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天堂男人2019

      “不过我虽然没见到那邪祟,但是那邪祟确实厉害,紧紧只是一点威势就压的我喘不过起来,差点憋死在里面。”无心说道。

      “就这样,我才决定先上来,如果晚一步你们怕是就见不到我了。”

      “还威势,喘不过气来,你倒是喘一个给我看看,水里能喘吗?尽胡说。”王奂站在一旁也不说话,看着无心在那表演,他到要看看无心要放什么幺蛾子。

      不过别说无心的演技确实好,动作,表情,语言,没有丝毫破绽。

      但是却骗不到王奂,但是却把一旁的顾玄武和月牙骗得一愣一愣的。

      接着无心就把他在下面的“经历”完全复述了一遍。

      经过他艺术加工后的经历,井内变成了龙潭虎穴,地狱深渊,十八层地狱,危险重重,而他变成了一个英雄,勇闯敌窝,虽没遇到邪祟,但是却已经隔空对峙了一番。

      “戒痴师傅,现在怎么办?”顾玄武抬起头问道。

      无心一边擦拭身子,一边望着王奂。

      “你们别这样看着小僧,小僧也没办法。”王奂直摇头。

      紧接着他又把目光投向无心,期待无心会有什么高论。

      谁知道无心摆了摆了手然后做了一个,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哎!”顾玄武猛地拍了一下大腿,然后哭骂道:“这一百年前的事儿关我屁事,怎么就还赖上我了?”

      “大人,你不知道,这妖怪邪祟最是喜欢身体强壮的,吃起来才有嚼头。”无心严肃的说道。说完还一巴掌拍到顾玄武结实胸上,暗有所指。

      “法师,别开玩笑,你刚才还说我杀气重等闲邪祟近不了身的?怎么这会儿又变成喜欢吃我了?”顾玄武额头发汗,有点紧张。

      “那是刚才,谁知道这邪祟这么凶,所以大人还是另请高明吧!我怕是无福消受那一千大洋咯。”

      说完便假模假样的开始收拾脱下来衣物。

      顾玄武立马拦住他问道:“法师,你这是干什么啊?这邪祟还没除呢?”

      “邪祟?还除什么邪祟,没被它把我们除了就不错了,现在不走,等下邪祟再出来就走不了。”无心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是,那我怎么办,戒痴师傅,你快帮着劝劝。”

      “妹子,快,跟我走。”无心拖着月牙就准备往外走。

      “顾大人,听我的,快走,这宅子不能待了。”无心回头说道。

      说完又拉着月牙“着急忙慌”的往外赶。

      “法师,法师,你听我说,听我说,加钱,我加钱。”

      “只要你把这邪祟除了,两千大洋。”

      无心停下脚步回头为难的说道:“大人,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没有办法啊!这钱,我怕我有命赚没命花啊!”

      说完,便加快了速度。

      “法师,法师!”顾玄武,接着喊道。

      “三千大洋!”

      “四千大洋!”

      “五千大洋!”

      可是无心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眼见无心就要出了后院。

      顾玄武心一狠大声喊道:“法师,法师,你留步,留步,我再加,一万……”

      “顾施主,顾施主,冷静,冷静。”王奂连忙拦下顾玄武,不让他说出“大洋”二字。

      “一万大洋,小僧给你除了,就不必叨扰无心师兄了。”王奂扶着已经被无心吓的身子都软了的顾玄武。

      到了这时王奂如何还看不懂无心表演的意思,使劲的夸大兼吓唬顾玄武,达到增加报酬的目的。

      一开始王奂还觉得无心挺聪明的,可是随着顾玄武越喊越高,他动心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对,戒痴师傅,你可一定要救救我。这事真的不关我事。”顾玄武抓着王奂的手着急的说道,他怕王奂也走了。

      “一百年的事儿,那会儿我爷爷还没出生啦?冤有头债有主,那邪祟报不到我身上,报不到我身上啊~”

      “顾施主别怕,没有师兄说的那么悬乎。”王奂也没有对顾玄武解释,只是稍稍安抚,因为必要的吓唬还是有用的。

      无心的一番话帮了王奂的大忙了。

      “顾施主,这邪祟小僧一定帮你除了,不过先说好,小僧绝对不是贪图你的“一万大洋”,而是觉得大人你实在是无辜的紧。”王奂双手合十的说道。

      “那当然,这一万大洋就是顾某捐给佛门的,绝对不会破了法师的修行。”顾玄武回道。

      “顾大人能如此理解,小僧不甚感激。”王奂笑着说道。

      本来王奂也不想,可奈何钱帛动人心。

      就算王奂现在踏上了修行之路,可他上辈子加上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

      不过也不能怪他,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几个人能抵住钱财的诱惑,多见见,见多了也就有了抵抗力。

      干了这一票,未来数个世界,他就又能恢复到视钱财如粪土的高尚之境界,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走,我们坐着商量。”王奂扶着顾玄武说道。

      “多谢戒痴师傅。”顾玄武假模假样的说道。

      这反应了过来,顾玄武突然有点感觉被耍了的意思。

      刚才就是被无心吓唬住了,话赶话赶上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无心走了出去,一万大洋就那么着急的喊出了口。

      现在才突然想到,旁边还站着一位戒痴师傅。

      所以无心走了也没关系。

      主要还是王奂不说话,存在感有点低的原因,再加上被无心那么一吓唬,给人的感觉就像除妖非他不可。

      “我怎么就是没想到呢?嘴这么欠。”顾玄武皱着眉头,直想抽自己的脸。

      本来一千大洋就能干的事情,硬是在他一声声的加价中变成了一万大洋。

      我可真是个砍价小能手。

      “法师,这一万大洋能不能少点?”

      “少点倒是少点,不过如果大人想再给一点,也可以。”

      “不是,戒痴师傅,我说的是这一万大洋实在太多了,我这一时也拿不出……”

      “法师,法师,你别走啊,可以商量,还可以商量。”顾玄武急忙拦到,按住背篓不准让王奂走。

      “顾大人,你要知道,这一万大洋不是小僧要拿,若是只有小僧一人,小僧大可不要一分就把邪祟除了,可这是小僧准备拿来赈济灾民的,你连灾民的钱都要拿,亏小僧还认为顾大人刚正爱民,是小僧看错你了,再说这也算大人积德,怎么说话不算数呢?”王奂一脸痛心的说道。

      顾玄武急忙解释道:“不是,法师,你误会了,这救济灾民当然可以,我的意思是这一万大洋给当然要给,但是我看法师生活清苦,所以法师可以自己留一部分,我是这个意思法师不要误会了。”

      “大人不必多说,大人既然不相信小僧,小僧走便是,何必如此侮辱小僧,小僧出家之人以慈悲为怀,视钱财如粪土,如何能贪图赈灾之款。”王奂情绪激动的说道。

      顾玄武见王奂一脸不说明白就死在这里的表情,又立马解释道:“法师说笑了,说笑了,顾某只是与法师开个玩笑,这一万大洋当然原原本本都用在灾民身上。”

      “哼!”

      王奂大手一挥,僧衣撞击声响起。

      “顾大人,这种玩笑还是不开的好~”

      ………………

      宅邸门口。

      “无心,他真会追出来吗?一万大洋是不是太多了,按我说一千大洋够了,见好就收吧!”

      “放心,一准追出来。”

      “记住别回头,往前走。”无心急忙拦住要往后看的月牙说道。

      两人坚定的往前走着,很快就走过大门,他们还沉浸在“一万大洋”的美梦里还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早已经被王奂截了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