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看G片的网站或者软件吗

      高天赐大吼道:“你追我干嘛呀大哥?”

      身后那怪物冷冷笑道:“小姑娘,长得还挺好看,跟了大爷吧!”

      怪物忽的一跃而起,“咚”的一声落下,死死将高天赐压在身下,淫笑着,仿佛是在审视自己的猎物一般!

      虽说那怪物收着力气,但如此重物砸在身上,高天赐亦无法承受,身上剧痛无比。

      “饶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吧!”

      高天赐苦苦哀求着,眼泪都掉下来了,那怪物却一声不吭,撕扯着高天赐的衣服!

      高天赐被压在身下,挣扎、哀求、痛苦,依旧无济于事,说话间隙,亦传来怪物的冷笑连连。

      高天赐彻底陷入绝望之中。

      此刻空中,李岩目睹了这一切。

      派出所到这里的直线距离只有九百米,他早就到了。

      只是他也分辨的清,被怪物压在身下意欲欺凌的,正是高天赐。

      就是这个女人骗了张明,又报了警,这样一个人......

      挣扎之余,李岩咬了咬牙,还是冲了上去。

      那怪物已然要开始动手动脚,恰在此时李岩飞来,凭借速度将怪物猛地撞飞,飞出十来米落在地上,李岩死死将其按住!

      怪物被烧的周身作痛,疯狂的挣扎,尖利的爪子挠向李岩,却被热力场死死抵挡!

      李岩皱紧眉头,这怪物与先前不同,皮肤有些不正常的黑,且獠牙长爪,活脱脱一个真正的人形怪物!

      怪物嘶吼道:“我不服,你这是偷袭,我不服!”

      李岩不说话,将身上火焰催动而起,如薄纱般覆于怪物周身,又以热力场死死将其按住,不多时,怪物身上煞气燃烧殆尽,晕了过去。

      熄灭火焰,李岩来到高天赐身边。

      她的衣服已经被撕拦了,紧紧抱着自己,哆哆嗦嗦不说话。

      李岩还是没压制住心中的圣母,将上衣脱下扔给高天赐。

      “穿上吧!”李岩说。

      高天赐忽的一愣,这声音尖锐而细长,略带些娘娘腔,听起来有些熟悉。再看地上衣服,他明白了!

      李岩!

      高天赐不敢去看他,点了点头,将衣服拿到了手中......

      办公室内,王楠、江建与李岩面对面坐了下来。

      江建道:“知道我们俩找你来因为什么事么?”

      李岩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小声道:“我知道,我不该跟着张明出去的,要是怪物出现在别的地方,我恐怕来不及......”

      江建摆摆手说:“不是这件事!那个被打的小伙子虽然穿的像个精神病,但三观挺正,十分尊敬消防员这个职业,所以没有追诉。

      而且就算追诉,也跟你没关系,你又没动手!”

      王楠紧跟着说:“是另一件事,当你看到高天赐正在被怪物侵犯的时候,为什么要迟疑?”

      他把手机推出来,一张照片映入眼帘。

      昏黄的灯光洒下,黑暗与光芒交界处,怪物骑在高天赐背上,蛮横的撕扯着衣服,而在照片左上角,一团火球浮空不动。

      李岩愣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知道么,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就算你跟她有私仇,在救人的时候,也决不能出现任何的迟疑!

      这次是你幸运,那个怪物不想杀人,只是个色狼。可要是换成一个杀人狂,此时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

      对,她脚踏两只船,她玩弄张明的感情,她不是人,可这不是她该死的理由!伦理道德永远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明白么?”

      王楠越说越生气,到了后来,已然面红耳赤。

      李岩更加惊讶了。

      说实话,他觉得自己不过是迟疑了两秒而已,怎么会这么严重呢?

      “记住,工作的时候,你不能有任何的感情,想想你的面具,把自己当成他,你没有性格,没有灵魂,更没有快意恩仇!

      这不是在拍电影,没时间让你摆poss!”

      王楠站起身指责李岩。

      李岩生气了。他这种人,俗称小心眼,心里头不能装事,不然就是磕磕碰碰,他也能记好长时间。

      更别说这段时间不是住院就是挨训,不是给人当小白鼠就是朋友被玩弄了。

      “我也是个人,我也有感情啊!而且你这么大言不惭,你有本事别虐待那些犯人啊!”

      王楠气的一把将杯子摔在地上,“我得为更多人的安全负责,为了他们,虐待一两个死刑犯,有什么错?

      你呢,你完全没有正当理由,分明就是冲着让自己爽去的!”

      王楠说完,直接起身离去,临了临了,还叹了口气,似乎对李岩很失望。

      李岩也舒了口气,低着头不说话。

      沉默了五分钟左右,江建开口了。

      “我不喜欢讲什么心灵鸡汤,什么所谓的正能量,就给你说个真事吧。”

      江建刚刚加入消防队时,他的队长很照顾他。这个队长爱憎分明,生活中碰见了欺凌弱小等事情的时候,往往会挺身而出。

      这也导致队长身上麻烦不断,今天这个小偷起诉他重伤自己,明天那个老太太说就是他撞的自己,总之因为这件事,他耽误了不少时间。

      有一次,江建实在没忍住,问队长为什么这些人这么不领情,他还要见义勇为呢?

      队长说,他的父亲曾被一个小偷误杀,倒在了血泊中,当时周遭都是冷眼旁观。

      失父之痛他切身体会,所以见到了不公平的事情,总想赶紧出手,免得别人走自己的老路。

      江建还以为队长在吹牛呢,就没在意这些。

      可是有一次救火,彻底改变了他对队长的看法。

      那天河西监狱失火,一名罪犯被大火重重包围,知道情况后,队长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没过多久,他就背着那名罪犯出来了。

      事后江建才知道,好巧不巧的,那名罪犯就是队长的杀父仇人,如果没有这场大火,明天就要被判处死刑了。

      江建说:“将心比心,我相信把任何人放在我队长那个位置上,都会选择不救。

      一来,火实在是太大,冲不进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二来,反正罪犯明天就要押赴刑场了,早死一天晚死一天,谁会在意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