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心的钻石3充值了多少钱

      没错,他也是穿越大军的一员,前世是一位中东暑假工,在中东地区因寡不敌众,最后力战而亡,穿越到这具同名同姓的身体上。

      发现自己穿越的时候,难免有些失神,但良好的心理素质使得陈玄幽很快就接受了现实,他并不是独生子,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都挺孝顺的,再加上他的遗产,足够让一家人衣食无忧了。

      尽管让父母承受丧子之痛,很是不孝,但事已至此,木已成舟,他也只能接受了,只希望前世的家人过得好。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陈玄幽已经基本搞清楚了这个世界,这是一个综武世界,武力比较高端的那种。

      他目前的身份是明教五行旗中洪水旗的一名最低级的伍长,有五个手下,不过原主得罪了人,因此手下一直没有拨过来,他现在只是光棍司令而已。

      在他穿越过来时,这个最强武仙系统也跟了过来,不过并没有觉醒,而是在他理清现状,准备借力打力,算计敌人时才觉醒了,奖励了一个礼包,发布了第一个名为复仇的任务。

      他的运气很不错,系统说礼包中的东西是随机的两样东西,他得到了吸功大法以及悲酥清风。

      “领取!”

      陈玄幽在心中默默念叨,话音一落,一股精纯而庞大的内力直接从头顶的百会穴灌入,静心凝神之下,大量的内力顺利的随着贯通的经脉汇集在下丹田之中,中丹田也留存了一部分,实力顿时大增,气息外泄而出使得正惊恐不已的同门都忍不住侧目。

      人身有上中下三丹田,三丹田并没有强弱之分,只有开辟难度之间的差别,三者各有神妙。

      上丹田叫泥丸,在头顶百会穴;中丹田叫绛宫,在胸部膻中穴,读dan;下丹田叫气海,在肚脐下三寸。

      “好了,正事办完了,该享受美餐了,刘公子在地下会寂寞的,你们去陪他们吧。”

      接着,陈玄幽无视同门的求饶声,哀嚎声,痛哭声,一个接一个的吸干,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吸干,只留下衣服等身外之物,有的人直接吓疯了,有的人吓晕了,还有的人反而被激起了血腥,疯狂的唾骂,诅咒起陈玄幽。

      不过不管他们有什么样的反应,都逃不了被吸干,死亡的命运,唯一的区别就是敢骂他的,陈玄幽会特意吸收得慢一点,痛苦的时间会延长不少,死得是相当痛苦。

      既然来到这个大江湖,那么就自然要快意恩仇,这些人助纣为虐的迫害原主,迫害他,死有余辜,他的心眼可不是很大。

      陈玄幽将九成九的东西全部丢下了悬崖,只留下一把折扇,这是刘云风标志性的东西,留下也许会有用。

      掩盖痕迹之后,陈玄幽并没有立即离开,先去将不远处的悲酥清风收起来,然然后随意的坐在地下,开始运功调息,实力骤然从不入流飙升到三流圆满,接近二流的地步,需要好好适应一下。

      半个时刻后,陈玄幽调息完毕,起身离开了,尽管没有修行什么好的轻功,但速度比起来时快了很多,以前是自行车,现在变成电动车了。

      ……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青山碧水,晚风轻抚,风景如画。

      赶到天黑之前,陈玄幽顺利的回到了洪水旗驻扎的洪水峰,无视那些有些异样的眼光,直奔自己的住处而去。

      他要回去好好消化一下,刘云风刘公子的武学还是要比他目前修炼的高级,高深的武学还没有从系统那里得到,只能讲究一下了。

      “站住!”

      忽然,一声颇为威严的喝止声在背后响起,听到这个声音,陈玄幽眉头就是一皱,不过转身过来时已经恢复了平静,双手抱拳行礼,不卑不亢道:“属下陈玄幽,见过刘副统领。”

      刘云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面容方正,看起来正气凛然的人,实际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此人完全是一个不要脸的匹夫。

      听到刘副统领四个字,刘云山眉头大皱,心中暗道:“这小杂种真是该死,如此没有眼力界,不知道老子最讨厌被人称为刘副统领吗?”

      不过他又不好反驳,他的确是副统领,而不是正统领,成为正统领一直是他的梦想之一,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心神不宁,烦躁不堪,再遇到讨厌的人和事,打定主意要找个借口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小子。

      陈玄幽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但双方都恨不得对方去死,如今实力大增,他也懒得像以前一样虚以委蛇了,直接暗中恶心对方一把。

      “听说玄幽你是我们洪水旗有名的少年俊杰,武功高强,今天且让我领教一番吧。”

      话音一落,刘云山也不管陈玄幽的反应,十分无耻的抢先出手,右掌泛起青黑色的光芒印向陈玄幽的胸膛,微弱的破空声响起,这是洪水旗招牌的掌法《黑水掌》,掌力浑厚且带毒。

      在教内,刘云山还不敢光明正大的杀人,但要是中了这一掌,铁定重伤,而且还要承受毒素的折磨,用心不可谓不歹毒!

      陈玄幽也不废话,实力已经够了,那就没有必要伏低做小了,运转内力,抬起右手,反手就是一掌迎了上去。

      看到陈玄幽不是躲避而是竟然不知死活的来对掌,刘云山顿时大喜,掌力暗中加大了两分,青黑色更浓,他要摧毁小杂种的经脉,断其习武根基。

      两掌相撞,砰,空气中响起一声闷响,刘云山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内力袭来,他的内力只是稍微抵抗了一下就崩溃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退两步,脸上的喜色顿时凝固了。

      “刘副统领,承让了。”

      说完,陈玄幽也不管刘云山阴晴不定的难看脸色,直接转身就走,眼中杀意凛然,打定主意,今晚就动手,哪怕要冒一些风险,但实力既然已经暴露,那就先下手为强!

      看着陈玄幽离去的背影,刘云山心中的杀意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原本只当是小辈之间的争斗,但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成长如此之快,内力比他还要强一丝,这人绝对留不得,必须尽快除去!

      “今晚等儿子回来好好商量一下,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打定主意后,刘云山背着手,阴沉着脸离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