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女H版在线观看

      这可怎么办啊,双方都在犯愁呢,就听到他说,三哥,你等一会儿。

      接着我就听到电话那头他喊来了一个同事,问了半天,才告诉我先坐几路车到哪里下,然后又顺着什么路朝哪个方向走,到了什么路口再朝哪里拐,最后看到红绿灯后再怎么走怎么走......

      一下子说了这么多,我也记不住啊,赶忙让他稍等,我拿出纸笔,简单的记了一下,然后按照他的提示,一路前行。下了车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后,下午才升起的对深圳的这种“天堂”般的感觉从我走进蛇口那片荒凉的工地,就开始慢慢褪色,并很快就体验到了因遭人恨才被送到深圳的感觉!

      天已经黑下来了,我像个没头苍蝇一样,逮着一个人就问,遇到一个人就打听,按照他们的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的指示,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前曲楼拐弯的走着,经过一片棚户区的时候,面对着四通八达的小路,我停住了脚步,这下坏了,到底该走哪条路呢?

      正在我疑惑不安的时候,忽然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个影影绰绰的人在冲我这边张望,我刚想开口问问呢,那边随之传来一声,是三哥吗?

      我一听是邹枫的声音,连忙答道,邹枫,是我。

      两个人影相向跑了起来,甫一见面,立马就激动的勾肩搭背起来,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又见面了,这么快在深圳见面了。原来邹枫也知道这一片地形比较复杂,怕我找不到,便提早迎了过来,算这小子聪明,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二话没说,邹枫就带着我去了附近不远处的一个简陋的摊点,每人吃了一份米粉,然后回到了他的宿舍。

      呵呵呵,说是宿舍,其实就是个简易的工棚,面积不大,有几张上下铺的铁架子床。进去后才发现,其实里面已经很挤了,住了起码有十几个人吧,可能是床铺不够吧,还有的人直接就在地上躺着休息呢。加上我的到来,房子就变得更加拥挤了!

      邹枫在这里的工作是做测量,具体的我也不大懂。刚刚在外面灯光昏暗,没有注意,现在到了灯光下一看,乖乖,才一个来月没有见,他就黑了很多,像换了一层皮似的。

      他说,三哥,我和你们不一样啊,天天在工地上晒能不黑吗?我刚来的时候,第一天去上班,看到别的同事一个个裹得那么严实,我还不理解,心想,这么热的天还长衣长裤,热不死人啊?

      于是,他就自顾自的只穿了件短袖T恤,大裤头,也没有带帽子就开工了。结果一天下来,没到傍晚呢,就感觉到头上发麻,背上也发麻,有种出疹子的感觉,噼里啪啦乱炸的声音不时响起在耳边。晚上洗澡时候,一搓澡,竟然脱了一层皮,又痛又痒,想挠又不敢挠。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了南方太阳的威力,同时也深感深圳的世态炎凉啊,那么多的同事,竟然没有一个人提醒一下他这个新人说,嘿,兄弟,在这里不能穿得这么少去上班奥。

      哎,出门在外,万事靠自己,很多东西也只能自己多长点心,去琢磨,去总结了啊。

      我记得他是跟他堂爷爷来的啊,他堂爷爷可大小也算是个领导啊,应该不会也这里吧?再怎么说也是老乡,要不要去拜访一下呢?邹枫说,不用,不用。原来,他堂爷爷今天去珠海工地了,后天才能回来。

      说起为什么不去和他堂爷爷一起去住单人宿舍,邹枫说这是他堂爷爷的意思,说虽然他们爷俩有着这层关系,可是既然你选择做了这一行,就不要怕吃苦,就要和其他的工程人员一样,住在一起,吃在一起,不能搞特殊,这样才能学到东西,当然了,他是有这个权利能给邹枫提供更好的环境......

      显然,邹枫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对他堂爷爷的一片苦心也是非常理解的,于是,便坦然接受了堂爷爷的安排。

      邹枫的那个床很小,估计也只有80公分宽,根本挤不开两个人。我说,这样吧,我打个地铺吧。邹枫死活不愿意,硬把我给推到了床上去睡,自己从床底下拿出了一卷凉席,说,三哥,你看,我早有准备。

      说着又到外面拿来了两张纸皮,往地上一铺,地铺搞定。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他被咬得一身包,正在擦花露水呢。

      我那个愧疚啊,自己来住了一晚上,结果却给兄弟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邹枫说,哎呀,三哥,咱又不是女孩子,咬几个包算什么啊?晚上就消了,你能来找我,我心里其实高兴着呢,真的。

      我眼睛湿润了,啥也没有说,拍了拍他的肩膀。

      9点还要面试呢,邹枫8:00就要上岗了,我们俩又各吃了一晚米粉。离别前,邹枫特意叮嘱我有空再来找他,可是我怎么能好意思再去麻烦他呢,另外也是因为我后来没有在关内立足,又回去了龙岗,自然就有空来找他了。等到后来我进了关,想联络他的时候,他已经去珠海了,后来又辗转全国,渐渐的就很少有机会再见面了。

      进关这么多天,我见识了关内的繁华和魅力,可是,它不属于我,它属于有钱人,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一个飘零的孤雁,每天从这个区飞到那个区,穿越在这个既是天堂又是地狱的城市街头,看着这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为了生存,他们都在拼命的工作,过马路的时候经常让那穿梭如流的豪华轿车给堵住,连路都无法行走。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真的很失败,很狼狈,出来工作半年多了,现在居然还是一贫如洗,一无是处,自信心也跌到了低谷。

      眼看着口袋里的银子越来越少,连一张Offer都没有得到,内心不禁慌了起来,决定从现在开始,要节省每一分钱,准备打持久战!其实坐车,门票这些钱是不能省的,反而希望能多花一点,因为你花得多,才说明你有更多的机会去应聘,这样才有可能得到一份工作。

      那怎么省呢?只有从嘴里抠了。说起来,还是年轻力壮,身体好啊,为了省钱,常常会趁肯德基洗手间没有人的时候,打开自来水龙头,赶紧“咕咚咕咚“喝两口水来解渴,然后掏出包里的空瓶子装上一瓶水。午饭就省了吧,干脆早饭吃晚点,晚饭吃早点,一天两顿,搞定。

      说是饭,其实说出来都寒酸。每天早上,我经过翠湖路,就看到有人推着小车卖大菜包子,5毛钱一个,我就买上8个,一共四块钱。这大菜包,热的时候很好吃,很香啊,绝对的美味啊。但是我也舍不得一次吃完,还得留下四个放在包里当晚饭啊。为了怕包子散发出气味来,我就把塑料袋的口扎得死死的,然后再用一个塑料袋包得严严实实的,最后再用报纸包上,放在背包的最底下一层。

      可是你想想,那包子买的时候还是热气腾腾呢,塑料袋口一扎上,热气出不去,全部附着在包子上了。晚上吃的时候,包子已经又凉又硬了,而且经过一天的旅程,已经被压得奇形怪状了,皮也已经被水汽浸泡得七零八落了,简直认不出来还是个包子了。

      有的人说了,你咋不去加加热啊,呵呵呵,我也想呢,可是你想想我住在人家施工的工地里,哪里有条件加热啊?连热水都没有啊,只能就着之前在楼下装的自来水,把四个包子用力的“塞”下喉咙。

      早上被视若珍馐的包子,这个时候却难以下咽,真的是塞啊,不知道是真的噎了,还是触动了内心的那根脆弱的神经,眼泪直流。即使如此,也舍不得去外面吃一顿热饭。

      我还不敢在楼上吃,每次都是在楼下偷偷的吃完再上去,为什么呢?并不是说怕人家邓宙吃咱的包子,那怎么可能呢,他不是那种爱占便宜的人,我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啊。我怕的是,我回到楼上再吃的话,被邓宙看见了,他肯定不会让我天天吃这冷包子的。

      邓宙离家近,条件不错,他堂哥又在这里,所以他不存在省不省的问题,只要他看到了,绝对会拉着我一起出去吃饭,而且肯定还要请我。而这样的话,我既不好意思拒绝,又不愿意欠他的人情,实在是让我两难啊。

      如果自己花钱的话,一次两次可以,多了的话,我实在是舍不得那几块钱啊,我现在是有出无进,花一分就少一分,别说现在工作的事还虚无缥缈呢,就是找到了工作,也是个麻烦事,为什么呢?

      因为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关内的公司,基本上都是不包住的,那就是说我要自己找住处的,那就需要租金,押金,每天上班还要车费,这些需要多少,我现在虽然还没有个具体的数字,可是我心里知道这不会是一个小数目的,为了长久计,我现在必须要省,尽最大可能的省。

      所以,我还是每天在楼下吃完了再上去,等邓宙问起来的时候,我就拍着肚子说,已经吃过了。有时候实在拗不过邓宙,再加上有时候中午的时候确实饿得不行了,就把早上剩下的那四个包子给吃了,回到了鸿基苑的时候,自然就还没有吃晚饭,也就会跟着邓宙一起出去,七拐八拐的到附近一个小店吃上一碗6块钱的热气腾腾的牛肉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