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冠免费观看完整版

      黑市的存在是要求外门弟子们对长老们保密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大家的生活更美好/获取更多修炼资源/改善伙食(重点号),万一让长老们破坏了,大家短暂的幸福生活怕是就要破灭了。

      自打知道了归一门外门弟子的苦恼后,白翎就产生了拯救归一门外门弟子/迫害归一门/收利息的伟大理想。

      白翎打着小梅的名义,加入了黑市的交易队列中。

      先是放出少量的现金换取了贡献点,现金很快被兑换走,当然是高价者优先。

      然后逐渐增加现金的兑换量,白翎是有不少钱的,至少在外面吃一顿好的要不了多少钱,只是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归一门人数众多。

      所以白翎联系了奇人村的书店老板们,让他们派人帮自己去临近的城市去收取稿费,当然是打算付钱的,但是书店老板们则大手一挥,不要,只要白翎能抽空搞一下签字售书就行,然后还询问着白翎是不是缺钱了,表示很愿意提前预支稿费云云……

      接着就是不断提高着归一门外门黑市的现金兑换量。

      外门弟子们很快就发现了黑市出现了大量可兑换的现金,不过数量依旧有限,于是乎外门弟子们掀起了“打工狂潮”,除了做饭之外,连挑粪都被抢着做了。门内长老也发现了异样,但却又找不到什么原因,毕竟大家全部都瞒着长老们呢。

      本来即使是贡献度多的人也最多半个月享受一下美食,结果三个月不到,已经有人做到了三天出去一趟的地步。

      日子一天天逼近外门大比/月考,众天才们过着白天打工,夜里修炼的日子,一天只睡两、三小时的大有人在,藏书阁开始没人去了,长老们的轮流授课也变成了比赛“怎样坐着偷睡觉不被长老发现”,甚至有人拿着攻略开始在黑市卖,还有人开始做起了托,就是坐在比较前排的位置帮后面的人遮挡,等长老上前查看时,又冒风险弄出很大动静惊醒所有人,收费是每堂课上课前每人上缴一点贡献度,如果有人拒交,他们就拒绝坐到前排。不过大多会出现有人代交,然后出现下课后小树林不可描述的画面。毕竟要的贡献度很少很少,还是可以接受的。

      终于到了大比/月考的日子,内门来了几个长老做着观战/保护等工作,看着外门弟子一个个拼命战斗,都拿出不死不休的劲头了,长老们甚至欣慰,不过受伤弟子的医药费是宗门出的,而且今年受伤严重的弟子好像有点多啊。

      到手一大笔贡献度的人欢天喜地去黑市兑换现金,结果发现黑市今天没有现金可以兑换……本没得到积分的人哀嚎一片,现在得到积分的人也在哀嚎,一个个打听着之前拿出大量现金的是谁。

      小梅在宗门超级低调的,实力差,修炼天赋低,又没有拼命“打工”……好吧,现在在打工,被白翎呼来唤去,不仅拆了土床,还一遍遍改造着卧房的布局,奈何白翎一直不满意,就一直搬来搬去,没办法,地方太小了。

      现在她一下子变成了“热搜”,只要点击就能看见有人询问这个“小梅”是谁,大家只见过拿着现金去黑市的白翎,看见了小梅又觉得不太像。

      后来有人真认出了白翎,一口咬定她就是小梅,上前询问。白翎也不辩解,只是说资金链断裂/钱花光了。当然她的钱有的是,收稿费都收到了奇人村三环/三圈的城市。不过介于钱够花了,白翎就没再继续往外收。作为帮忙代收稿费的代价,白翎让书店老板们收拾出了书店的二楼或者空房间,然后进行签字售书和握手会。本来已经做得很隐秘了,但消息还是往外渗出,一些离得近的城市的书迷亲自来奇人村参加活动。奇人村很快恢复到了之前的繁华程度。

      白翎就这么饿了整个外门弟子一个月。这些外门弟子的嘴都养刁了,当初他们刚来归一门时,手上还有着不少现金,就那样,他们也用了近一年时间才适应了归一门的饭菜。他们感觉自己又要重新开始了,而且问题是现在他们还没有现金,只能强行适应,痛苦程度是之前的好几倍。贡献度兑换现金的比例越来越高,已经有人考虑着认真学做菜了,至少做到能吃的地步。

      白翎又开始拿出现金兑换贡献度了,她开心地收割了一波韭菜,然后不断增加着兑换现金的数量。

      这次大家都学精了,一个个都担心白翎又什么时候资金链断裂。有人认为应该囤积大量贡献度,避免到时候兑换不到现金;有人认为应该囤积大量现金,等到时候可以换取大量贡献度,然后细水长流;有人觉得应该深谋远虑一点,开始考虑认真学习做菜,并付出行动;不过尴尬的是就是没有人觉得,向长老们申请为归一门专门招几个厨子,因为很久以前有人提过,被长老们拒绝了,就再也没有人敢提这事了。

      白翎的身份也很快被挖了出来,一个给宗门搭钱进来的杂役?白幻芊?名字倒挺唯美的,但是总觉得有点别嘴的样子,好像还有点奇怪,幻芊,幻芊。

      一个杂役弄得他们本来平静的苦日子过到现在这般辛苦打工,夜不能寐,提心吊胆……

      有人感慨多亏了白翎的大量现金,让他们过上现在的美好但不幸福的生活。

      有人暗骂要不是白翎的突然加入,也不会害得他们连去藏书阁读书的时间都没有了。

      真称得上是归一门历史上最恶劣的杂役。

      虽然归一门全部历史上也没有过多少杂役。

      白翎计算着自己手头的贡献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