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移除丝瓜视频下载

      “你在说谎……”

      火白本想把帮助他报退婚纸之仇和夺回超凡能力的人说出来,但是小松鼠赵阿福并没有给他说出口的机会,他才刚吐出几个字,小松鼠赵阿福果断的出言打断他。

      “我且问你,我说的这些事是不是真实发生过?”小松鼠赵阿福问道。

      “是。”火白不疑有诈,点了点头。

      “那我再问你,这些事我松鼠赵有没有参与。”小松鼠赵阿福又问。

      “有。”火白已经察觉有古怪,但具体那里有古怪,他还没有完全整明白古怪在哪里,只知道不能坐以待毙,脑子快速转动,选择了一个自以为古怪的点,补救道:“但是真正带我完成这件事的人是老爷爷,而你充其量只是个重要参与者。”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小松鼠赵阿福笑着说,把目光从火白的身上挪开,转到镜头正对的方向,开始了自己的表演,把自己的两只小爪子往身体的两边一摊:

      “所以喽,你的意思,帮手或者你所说重要参与者就不配当把你从生活的泥潭里拽出来的恩人喽。”

      ……

      争鱼公司办公室内。

      “当火白还在纠结赌局的时候,小阿福已经跳出赌局了,站在更高的层面上,火白愿不愿意借钱,根本不重要。”赵然品了一口茶,为王大师释疑道。

      “好聪明的小松鼠。”王大师称赞了一句赵阿福,然而她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赵然,这会儿有个人仅仅凭借蛛丝马迹,已经完全洞悉了小松鼠赵阿福的所有行为,她好奇的问:“火白会不会为了赢下赌约不顾一切,拒绝把区币借给小松鼠?”

      “不可能。”赵然摇了摇头,放在手中的茶杯,笑着解释道:“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家的超凡宠物之间有一个约定,以打赏榜单上的排名决定在这个家里的地位高低。”

      “而火白作为最后一个超凡宠物成员,他是最积极的,他不会让自己在观众那里留下忘恩负义的印象,也不愿意背上白眼狼的标签。”

      “因为观众不会给一个白眼狼以及忘恩负义的超凡宠物打赏,只会厌恶他,甚至辱骂他。”赵然用手指着王大师,“就拿你说,你会给一个忘恩负义的超凡猫打赏吗?”

      王大师摇了摇脑袋。

      “火白的目的达不到了。”赵然叹了口气。

      “什么目的?”王大师的第一只右前腿抓了抓脑袋纳闷的问,“他出手不是为了不被小松鼠赵阿福借钱吗?”

      “不仅仅如此,这仅仅是第一层,为什么要他小松鼠赵阿福塑造成反派大BOSS,拉拢赵懒懒他们组建复仇者联盟,把自己放在审判者的地位,还不是想用小松鼠赵阿福衬托自己的正义的形象,给观众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为自己的直播预热。”

      “然而他没想到小松鼠赵阿福棋高一着,这样一对比,反而会给观众留下他不如小松鼠赵阿福聪明的印象,得不偿失啊。”赵然摇了摇头,把目光放在火白的身上,有时候越想得到一样东西,越得不到。

      “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轻易妥协的超凡猫,流浪这么多年,从没有放弃过五年之约以及找回超凡能力这件事,他不会这么简单就把钱借给小阿福,铁定会挖一个坑给小阿福跳。”赵然用异常笃定的语气道。

      ……

      “这!”火白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为难死了,反驳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拒绝的话,确实能赢得这场与小松鼠赵阿福的赌局,但是在观众眼里也背上忘恩负义的标签。

      这与他的初衷相违背。

      半响后,他的眉头松开,从自己的兜里拿出的自己,释然道:“小松鼠,你赢了,把你的手机拿出来,我现在把两百区币借给你。”

      他在“借”字上加重了语气。

      小松鼠赵阿福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脸上得意洋洋的瞟了一眼火白,小样和我斗,你也配,在智慧这块,我敢称赵然第二,没人敢称赵然第一。

      可这时,火白突然把手机收回腰间。

      “怎么反悔了?”小松鼠眉头一皱,用另一只小爪子指着镜头的方向道:“他们可都看在眼里,你想给他们留下坏印象吗?到时候不给你打赏哦,要知道你现在才排第五。”

      他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你看我这该死的记忆,因为赵懒懒的缘故,你已经掉了一个排名,已经第六喽,这还是在其他超凡宠物没直播的情况下,你可要三思而后虑哦。”

      火白没有说话,转头出了直播间,再出现的时候,爪子上拿着一本本子和一只笔,他笑着道:“我没想反悔,但借钱也要按照借钱的流程来走,你先给我写一张欠条。”

      他把本子和笔放在小松鼠赵阿福的身前。

      “没必要吧,你去找飞鹰宗的人问问,我小松鼠是不是诚信君子,赖账的事不是君子所为,你放一百个心,等我下个月的零花钱下来,第一个就还你。”小松鼠赵阿福拍着胸口讪讪道,“我们还是家人呢,用得着写欠条,这多此一举吗?”

      “很有必要。”火白坚持道,“我更愿意相信白纸黑字,而不愿意考验人性,人类有句话说的好,亲兄弟还明算账,这也是为了我们好,你不看有多少人类,因为借钱没打欠条而做不了亲戚朋友,甚至反目成仇。”

      “好吧,好吧,我这就写给你。”看火白一再坚持,小松鼠赵阿福鼓着嘴妥协道。

      等他把欠条给火白,等两百区币到账,没想到这样的行为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

      “给我也补一张。”赵懒懒跟着后面道。

      “我也要。”

      “来一张。”

      “要。”

      小松鼠赵阿福瞪着火白:“……”该死的火白。

      ……

      争鱼公司办公室内。

      看着小松鼠赵阿福咬着牙,恨不得吃掉火白一样,含恨补上赵懒懒他们的欠条,王大师问:“他们两个谁笑到了最后?”

      “没有赢家,火白没达成自己初衷,小松鼠赵阿福也留下欠条。”

      “为什么不是赵阿福,他不是达到目的,借到钱了吗?”王大师又问,“欠条有什么关系?”

      “因为留下借钱的铁证,欠条,不能赖账喽。”

      (有些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