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家族

      (哭辽,我都要怀疑最近是不是水逆了,码字诸事不顺。

      前两天头疼的要死,今天更倒霉,用了五六年的电脑,磁盘突然坏了,弄了一晚上,却怎么也打不开电脑。

      想着用手机码字,但是捧着手机扣扣搜搜了好久,也就扣出来半章,灵感思路具无,写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再发两章以前的随笔吧,各位书友放心,这些章节后续都会被正常剧情覆盖,有不喜欢的可以直接忽略,跳到十五章。

      主要是不想断更,断了三千字的投资成就,谢谢各位书友,感谢。)

      穿越不让带大兄弟

      “依姑娘,醒醒,荀先生唤您!”

      赵括正襟危坐,压低嗓子,手肘轻轻戳了戳身边正在打瞌睡的少女,细声提醒道。

      感觉到有人在戳自己,苏易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建筑,看着眼前清秀俊朗的男子,一脸茫然。

      自己明明在图书馆看书,打了个瞌睡,一觉醒来,人怎么就在这?

      等等,姑娘?

      苏易感觉有些不对劲。

      特别是胸口,怎么沉甸甸的

      她下意识低头一瞥,脸上顿时写满震惊。

      我竟然……有胸?!

      苏易的双手顺势再往下一摸,瞬间清醒。

      她抬头呆呆的看着屋顶,俏脸上满是绝望。

      “我大兄弟呢?”

      “没了?”

      “不带这么玩的!”

      眼睁睁看着苏易醒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白皙的小手放在自己身上一通乱摸,赵括硬是愣了好一会了。

      他心想,同窗几个月,难道今天,齐国公主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心里虽然这样想,赵括还是再次戳了戳苏易,小声提醒道:“依姑娘,荀先生唤您……”

      “啊?”

      苏易扭头盯着赵括,似乎还沉浸在失去大兄弟的痛苦中,言语带有一丝愤恨,咬牙切齿道:“你在和我说话?”

      气鼓鼓的小脸,双眼红红的,就像一只活泼可爱的小兽。

      似乎是想到苏易刚才的举动,赵括点点头,脸颊略微有些发烫。

      “荀先生?”

      “他是谁,唤我作甚??”

      嗯,很坦诚的回答,声音要是能再小一点那就更好了。

      黄鹂般清脆的嗓音,不大不小,清清楚楚地在整个学宫里回荡。

      只见整座学宫数百名学子,原本还手执刀笔,伏案跪坐,认真聆听先生讲课,闻言,忽然全部抬头,齐刷刷看向苏易。

      良久,无声。

      “这下完了。”

      赵括单手抚额,看了一眼苏易,满脸同情。

      随后赶紧低头,一本正经假装在看桌子上的竹简。

      直至这时,苏易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刚刚穿越过来,就闯祸了……

      “老夫荀况,不才,任学宫祭酒。”

      高台之上,一老者忽然发声,鬓发微白,面容清古。

      “敢问阁下,又是何人?”

      荀况冷冷问道,瘦削的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

      当然,他这是明知故问。

      多久了?

      多久没人敢这么挑衅他?

      还是一介女流,还是大庭广众,还是在他的学堂上!

      难道堂堂齐国公主,就能无视规矩,就能目无尊长,就能在他荀况的学堂上公然喧哗?

      不可能。

      今日,定要让她,让所有人,知晓无视他荀况规矩的下场!

      这是一个古板,偏执到极点的老头。

      苏易再次震惊!

      荀况?

      特么自己不会是穿越到了稷下学宫,还刚好就碰到荀子在讲课吧……

      荀况,又名卿,时人尊称其为荀卿,战国时期儒家代表人物,曾三任稷下学宫祭酒,后任兰陵县令,其地位几乎等同于前世燕京大学校长,某种程度上甚至还高于校长……

      同时他还是战国末期最后一位圣人,除了孔子,谁也不服,诸子百家里任何人都敢批评的存在!

      其弟子李斯,韩非,更是搅动了整个战国末期的风云。

      谁承想她苏易,有朝一日竟然能有幸穿越,见到荀子真人?

      简直不要太魔幻。

      苏易的本科毕业论文准备的就是《论荀子之哲学思想及其儒家内核》,知晓荀子大大小小所有思想,对他简直不要太清楚。

      荀子此人辩才极好,但性格方面存在缺陷,为人严苛,最厌恶别人不守规矩,做事极为守旧,性格也十分古怪。

      这样的个性,完美遗传给了其弟子韩非。

      苏易的额头直冒冷汗。

      该怎么办,怎么办?

      自己刚刚穿越,就出言不逊,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公然顶撞,嗯,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也很要命啊。

      这让人家面子往哪放?

      特别对于荀子这样认定人性本恶,需要后天教化才能改善的大儒来说,简直就是把脸送上去给他打。

      “唉……”

      思考许久,苏易重重的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一脸挫败。

      不行,大家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老老实实认错吧,还能落个知错能改的好印象。

      “先生,学生……”

      苏易话还未说完,只见坐在自己右前方的一个小男孩突然起身,躬身笨笨拙拙地向荀子作了一揖,打断苏易的道歉。

      小男孩大概十来岁左右,长得虎头虎脑的,一双大眼睛晶亮如琥珀,炯炯有神。

      “先生,王姐……不,家姐……家姐不是故意的,”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好像下意识就想称苏易为王姐,但因为害怕,说话断断续续。

      后来似乎又想起荀先生最不喜的,便是他人在学堂上自恃身份,于是急忙改口。

      “家姐只是,只是……”

      “哦?”

      看到小男孩竟然求情,荀况原本看不出喜怒的脸,开始逐渐阴沉。

      他执起戒尺,从高台之上缓缓走下。

      “只是何物?”

      “只是……只是……”

      小男孩皱了皱眉,忽然眼前一亮,抬起头来,急中生智道:“对了,只是家姐身体不适,这才冒犯了先生!”

      他弱弱道:“还望先生大人有大量,不与家姐计较……”

      苏易看着此时楚楚可怜,正在为自己求情的小男孩,想死的心都有了。

      家姐?

      特么我不是你姐姐,

      我没你这么坑的弟弟!

      呜呜……

      苏易本来想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好好道个歉,像荀子这样认为人性本恶的大圣人,见自己如此,说不定还会反过来表扬自己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能进稷下学宫学习之人,大多都是王公贵族,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你尊重我,我尊重你,这事估计也就翻篇了。

      但你个小屁孩,没事站起来搅和啥?

      你以为你那点小伎俩,荀况荀大圣人能看不出来?

      小小年纪,撒谎成性,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怕是还不晓得疼字怎么写!

      苏易欲哭无泪。

      “好,好一个姐弟情深,挺身而出;好一个目无尊长,满口谎言;好一个自恃王室子弟,便视老夫之规矩如无物!!!”

      果不其然,荀况花白的胡子气得一抖一抖,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

      “荒唐!”

      荀况勃然大怒,手中戒尺狠狠敲在小男孩的书案上,雷霆震怒道:“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原本苏易的事,在荀况看来,并无大碍。

      刚刚睡醒嘛,脑子不清楚,能理解。

      但他没想到,作为齐国未来的国君,他田建小小年纪,就不明是非,胆敢替自己姐姐说情!

      日后,若是真做了一国之君,还谈何治国理政,还谈何规矩可言?

      见微知著,田建既然选择来这稷下学宫,他二人便有师徒之谊。

      他荀况,就必须要将危险扼杀于细微!

      田建终究还是太年轻,被荀况一声怒喝,瞬间便什么话也不敢说,呆呆站在那,缩着头,看着荀先生脸越来越黑,亮晶晶地大眼睛里泪水开始打转儿。

      说到底,荀况这个未来的圣人也重男轻女。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