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888app下载

      “杀!”

      “女神,出!”

      无名心思念转之际,一名十丈多高的女战神悄然浮现。她身形绝佳容颜妖娆,幽蓝双瞳闪烁着柔情,眼眸朝自身看来。

      “百......百灵?”

      无名竟然有心意相通之感,他眼眸瞬间清明,心坎顿时柔软。

      虽然眼前之人只是万万战士战意所化,但他感觉世界不再昏暗。

      她嫣然一笑,“我们并肩而战!”说完提剑而行。

      “好!”无名朝前踏步。

      阵地战神,一般由将领驱动。将领可以凝结自我,也可以借用他身。

      战神既是战士不败的战意,也是将领自身实力和意志的最高结合。

      无名能够清晰感知‘百灵’。我即是她,她即是我。他轻叹一声,这是一种奇妙感觉。

      自己突然变得很强大。

      无名拂手而出,或勾动,或点指。‘百灵’运剑连斩,剑气纵横封天锁地。

      轰!

      一道灰色大剑朝天勃发,逆转而上,剑光耀眼威能无穷。另一道自深空浮现,顺旋而下,剑意沸腾锋锐难挡!

      两道剑气锁定飞鸟。两道剑光朝敌方女战神飞掠!

      呛呛!星火喷薄、飞溅,‘百灵’数剑斩在敌手的骨鞭上,切‘七寸’,刺‘腰间’,割‘蛇尾’。

      同时间又两道灰色剑气朝女战神双肩斩落,其身防御震动,无尽彩光炸开,溃灭。

      飞鸟腾身游走,姿态就如舞蹈,她挥动骨鞭扫荡四方,抽打天地,两道灰色大剑不住震颤、抖动,然而剑意涌动之间,两剑再次突破,将她封死。

      “可恶至极!”她全身遭受压迫,衣裳鼓荡,防御之力连连坍塌、爆碎。

      无名左手拂过,四道剑气飞旋而出,切开一切。他游身逼近敌人,右手交叉点指,又两道剑气将飞鸟笼罩。

      飞鸟目露惊骇,周遭皆尽封死,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她抽鞭转身,万千鞭影就像毒蛇游走守护自我,而后扬鞭如枪,点向无名咽喉。

      无名轻道一声,“合!”而后快速拂手。剑意沸腾,四道剑气冷厉切割,嗤啦,万千‘毒蛇’被无穷剑光斩下头颅,流星般飞溅四方。

      轰咔,飞鸟防御被压爆,两道灰色大剑将她钉在剑尖,当剑气爆开,其身被瞬间绞碎,连灵魂也随之湮灭!

      “女神,杀!”清音远传,万万战士唱阵,战意涌动声势滔天!

      无名腾身而上,两指点下,两道剑光飞掠而出,转眼就将女战神的骨鞭斩断。

      女战神的武器还未再次凝结,身躯就被对手封困。

      ‘百灵’游身而动,引剑直刺,六道剑光就如流星掠过,刹那就将女战神洞穿。

      女战神轰然溃散,璀璨之光席卷八方,地面有裂纹蹦起,残余战意许久才熄灭殆尽。

      灵境帝国蝗舟战队摇晃起来,十万战士只觉心神遭受敲打,人人憔悴、疲惫!

      咻咻,流光划过天际,百灵兽族飞舟战队里,几十艘破军突进之时全力攻击。

      敌阵之中,飞舟残片呼啸飞跃,无数战士炸开,武器崩裂,昏暗之夜被鲜血点燃。

      月牙湾帝国战士不畏生死,他们战意沸腾,心底有怒火涌动。

      灵境帝国士兵四处败退,溃散,然而包围圈紧紧收缩,他们冲不开,轰不破,垂死挣扎。

      无名看着‘百灵’,心里有思念涌起。沉默许久,他轻叹一声,原来,皇者力量是这样一种感觉。

      心思念转之际,他灵魂有莫名危机卷起。

      突然,昏暗深空里有乌光涌动,鼓荡。同时间,强者威压就像江河奔腾,就如月光流淌。

      无数人只觉心坎遭受重压,修为一般者,身躯已止不住抖动。

      轰!

      无名和‘百灵’动作一致朝天挥剑,剑意沸腾弥漫天地之间。

      如此,无数战士才感觉压力顿减。

      这时,一声轻叹来自远天外,语音由远及近,“小子,你果然有点门道!”

      众人朝天际看去,一名女子浮现真身。她容貌秀丽,风华绝代,只是周身黑气缭绕,近身则死。

      来人竟然是荒域毒祖,古依依!

      人帝!无名心惊,要来的终究还是现身了!他神情宁静,眸光凝聚。

      古依依朝无名瞧来,她眼眸清冷,“无为,你当真妖孽,不过,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她语音清晰,万万将士都听得非常清楚!

      “你废我长老,杀我门人,该当何罪?”“此地之事,我已给你留下时间。”

      “你知晓形势,是否作出选择?”

      “杀!”百灵兽族飞舟战队,地面战士都齐声唱阵,轰!无尽战意沸腾,强大战盾凝结而出。

      古依依神情诧异,不过很快就有笑意浮上面容。她朝围困之地轻轻拂手,无尽乌光就像吹风,淹没所有。

      “呼,哇!”

      灵境帝国战士传出声声惨叫,残破队伍里飞舟倾覆武器碎裂,战甲崩开,士兵之身开始融化。边缘处无数人成片倒下,深空就像下雨。

      无名眉头抖动,眼眸略有迷惘,然而生死无惧,意志不屈!

      ‘百灵’同样俏然而立,战意涌动。

      “战!”百灵兽族战士清音远传。“杀!”月牙湾帝国将士震动武器。

      “竟然有那么多女战士,有意思!”古依依眸光转寒,她轻轻扬手,缓缓压下。

      轰!

      遮天之掌瞬间就朝地面拍落。啵啵,万物遭受压迫,地面就像瀑布跌下,无数战士站立不稳,摇晃后退。

      无名灵魂深处有灵光闪烁,嗡,一名战神再次凝结而出。

      他和无名一模一样,心意相通,战意相融。

      ‘百灵’和战神并肩,而后三者动作一致,同时朝天挥剑。

      无尽剑光闪耀而上,剑气锐不可挡,磅礴剑意将夜空点亮。

      轰!三道剑气交叠,透过遮天之掌,狂暴能量相互挤压,排斥,冲突,随后两向爆开,大地震动,深空激荡!

      天地之间无尽灵力就如烟花炸响,璀璨华光掠过无数人的瞳孔。

      “可恶!”古依依踏步而行,随后站定,她面无表情,眼眸有杀意浮起,“小子,还不屈服!”说完,她连续拍出两掌。

      无名三者,动作一致,连连斩出六剑。

      轰隆!

      掌剑相交之地,只见璀璨光球鼓起而后爆裂,耀眼光芒不断闪烁,喷涌八方。

      世界就像湖水荡漾,无数飞舟只如落叶在水面起伏,摇晃。

      “我看你能撑到何时!”古依依三掌齐出,这一次无穷乌光倾泻开来,弥漫至天地之间。

      无名无惧无畏,然而念及灵境帝国战士被乌光卷中之惨状,他的心不住颤抖。

      ‘百灵’运剑而上,无名和战神连连拂手,勾动,点指。

      呛呛,天坠一剑,地起一剑,四方都有灰色剑气斜掠,朝古依依围剿而去。

      轰!无名身上有无尽虹光闪耀,他只觉人部漩涡已扩大几倍,此时暗能已引动澎湃之力将自身瓶颈冲破。

      他在如此境遇下,修为竟然突破至人王大圆满。并且人部暗能漩涡已将力量推进至天佑。

      《主之道》未有进展,魂海深处,血色虚影盘坐地莲之上,手持骨朵参悟不休。

      魂海混沌深处,圆珠缓缓旋转,黑白永动漩涡生生不息,一切依旧。

      自身连连受创,但最终还是没有倒下,因为恢复速度已远超以往。目前境界已有突破,肉身只会更加强大!

      未来突破会遇到何种难题,无法料想。无名心叹一声,要不断锤炼自我,不急于突破人皇。

      可是,就算临阵突破,他的灵魂还是觉察莫名危机,身心遭受巨大压力。

      人帝大圆满太恐怖,若非有战意加持,有战神并肩,自己又要遭遇残月崖之难。

      心思念转之间,古依依重重掌影镇压所有,无尽乌光笼罩一切。

      无名衣裳鼓荡,双脚陷入泥土,‘百灵’和战神也受到压制。

      啵啵,世界被无形之力封禁,时空困顿灵力激荡,低空有黑气弥漫,大地有沟壑炸起。

      无数战士骨骼咯咯作响,灵力运转迟滞。

      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掠来,全力冲击封禁之力,然而难进分毫。

      唐非斩下重刀,青狼拍出利爪!高飞挥枪直刺,廖小环牵引黑灵,李丹双环连切。

      刘秀运转通红之剑,荣向阳手中幽光来回滚动。

      丘山数剑连出,剑音清脆如琴。

      简云置身飞舟舟头,宴小玲,尚红相机而动,月牙湾帝国,百灵兽族战士战意高昂。

      破军蓄势待发!

      “你们快速退去,危险!”无名给唐非、丘山几人传念,他心底有担忧涌动,对方若是杀心大起那后果难料!

      “竟然还有重刀!”“小子,你想让他们为你而死吗?”古依依眼眸冷厉,再次挥掌拍下。

      轰!

      时空鼓荡,唐非、丘山几人直接被弹开。

      无尽剑光绽放,剑意涌动,嘭嘭!遮天大掌和勃发之剑相继爆化,天地随之沸腾。

      轰咔咔,‘百灵’和战神手中之剑崩碎,化作战意之光流淌。

      无名心神震动,气机起伏不定。他知晓目的已然达到,后续不能再让身旁之人受到伤害。

      “够了!”一声低喝就如雷声爆响,天地之间回音不绝。

      随之天际有浓郁酒味弥漫开来,而后酒气被点燃,呼啦,漫天火焰将无尽黑气包裹、焚化。

      同时间,一道剑光照亮夜空,这一剑凌厉无敌,剑意纯粹,无阻无碍突破一切。

      重重掌影被切断,搅碎!时空恢复运转,无尽压力顷刻消泯,无数人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可恶!”古依依眸光凝聚看去深空,漠然道:“江落雨,滚出来!”

      “毒祖,听得出,你火气不小!”时空突现褶皱,一名容貌英俊之人浮现真身,他神情落寞,青衣有不少破洞,手提酒坛,腰悬长剑。

      竟然是酒鬼江落雨!

      无名心神激荡,江落雨,那是宣怨女的仇敌,君如岚想要斩杀之人。

      江落雨喝酒两口,而后远远朝无名看来眼眸茫然,他虚空踏步缓缓朝古依依走近,“你要杀他,得先问问我!”

      他神情无奈,暗道可笑,终于有正事可做,只是这算不算正事?

      “问你?”古依依容颜诧异,“酒鬼真是该死!”“江落雨,你为何插手?”

      “你以为,你能阻止?”

      江落雨笑了笑,“贪念满怀之人更该死!”

      他提起酒坛灌酒几口,而后以衣袖擦了擦嘴,淡然道:“荒域若是公然参与帝国战事,那就是同整个龙腾下浮地为敌!”

      “也是和我为敌!”

      “至于他,我心有好奇,很感兴趣!”

      古依依神情漠然,双眼清冷,轰!她周身有黑气沸腾。“都说你凭手中之剑可战人帝大圆满,我倒要试试!

      她拂手而出,六掌随之拍下,遮天大掌封困天地,威能无穷。

      时空再次陷入困顿,万物随之颤抖。世界暗淡无光!

      “嘿嘿,那是谣传。”江落雨轻轻拂手,酒坛消失,转眼之间手中有红白之光亮起。

      他左手快速出剑,剑光就像流星破天,红光闪烁,世界全是飞花,时间有加速之意。

      而右手之剑慢似寻踪觅影,白芒涌动,天地之间全是飞羽,空间有停顿之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