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沫沫窗户百度网盘

      “猫头鹰法庭?这是什么?”

      他的眉头蹙起,让本来显老气的他更显沧桑。

      掏出手机,接通沃特公司罪犯分析部。

      “云数据库显示,与猫头鹰有关的重要信息只有一个:摩的打车软件创始人法希姆.哈尔斯的自杀,他自杀之前声称被猫头鹰追杀。”

      罪犯分析部的人提供给了隐形人这样一个信息。

      他故断电话后,立即展开了丰富的联想。

      冰雪双人组来到这条街道,先是和街道上的混混们发生冲突,然后毫不意外的解决了他们。

      然后,她们成功制服了利安两姐弟。

      再然后出现了一个神秘人,一番激斗,击杀或掳走了两人,然后留下了这首关于猫头鹰的童谣。

      不过,对方为什么要留下这样的线索?

      警告或者是行凶之后的炫耀?

      隐形人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能追踪的线索,只有法希姆了。”

      收拾好心情,他决定继续沿着这条线索追踪。

      法希姆已经下葬,隐形人当然不会对尸体有什么兴趣。

      但法希姆的住处,应该还遗留有一些线索。

      脱掉衣服,透明人悄悄潜入了法希姆位于纽约长岛的住宅。

      尽管可以光明正大的调查,但他还是喜欢这种不穿衣服,隐身行走于热闹都市的感觉。

      毕竟这太让人血脉喷张了!

      有种你偷偷在别人房间撒尿,却不会被发现的刺激感。

      法希姆的豪宅里,只有他的妹妹,和一个黑人女佣。

      赤裸裸站在法希姆妹妹后面,看了一会电视之后,他向法希姆的房间走去。

      “也许有《花花女郎》,或者是《阁楼》之类的令我想要冲一下的东西。”

      隐形人胡思乱想道。

      很遗憾,他的猥琐想法并没有实现。

      法希姆的房间里只有一些书籍和油画。

      咂了咂嘴,透明人摘下一副诺曼.诺克威尔的画,然后在上面撒了一泡尿。

      “面带微笑,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法克鱿!”

      诺曼.诺克威尔的画横跨商业领域与爱国宣传领域,他喜欢画人物,尤其是展示正能量的底层人民。

      不想因此惹怒了高傲的透明人。

      发泄一番后,透明人开始干起正事。

      搜索了一番抽屉和橱柜,以及书柜后,他在一本厚厚的书夹层里面发现了一张小纸条。

      “苍白面具之后的他们亦是冷冰冰的,沃里克认为纽约已经处于混乱的边缘,猫头鹰法庭需要肃清混乱与邪恶。利爪已经出没于黑夜中,准备收割叛逆与不洁的血液。我感到恐惧与不安,因为我不赞同沃里克的主张。法庭里的权贵们对我很不满......”

      最后几个字歪歪扭扭,似乎写下之时很慌张。

      透明人对比了一下笔迹,的确是法希姆亲笔书写。

      “沃里克好像是他们的首领。这个叫‘利爪’的,似乎是所谓的猫头鹰法庭的手下。而法希姆,看起来好像是被利爪杀害的......这么说来他并不是自杀。”

      透明人通过缜密的思考,得出了自以为合理的推论。

      翻到最后一页,上面还有一段字,“妹妹,纽约公共图书馆里有我保存的文献资料与账户记录,那里有关于猫头鹰法庭的一切信息。账户里是我记下的所有可疑资金调查链,我分析出了部分法庭成员名单。如果我遭遇不测,请一定要取出这份资料。”

      透明人嘴里吹出一声口哨,“哇哦!大鱼出来了!”

      古书里还留有一把钥匙,古朴而又具有年代感。

      钥匙顶端有一个猫头鹰头造型的装饰。

      “这是雅典猫头鹰,最早出现在古希腊的硬币上,代表权利和财富。他妈的,还真是一群古怪人。”

      透明人曾经去雅典旅游过,因此了解这种猫头鹰头装饰。

      线索已经指明纽约公共图书馆,因此他又得向图书馆赶去。

      等透明人赶到纽约公共图书馆时,已经是夜晚时分了。

      街角的蜷缩的流浪汉,喝醉酒吵吵闹闹的大学生群,互相依偎的情侣,加班回家的上班族,共同装点了纽约的夜晚。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透明人拿着一包资料忧心忡忡的向家中走去。

      这份资料,他看了一眼,便触目惊心。

      比较新的文件是法希姆的手写文件,记录了他所了解的猫头鹰法庭。

      偏旧的羊皮纸文件,很具有年代感,好像从墓里挖出来一样散发着腐朽的味道。

      这应该是十八世纪九十年代的文献资料,上面记载了1785年《联邦条例》之后,纽约城的新移民权贵阶层是如何在华尔街联邦厅召开密会,准备成立秘密团体的。

      这就是猫头鹰法庭的前身。

      透明人鸭梨山大,觉得自己正在靠近某个无可名状的恐怖存在。

      单单是古文献还好说,法希姆藏在公立图书馆的资料,还包括一份名单。

      这份名单,是法希姆根据法庭秘密账户,所调查的法庭人员组成名单。

      由于猫头鹰法庭召开会议时,与会人员都戴着白色无面面具,因此不可能辨认出那些人的真实身份,所以法希姆调查了法庭秘密账户的资金来源,锁定了几个嫌疑人。

      透明人在这份名单上,看到了熟悉的两个人。

      沃特公司副总裁玛德琳,以及集众教会主席阿拉斯泰.阿达纳。

      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有可能是猫头鹰法庭的人。

      他觉得自己有可能处于危险中了,那种狗屎电影的常见桥段,发现秘密的龙套一般都会死的比较惨。而自己,现在成了掌握秘密的悲剧龙套。

      隐形人对于猫头鹰法庭的存在已经完全相信了。

      人总是习惯于相信自己所发掘的真相,即使这个真相是猎人设下的陷阱。

      他就这样钻进了魏晨设下的套子里。

      他现在开始相信,纽约存在着这样一个由权贵组成的法庭,他们隐藏于暗中,暗中窥伺着这座城市。他们利用“利爪”,清除异己,打击政敌,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自己虽然是超级英雄,但明显无法对抗这样的秘密团体。

      尤其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对方的人。

      “当心猫头鹰法庭,时刻监视你出行。

      暗处窥望纽约市,藏于矮墙阁楼间......”

      他默念着这首童谣,渐渐的觉得一双猫头鹰的眼睛,于暗处亮起,窥视监视起自己的一举一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