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房激情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在家,只有去地里找,我要去岳阳跟丽丽离婚的事还是跟两个老人说一下的好。

      我给他们带了吃的去地里,坐下来的时候母亲说前两天哥哥打电话回来说病情又加重了,要回来休养,这两天就回来,要我别到处乱跑,有时间的话去吉首接他。我们两个是亲兄弟,我不去接没有人去接了。

      听母亲的语气看来哥哥病的不轻,去年住院的我就怀疑是白血病。只是哥自己不愿意承认我也不好去多说什么,祖上也没有人得过那些病。我也没有告诉父母那是什么病以免弄的人心人心惶惶的。他去广东后病情也一直没有得到好转。哥说是他不适应那边的气候,今年又加重了,还说可能是跟林锋的死有关,林锋死的时候还有很多东西放在他那边,当他得知林锋上吊自杀后看到他的那些东西就害怕。

      现在说要回来休养,肯定是病的不轻了。

      母亲问我知不知道哥哥得的是什么病?我还是没有说,我不确定,哥也不承认。我问母亲哥哥现在是不是病的很重。

      “听他的口气应该很重,医院都已经不收他了,都给他下了病危通知书,要他回家休养。”母亲说。

      母亲这样说,我基本上确定了哥得的是白血病。而且已经是晚期。

      “幺,什么是病危通知书?”母亲问我。

      我看了父亲一眼,父亲没有说话。看来父亲并没有跟母亲解释什么叫病危通知书。

      “病危通知书就是快要死的人了,医院治不好的人。”我想了一下还是跟母亲简单说了一下。哥应该不会跟他们说自己病的很重以免他们在家担心,我也不敢再瞒下去,应该让自己父母有点心里准备。

      “你乱说话,你就都还好好的能说话,你怎么能说他是快要死的人了。”母亲也不知道是不懂还是不愿意承认。

      “我怀疑他得的是白血病,白血病是治不好的。他去年回来的时候我看他脸色就不对,可是他自己不肯承认我也不敢多说,那个时候我就怀疑他得的是那种病了。”

      “他四十都不到,怎么会得那种病?”母亲。

      父亲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没有人愿意相信我说的话,也许是没有人愿意对面这样的现实,在农村,得这样的病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想起这个时候丽丽已经在火车上了,我给她留言说二十号不能去岳阳了。现在没有什么事能比得上哥哥的事。我只是告诉丽丽二十号不去岳阳,并没有告诉她原因,已经没有必要告诉她了。我能想像得到丽丽知道这一信息后会是怎么样的生气。但是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她要生气就让她生气好了。

      果然像我想的那样,丽丽骂我不是人,答应好好的又反悔。

      “真的很抱歉,家里出了点事,我是不会去了,你就当回家看瑶儿吧,对不起。”

      “我不像你有那么多的闲工夫,你不管我们母女俩了我还得挣钱养活她。我知道是你不想来,你就放了我吧,来一趟好吗?就看在我们做了那么久的夫妻的份上。”

      “我是真的不能来,你可以不相信我,我也跟你说了要看我的心情,我心情好了我就去,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如果你愿意等的话你就再等一会,如果你不愿意等了就去法院起诉。”

      “程墨你的心真的是铁打的。”

      我没有再去回,很累,我也知道丽丽很累,但又能怎么样?

      我给阿建打电话说这几天我去上班,那样等哥回来了好陪他几天。

      我想到丽丽可能会去问林海我的电话,便给林海说如果丽丽向他问我号码不要跟丽丽说。我不想丽丽没完没了,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反正这卡里也没有几块钱,打光就换。

      可是现在我不知道要打给谁。打给铃子只会更心情不好,所以还是打给梅子吧。最后我拔通梅子电话,这个点她应该在睡觉才对,我突然很想知道把梅子吵醒她会是什么反应。

      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不过我没有挂断的意思,甚至想过若是自动挂断我还要重拔。

      “喂。”梅子终于说话了,不过声音很小,感觉很累。

      “谢大小姐,是不是在做白日梦,电话吵了那么久都没能把你吵醒。”我笑着问。

      “我哪里敢做白日梦,好不容易有个梦都要让你乱骂一通,所以干脆什么也不想了,安安心心睡觉。”梅子的声音很懒,应该没事睡醒。

      “你的意思是就算做了也不再打算跟我说了是吗?”反正无聊的要死,随便找话说。只有梅子能让我暂时心情变好一点。

      “放心吧,我要是有什么动静我会第一个通知你的,你今天是不是闲的没事事做了给我打电话?”

      “我打电话问问有几个人想你啊,你不是说你没有人想吗?”

      “你就别调侃我了,还有谁会想我啊。”她并没有听出我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好吧,你继续睡,我挂了。”我也明白了,梅子终究不是铃子。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坏,把我吵醒自己溜了?”

      “听的声音感觉你还是睡醒,继续睡吧,我是为了你好。”

      “是的,你为了我好,你太会为我着想了,为了我好就别给我打电话来,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让你吵醒了,现在我都醒了你要我再怎么睡?”梅子全是埋怨。

      “你这是怪我咯??”

      “我哪里敢?”

      “嗨,你有什么是不敢的?”

      “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就要我来气我的吗?”

      “是有那个意思,就看你上不上当。”我笑着说。

      “我要是真的生气我都不知道让你气死多少回了。”

      “那就好,现在能吃能睡的。”

      “我闹你又说我闹了,我不闹了你还是要说我,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搞不懂你。”

      “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只是想让你开心的,你别和我扯别的。”

      “我哪里不开心了?我再不开心你给我打电话了我都会变的很开心的。”梅子大概是真的醒了,语气里终于好了很多。能在那边笑了。

      “我知道啊,我所以我才敢把你吵醒。”

      “嘿嘿,你什么时候开始那么了解我了?”

      “我不了解你,但是我觉得你不会生气。”

      “今天多少号了?”梅子突然问。这个问题平时都是我问她的,近来我的生活没有什么时间观念。

      “十八号了吧,你问这个做什么?一直这种问题只有我问你,你一直比我都有时间观念。”

      “最近我也忘记了时间,还好你没有忘。”

      “你问这个做什么?回答问题。”我觉得她回答的不是重点。

      “有些问题是时候处理了,你别忘记了答应过我什么就行。”

      “我答应过你什么了?没那么严重吧,听你这口气。”我笑着说。

      “你别给我装。”

      “好了,我不装了,你要做什么去?”

      “你帮不了也管不了的。”

      “说一下我听听也好。”

      “回去了再说给你听。”

      “好嘛,你处理你的事情去,别再发神经就行,我可不再去永州了,一辈子都不会去了。”

      “我不要你下来了,你别离开垣城就行。”

      我们没事瞎聊了一个下午,成功欠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