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色妖精(NP 高H)

      州府院落里,一众文官将武将们骂走后,方才想起通知后院的州牧大人,待众人来到后院时,却发现州牧大人早已身首异处,死相极为不堪。

      就在众人没有主心骨的时候,王韶率领士兵从外头杀了进来,一众文官哗啦啦的全部跪倒在地,大声求饶,一点文人的风骨都没有。

      王韶不费吹灰之力将州牧府给控制住了。

      而另一边,侬智高率领三营人马直接杀进军营,由于军官们都去州牧府赴宴去了,所以也没费什么力气就将两三千人的大营给拿下了。

      景春院内,梁队率率领一票兄弟快活完后,正要返回军营时,却听到城内杀声四起,顿时吓的腿都软了,赶紧脱去身上的盔甲,逃之夭夭了。

      ......

      翌日,广源州府内,赵昕正在和范仲淹,以及一众文武将领再商量该如何守住广源州。

      范仲淹原本率领一万禁军在田州驻守,后收到赵昕的传信后,方才率军赶来。

      见此王韶将他的计划又详细的朝范仲淹说了一遍。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赵昕并没有指挥这一万禁军的权力,所以固守广源州的计划必须得到范仲淹的认同才行,要不然以他手下的骑兵是守不住广源州的。

      赵昕先是扫了一眼众人,而后朝着范仲淹说道:“先生,依你看,我们此计可成不?”

      宋朝文官擅长军事的也不在少数,范仲淹恰好是文武都擅长。

      但范仲淹听完王韶的计策后,确实不言也不语,只是眉头紧皱着,捋着一把雪白的胡须。

      “先生是不是怕官家会怪罪!先生但请放心,若官家怪罪,本太子一力担之,断不会牵连先生。”

      赵昕见范仲淹良久不回,忙说道。

      “殿下!我范某今年六十多了,半截身子都已入土,又岂是会怕事之人。”

      范仲淹笑道。

      “那先生为何一言也不发!”

      赵昕不解道。

      “王团长的计策确实不错,但是殿下身份尊贵,岂能轻易冒险,所以这镇守广源州一事,老夫当仁不让!”

      范仲淹抱拳道。

      “先生,你年事已高,若有不测,将是断吾一臂膀,吾绝不能让你冒险!这事没商量!”

      赵昕斩钉截铁的回道。

      “殿下可曾统帅过禁军?知道这次一万禁军带来的武器有哪些吗?知道各营的将领是谁吗?知道城池该如何守吗?”

      这一句话把赵昕给问住了,论守城的能力,赵昕只能是纸上谈兵,而范仲淹却是经验累累。

      庆历年间,范仲淹兼知延州。更改军队旧制,分部训练,轮流御敌。

      先前,边路分马步军部署统兵万余人,兵马钤辖领兵五千,兵马都监带兵三千,御敌时官卑者先出战。

      范仲淹在检阅州兵马后得一万八千人,分为六部,每部置一将,加强训练,根据“敌之寡众”分别出战。

      此后,他派兵相继夺回塞门诸寨,修复已破荡的金明寨、万安城等。九月,范仲淹遣将军任福破白豹城,迫使入侵保安军、镇戎军的西夏军撤兵。又派狄青等攻取西界芦子平,种世衡兴筑青涧城营田实边。十月,遣朱观等袭破西夏洪州界郭壁等十余寨。同时修筑青涧城和鄜城,作为军事基地,节省边费。

      仁宗为这支军队赐名康定军。

      十二月,朝廷采纳韩琦、尹洙之策,下诏在次年,正月上旬,由泾原、鄜延两路同时出兵,大举伐夏,但范仲淹与在朝中的杜衍、欧阳修等皆以为条件不成熟,主张积极防御,寻觅战机,小规模出击。

      范仲淹在戍边西北期间,逐渐培养出狄青、种世衡、郭逵等有才干的将领,其他如张亢、王信、范恪、周美等,也是范仲淹所拔擢的。

      所以论军事才能,范仲淹比赵昕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可要强多了。

      范仲淹见赵昕被难住,便说道:“殿下!禁军不是你亲自训练的龙骑团,作战方式也有很大的差别,所以臣才是守卫广源州的最佳合适人选。”

      赵昕扫了其他武将一眼,心想:自己招揽的这些武将都还在成长中,若把广源州交给他们,还真的比不上交给范仲淹要放心。

      “既然如此!广源州就交给先生了!待敌军疲弱之时,本太子将亲率五千骑兵从背后杀出,届时先生与我里应外合,定能大败敌军。”

      赵昕握紧拳头说道。

      范仲淹抱拳道:“殿下但请放心,昔日老臣曾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今日就是老臣兑现誓言的时候了,老臣就算拼上这把老骨头,也会将广源州守住的!”

      “狄咏!”

      赵昕忽然想到了什么,忙大声道。

      “末将在!”

      狄咏穿着一身重铠出列道。

      “本殿下令你率重骑兵营同先生一起守卫广源州,战场战机稍纵即逝,若本殿下找不到机会,你定要率重骑兵保护先生杀出重围。”

      “末将领命!”

      “殿下如此待老臣,老臣必肝脑涂地以报殿下厚待之恩!”

      赵昕或许也没想到,他将重骑兵留下的无意之举,竟然为他提供了绝佳的战机。

      ......

      桂州城内,转运使萧固收到太子殿下的传信后,一方面派厢兵源源不断地往广源州运送军粮,另一边又奉赵昕之令,让各处守将紧闭城门。当然,他还是派人快马加鞭前往朝中报信去了,毕竟交趾国六万大军来袭,不是一件小事,若殿下有所闪失,那么他这个转运使也就当到头了。

      与此同时。

      汴京,皇宫内,太子殿下传来书信说,侬智高已经被收服,并以不到两百人的伤亡,大破交趾国五千兵力,并阵斩交趾国第一猛将。一阵大臣都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成想太子殿下训练出来的军队竟然如此强劲。

      赵昕远在广南西路,仁宗自然无法奖赏他,只好赏赐了东宫诸妃不少金银玉器,以聊表心意,又加封苗贵妃为贤贵妃。

      但赏赐刚下发完,便有萧固的使者来报,信中言:交趾国派六万大军入侵,太子殿下决定御敌与国门之外,所以抢先攻下广源州,打算誓死守卫广源州。

      仁宗听闻后,赶忙召集朝中重臣商议对策。他不着急不行,后宫朱才人和曹皇后相继诞下皇女,所以他还是只有赵昕一个儿子,能不着急吗?

      再三商量后,仁宗最终在韩琦和夏竦的建议下,拜狄青为帅,统领十万禁军昼夜不息的赶赴广源州。

      烟花若殇:求收藏推荐投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