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各种性器折磨的小说

      晚风带着丝丝的冷气,从窗户中窜了进来。

      皎洁的月光被朵朵乌云遮住了半边的圆盘,虽然有着灯光闪烁。

      气氛变的有些阴森了起来……

      ‘啊啾’

      望月星擦了擦鼻头,自己穿的还算是厚实的。但是架不住这气温下降的快啊,霓虹的天气就是这样阴晴不定。

      脸上化的妆容也让他感觉非常的奇怪,他也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脸上打上这么多的粉底,整个人看上去苍白无比,气质都变的阴郁了。

      皮肤上贴着的道具也是让望月星感觉有些不习惯,但也不能取下来。为了节目效果,今晚他就是那只‘鬼’。

      节目组还很贴心的给他发了把刀,还是蝴蝶刀,看刀上的划痕,老爱好者了。

      还教了他最简单的几招出刀收刀,只能用专业来形容了。但是……你都装成鬼了,真的会有人在意你甩的刀吗?难道不是撒腿就跑吗?

      “要Positive!”

      声音远远的传来,望月星不禁捂着了自己的脸颊。

      自己选择来吓她们,也是挺傻的。

      ‘碰,咔啦’

      外面传来了翻找的声音,估计是在找CD。

      望月星紧了紧身上的血衣,向外走去,已经有些腐化的木板嘎吱作响。

      “有人有人!”白石麻衣大叫着,拖着高山一実往后走去。

      “谁?是谁?!”中田花奈紧闭着双眼贴着白石麻衣的后背。

      高山一実瞪大了双眼,手上的手电往望月星这里照来。

      “你们在干什么?”望月星压低声音问道。

      “望……望月桑?”高山一実皱着眉头,手轻轻的捂着自己的嘴唇,小声的问道。

      “是我,怎么了?你们在干什么?”望月星向前一步,在木板上发出一声声响。

      高山一実往后一退,眼神中依旧保持着警惕。随着望月星的逼近,几个人也缓缓的后退着。

      可中田花奈是闭着眼睛的,后退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了。

      “哇!”连带着白石麻衣被拖到了地上,高山一実也是脚下一滑,被绊倒在地上。

      三个人顿时惊慌的背对着望月星往外面爬着……

      望月星看着三个连体婴,摔倒,转身,爬行。动作一气喝成,整齐划一,望月星点了点头,这应该算是有凝聚力的表现吧。

      这么想着,轻轻的一个侧步,闪到了一边,消失在了夜幕中。

      三个人爬行了一会,还踉跄的摔倒了一次,然后抱在一起看着自己的身后。

      “望月……望月桑呢?”白石麻衣对着高山一実问道。

      高山一実摇着头,也是有些惊慌,“不知道,刚还在这里看见了。”

      “呐~别吓我啊!”中田花奈大声的说道。

      另一边,望月星换下自己的衣服,带上兜帽和口罩缓缓的走到了在外面等候的人群之中。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又听到了惨叫声?”望月星对着一行人问道。

      “不知道,高山她们进去试胆了。”若月佑美回答道。

      “哇,叫的好像很惨的样子,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樱井玲香有些担心的问着。

      一旁的松村沙友理淡定的摆了摆手,“肯定没事的,节目组不会害我们的……大概。”

      “望月桑为什么要带着口罩呢?”深川麻衣盯着望月星问道。

      望月星一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我冷啊,又不跟你们一样体质好。”

      “真是的,走了,注意安全。”叮嘱了一番之后,望月星抽身离开了。

      深川麻衣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但很快注意力被冲出门的三个人吸引了过去。

      “怎么了样了麻一样,里面有什么?”斉藤优里快声的问道。

      “望……望月桑!里面刚看见了望月桑!”高山一実喘着气回道。

      “……”

      场面无言了起来……

      “怎……怎么了?”诡异的气氛让白石麻衣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

      “望月桑……刚刚才走哦。”若月优美指着望月星离开的方向说道。

      “诶?”高山一実发出一声惊疑的声音。

      “可是……我刚刚确实是看见望月桑了啊!脸色苍白苍白的,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高山一実解释着。

      中田花奈皱起了眉头,“确实,还跟我们说话了。”

      “不要吓我们了啊!”樱井玲香后退一个小身位缩到了若月佑美的背后。

      深川麻衣的脸色也变了变,刚才的肯定是望月星,这点她可以肯定。这个时候高山一実是不会骗人的,深川麻衣也相信她,那就说明里面还有一个望月星……

      ……

      望月星又将身上的衣服换了回去,光速补了补脸上的粉底,他都要怀疑,要卡粉了。

      转身捏上staff准备好的血包,将不知道是什么血涂到了自己的手臂上。手臂上也被挂上一个小的道具血包。

      这个到时候轻轻用刀一挑就破了,没开封的刀都可以。

      在二楼,轻轻的躲到了走廊尽头的假人的后面,等待着。

      若月佑美是真的强,望月星才准备好没多久,她就带着深川麻衣和樱井玲香走到了二楼。

      抬手将头上的兜帽带上,整个人除了苍白的脸色之外,完全的融入了黑暗之中。

      “有两个抽屉。”

      “有愿意去的人吗?”

      “不行,不行,不行,好可怕……”

      随着小队长怂怂的声音,单人的计划肯定是行不通了。

      最终决定还是三个人一起进去……

      看见三个人去都进去之后,望月星呼出一口沉气,轻步走到了房间的门口,一个健步闪了过去,堵住了下楼的位置。

      同时摄影机的staff桑也悄悄的离开了,动作很快,很轻盈。

      望月星看了都说好,不亏是索尼的staff,没点真功夫都进不来。

      “玲香?”若月佑美惊讶的看着这个正在后退的女孩。

      “我要跟staff在一起……”樱井玲香乖乖在门口站着,转头寻找着staff。

      “……”

      “staff呢?”深川麻衣指着门口说道。

      突然起来的空荡荡的感觉,给了三个人极其不好的感觉。

      没有staff的大腿可以抱,樱井玲香顺势小跑到了深川麻衣的身旁,整个人怂的不行。

      “现在……怎么办?”若有优美打了一个寒颤。

      “姑且……先找到CD吧?”深川麻衣拉住樱井玲香的手,拉的跟近了一些。

      蹲下去,轻轻的翻了一下抽屉,很快就找到了CD。

      三个人靠在一块,缓缓的向着门外走去。没有staff,可以说三个人的恐惧成倍的往上翻着。

      樱井玲香的小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微微的颤抖着。深川麻衣轻轻的抱着她,可以做可以让两个人都安心一些。

      若月优美依旧在前面领路,走了出去。

      转身看向下楼的位置……

      望月星看到三个人看向这边,抬手将头上的兜帽取了下来。

      “望月桑?”若月佑美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啊……是我,你们……在干什么?”望月星声音沙哑的问道。

      这沙哑的声音一出,三个人就傻眼了,加上望月星182的身高优势,压迫感属实有点强。

      刚刚还不是这样的,那么面前的这个人……

      “你在流血哦。”若月优美伸手护着身后的两个人,缓缓的后退着。

      “啊,你说这个啊。”望月星将手上的血迹给三个女孩看。

      不经意的露出手上的刀,轻轻的在手袖上勾了一下。大量的鲜血带着血腥味,顺着他的手臂往下流淌着,流到了手指,滴落在地上。

      就像是在自己的身上划了一刀一样,深川麻衣三个人已经看傻眼了,血腥味扑面而来,让这几个女孩有些腿软。

      “他不是望月桑……衣服不对。”樱井玲香小声的说道,这个时候她的观察力到是拉满了。

      没有理睬樱井玲香的话,望月星用刀背在手上沾了沾血迹,递向若月。

      “这是……番茄酱哦,很好吃的哦……你们……”

      “要吃吗?”

      说完望月星往前一踏,在木板上发出碰的一声。

      “跑!”若月佑美一声大喊,三个人失措的发出大叫声,往身后奔跑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跑啊!”望月星十分凄惨的大喊道。

      怨恨犀利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三个女孩更加的惊慌失措了……

      然而,三个女孩跑了之后,望月星连一步都没有动过。

      转眼间三个女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个房间里去了。

      “找一下吧。”耳机里传出来监督的声音。

      望月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几个孩子是被吓到了,聪明的话,反应快一点,应该能看的出来破绽。

      看出来,肯定就没有事情了,就怕真被吓到了脑子转不过来。

      不过监督应该也是有把握的,毕竟到处都是隐摄摄像头,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肯定是会说的。

      望月星想了想,轻轻的躲在了走廊里的黑暗之中……

      深川麻衣有些惊魂不定的蹲在门边,小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刚刚若月佑美拉着樱井玲香不知道进了哪个房间。

      自己也是随便钻进了一个房间里面……

      她现在感觉自己的心跳非常的快,都要跳出来了。

      尤其是外面安静的感觉,加剧了自己内心中的恐惧。

      “怎么了?你在干什么?”望月星看着蹲在门边上正在瑟瑟发抖的一小只,问道。

      声音是恢复正常的了,身上的衣服被拖掉了,手臂被护袖给遮了起来。

      “哇。”深川麻衣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望月星装作也是有些惊愕的样子,就站在门口,盯着她看着。

      “衣服是正常的……”深川麻衣确认着。

      当然是真的望月星,毕竟假的也是自己扮的。

      深川麻衣确认到这一点之后,安全感扑面而来。小眼睛红红的,已经有水幕在眼前浮现了。

      “怖い”深川麻衣软软的喊道,向着望月星小跑过去,一把抓住了望月星的手。

      可这一抓,她就呆滞住了。

      惊愕的看着手上沾到的血迹……黏腻的感觉,已经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

      望月星轻轻的一笑,配合着苍白的脸颊,低声附在深川麻衣的耳边。

      “要喝吗?”

      “啊!”

      深川麻衣猛的一推,将望月星用力的推向了门外。

      自己则是腿一软,倒在了地上,不断的后退着,缩到了墙角。

      “别过来……”

      粉色的裙裤上粘上了灰尘,裸露出来的浑圆优美的大腿上也有着一片片的灰尘。看着女孩眼角夺眶而出的眼泪,望月星也是暗道一声不好,玩过头了。

      向前走去,想要安慰一下女孩,说出事情的真相。

      “别碰她啊!”随着一声大喊声,不知道什么从背后狠狠的砸向了望月星。

      一声清脆的碰撞的声音,好听就是好头。望月星捂着脑袋倒在了一边……

      乘着这个功夫若月优美拉着深川麻衣和樱井玲香小跑着跑向了楼梯,消失在望月星的面前。

      看到成员消失之后,藏着的staff缓缓的走了出来。对着望月星采访着。

      “没事吧?望月桑?”

      望月星捂着自己的头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得亏是她力气不大,不然我就交代了!”

      “那有什么感想吗?”

      “没有,我都把成员弄哭了,还感想?走啦!”

      得走了,不回去掩饰一下,以后成员看到自己都怕!

      反正最后一组也不用自己吓,老团结了。

      从小门直接离开,路过院子,里面的成员正在安慰着哭泣的深川麻衣。

      事后道歉都可以,至少现在得掩饰一下。

      望月星直接跑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开始处理起自己妆容。

      ……

      “那真的是望月桑吗?”松村沙友理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按照她的认知,望月星这么宠成员,怎么可能会把成员弄哭呢?当然是不会,除非他玩过头了。

      “不知道……反正是望月桑的样子。”若月佑美说着。

      樱井玲香依旧缩着,有些惊魂未定的感觉。

      “好了没事了麦麦,已经没事了哦。”伊藤万理华安慰着这个止不住泪的女孩。

      一通混乱的说辞之后,一行人决定,直接去找望月星!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当然顶着巨大的压力,松村沙友理三个人还是得去找CD一趟。最后谁会出不来,那就另一说了。

      六个女孩敲响了望月星的门。

      深川麻衣缩在正中间,看着门口。

      ‘咔嚓’门被推开了。望月星穿着简单衣服,头发上的水都没有擦干净,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散发着热气。

      “怎么了?”望月星皱着眉头问道。

      一边问着一边观察着深川麻衣的动静,看见望月星出来,深川麻衣很明显的送了一口气。但随即,脸色一白,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又缩到了白石麻衣的身后。

      “啊诺,望月桑你是一直在里面吗?”高山一実问道。

      望月星皱了皱眉,“是啊怎么了?”

      听到这话,一行人反而变的犹犹豫豫了起来。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怎么了怎么了?哭了?”望月星看向深川麻衣,轻步向着她走了过去。

      几个人自觉的给他分开一条路,让他走到深川麻衣的身边。

      深川麻衣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人,浑身一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望月星也是浑身一僵,被定在了原地。你……后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啊,望月桑,不好意思啊,打扰了,她晚上被吓到了,现在状态不是很好,您早点休息啊,我们就先回去了。”

      中田花奈走出来,打着圆场。

      “那……好吧,你们录制完也早点休息。”望月星说着,退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看着一行人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玩大了玩大了!麦麦都害怕自己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望月星扑在自己的床上,也不管湿漉漉的头发,忧愁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