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

      迫于投票阶段的规则限制,曲竹现在必须得先返回房间,那药粉他是不准备带走了,反正也没多大的用处,索性放回原位静观其变。

      硬纸袋的形状他是将之完美还原成了最初的模样,然后再整了整尸体的姿势,确认与一开始一般无二后,他才起身离开了逐放室。

      此时另一端墙上的表面显示,距离该阶段结束还剩下最后30秒的时间,估摸了下回房间的路程最多只需要十五秒,曲竹又是相当嚣张地对着一众摄像孔伸了个懒腰,哈欠撑得嘴老大,整个人从手到脚都肆无忌惮地洋溢着一股懈怠的气息。

      “欸,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的,还是明哲保身最重要。”

      放下手臂,曲竹装模作样地自言自语道。

      显然,他说这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误导场外观众对他的判断。

      他需要为自己先前的行为编造出一个合理的愚蠢解释,让大家都认为他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以此来避免自己的支持率快速攀升。

      “如果能有时间躺下来睡一觉就舒服了。”

      嘴中逼逼叨叨地念着屁话,曲竹回到B房间并关上了房门,而后又过了几秒钟,倒计时彻底结束,广播声如约响起,送来了新一轮自由活动开始的通知以及出人意料的投票结果。

      “本轮无人投票。”

      曲竹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没人投票?

      这怎么可能!

      他实在是难以相信第三轮的投票结果会是这样。

      难不成外面几人在上一轮的自由活动阶段又达成了某种协商?

      对于内心满满的疑惑,曲竹现在是完全不加掩饰地将之展露在了脸上,他倒也不怕自己之前在其它参与者眼中辛苦建立的人设崩塌,毕竟无论换做是谁,面对这种明显反常的情况,表现出诧异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需要这份真实感,尽管这的的确确不是他演出来的。

      再次开门走出房间,曲竹发现其他人也都已经走了出来,几人互相之间虽均隔有一段安全距离,但仔细留意下便能发现,四人的站位已然划分出了两道隐形的阵线。

      偏左方位以寸头为首,瘦弱青年站在距离他右臂大概2米远的位置上,从其将非惯用侧左侧及容易遭受偷袭的后背倾向前者的行为便能看出,两人之间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合作;而偏右方位的光头与马尾辫女生虽在站位上没表露出明显的依靠,但二人统一的朝向且皆呈现出防御姿态的整齐举动足以证明,这两人目前也暂时建立起了合作的关系。

      都已经发展到阵营抗衡的局面了吗……

      曲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惊了。

      上一轮缩回房间后,他似乎错过了一个亿。

      看了看寸头这边又望了望光头那边,曲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僵局,但所幸呈现对峙状态的两组人也没准备一直这样耗着,看见曲竹出来,相距他最近的瘦弱青年是率先开口调侃道:“很惊讶对吧?”

      曲竹微微愣了一下,当然这是他有意装出来的,然后才像突然回过神一般,触电似地点了点头:“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他明知故问道,“咱不是说好一起合作吗?”

      “合作?合作个屁!”对面的光头冲地上啐了一口,顶上灯光反射出他手中刀刃的寒芒,“你别再听对面那俩瞎逼逼了,上把说的话就图个乐呵,两个骗子,要不是我之前反应快,现在早就被他俩给弄死了!”

      “蛤?怎么个情况?”

      “一点小冲突罢了。”寸头撇了撇嘴,他的表情此刻已经重新回到了游戏刚开始时的那种淡然,“不过对面这位下手挺狠毒的,如果不是我刻意防范,被刀捅伤的部位就不是肋部了。”说着他还故意侧了侧身子,向曲竹展示了下他经过衣物布料简单包扎的伤口,“你瞧,这力道,显然没打算留我活路。”

      “你个瘪犊子玩意儿!”光头气得脏话都飙出来了,“事儿是你挑起的,要不是你想对这女生动手动脚,我特么会捅你?!”

      “额……”

      听了老半天,终于是听见了个细节,眼瞅着寸头并没有否认,曲竹的心中已经大致还原出了之前整个事件的起因及经过,好奇心得以满足后,他也不打算继续于此深究下去了,装作“劝解”应付了两句,他将话题转移到了另一个他所在意的点。

      “内个……既然你们之间关系都已经这样了,那为什么上一轮……”

      “好奇我们为什么没有互相票对方,对吧?”瘦弱青年抢先一步抢占了曲竹的台词,微眯的眼缝给人一种极其压抑的阴沉感,“那是因为我们都不傻。”他嘴巴咧了咧,那表情应该算是在笑,“这显而易见就是场外那些家伙们期待我们做出的行为,而你,难不成愿意当这些人手中的提线木偶?”

      看着曲竹满脸的“疑惑”(当然,这也是前者故意装出来的),寸头接过瘦弱青年的话茬继续解释道:“我知道,既然我们都来这儿了,看得最重的东西自然是钱,不过我还是想说,此时距离游戏结束还早得很,我并不觉得这么快把你们都玩死了我就一定能有命拿到这笔钱,如果最后剩下的卡片不是水源卡,那我还不是得浪费大量钱去购买物资,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现在仁慈一点,如果后面真没法合作下去了,那再翻脸也不迟。”

      “我呸!满嘴屁话的傻x!劳资刚才就该把你票出去!”

      “那你下轮就票我吧。”寸头耸了耸肩,满脸不在意地说道,“不过既然你刚才那轮没票我,就说明你同我预料中一样也清楚目前的状况,迅速减员是大家都不乐意看见的,除非你有信心一轮把咱所有人都弄死,否则就等着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吧。”

      “哼,你以为我不敢吗?”

      “那你就试试呗。”瘦弱青年撅了撅嘴,“投票驱逐一轮只能票出去一个人,而一旦你真这样做打破了平衡,我相信剩下的几人肯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至少我自己,就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