的。

      不过除教主外,其他高层也没有直接命令圣火使的权限,采取的态度更多是商量,圣火使够强硬的话完全可以不买账。

      当然除非是脑瘫,或者要求极为不合理,圣火使一般都会买账的,以后想要执掌大权自然是越多人支持越好。

      “是这样的,北方丐帮新任帮主乔峰继位,我们明教需要派人去观礼。”

      闻言陈玄幽有些懵,他穿越到这个世界还不久,虽然对于这个世界有了初步的了解,但成为圣火使之前地位还不够高,权限还不够大,还接触不到明教的情报网,因此对于江湖上发生的事情不太了解。

      原来大名鼎鼎的乔峰才刚刚继位吗?

      不过回想起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也是基本操作吧。

      “昆仑总坛离得太远赶过去观礼已经来不及了。”

      “长江以北又是异族的地盘,圣教跟北方丐帮一直是抗击异族的急先锋,我们高层去太扎眼了。”

      丐帮分为南北丐帮,南丐帮陈玄幽还比较了解,离得比较近,现任帮主就是洪七公。

      “五散人倒是有资格去,但他们很忙,其他掌旗使,门主,坛主代表整个圣教又感觉差了一点意思。”

      “丐帮毕竟是天下第一大帮,南北丐帮合起来综合实力比我明教还要强一些。”

      “因此总坛考虑还是派你这个新任圣火使去比较合适,目标不大,身份符合。”

      “正好让各大势力见识一下我圣教圣火使的风采,岂不合适?”

      说到最后,殷天正难得的开了句玩笑,那种场合恐怕是大佬林立吧?

      “鹰王,您老就别打趣我了。”

      “我能有什么风采,那里肯定高手如云,我还生怕丢了圣教的脸面呢。”陈玄幽有些无奈道。

      “不用太过担心,大多数江湖门派对于异族都是怀有敌意的,或多或少而已。”

      “我们圣教没有派出高层,其他势力也基本上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中坚一辈。”

      “以你的实力再加上明教的面子只要不作死,安全性还是有所保障的。”

      “再说丐帮既然邀请了这么多武林同道,在其势力范围内肯定要尽力保障安全。”

      殷天正以为陈玄幽有些怕了,出声安慰道。

      陈玄幽其实根本不怕,危机,危机,危机中也有机遇,水混才好混水摸鱼,吸功大法就喜欢混乱。

      要是他能够像朱铁胆那样捡个大便宜,吸尽众多高手的内力,那简直爽得不能呼吸了。

      “好吧,那鹰王您推测哪些势力会被邀请呢?”

      “具体我怎么知道,料想都是名门正派,至少也得是名声比较好的。”

      明教就属于名声比较好的,但还称不上所谓的名门正派,因为人数太多,难免良莠不齐,败坏明教名声。

      “那鹰王,我可不可以一个人?”

      “一个人去?”殷天正白眉皱起。

      “一来这样目标小,我一个人做什么事都进退自如。”

      “二来也没有必要带江南地区的人去,想要撑场面或者做什么事完全可以调当地的分坛教众嘛。”

      “说得也有一些道理。”

      “长江以北是韦一笑那个家伙在管理,他的轻功天赋天下无双,身法也是变幻莫测,在异族地盘如鱼得水。”

      “你的寒冰绵掌练得相当不错,比那个家伙还好,他肯定很欣赏你,想必已经打好招呼了。”

      “当年他将寒冰绵掌贡献出来,结果把教众两个天姿还过得去的教众给练死了。”

      “虽然那家伙不说,但老夫还是看出他内心还是有些介怀的,如今你横空出世,心中的那点小疙瘩想必消失了。”

      “好吧,我支持你。”

      陈玄幽闻言苦笑道:“鹰王您老就别抬举我了,再抬举我就要膨胀了。”

      “蝠王的寒冰绵掌造诣绝对比我强,只不过受到早年暗伤的拖累,否则很可能已经圆满了。”

      “哈哈哈……他修炼多久你又修炼多久?”

      “算了,不说了,谦虚不是什么坏事。”

      “今晚上陪我吃顿饭,好好聊聊,野王,素素都出去了,咱们不醉不归。”

      “后天一早你就出发吧。”

      “行,您老发话,一定奉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