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黄色片软件

      “这事啊!也没什么,就是想通过这些毫无联系而又零零碎碎的闲聊,确认一下我们之间的价值观,是否一样。”听到重楼的问题,哨兵微微一笑,让逍遥叹一时无语,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哈哈哈!前辈,你们查案的,都这么特别吗?这风格,一般人可承受不起。”龙战思前想后,依然无法理解之前的那些讨论,与破案有什么关系。

      “前辈,那么,现在你得出的关系是什么?可不可以进入正题?”凤冕相对于逍遥叹和龙战等人,在听到哨兵的回答之后,顿时有了一些明悟。

      “前辈,你应该是对于这个案子有了新进展吧!现在时候不早了,先将午餐摆出来,我们边吃边说,这样就不会耽误时间了。”独孤皇邪看了看广场周围的情况,目光锁定在一个比较干净的位置,率先起身,拉上重楼和刀剑二人,向着目标位置前进,到达目的地之后,四人开始清理,逍遥叹等人随后跟上。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清理出了一块足够放置餐具的位置,之后便是垒上灶台,架起烧烤架子,摆上桌子,将食物一字排开,众人通力合作,像独孤皇邪、哨兵和司命等厨艺大师者,如辛勤的小蜜蜂在忙碌着,逍遥叹、幸运和刀剑等对此行业一窍不通者,负责搬运食物,烧火、看火等工作,而凤冕、龙战和重楼等半专业人士为那些大师们打打下手,切菜的切菜,砍瓜的砍瓜,剃骨的剃骨,中间虽然闹出一些笑话,不过,结局还是很圆满,是一出喜剧,忙活了近两个小时,一桌丰盛的午餐摆在桌子上,众人随意的坐下,逍遥叹拿出自己珍藏的酒,随着众人的举杯庆祝,午餐战役正式开始打响。

      “来,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干一杯吧!”独孤皇邪站起身,举起酒杯,向众人提议道。

      “饮尽。”

      “干了。”

      “不能养鲸鱼哦!”

      “哈哈哈!”

      “呵呵呵!”哨兵等人接受了独孤皇邪的提议,纷纷站起身,与自己身边之人碰杯,一杯酒下肚,开始了新的聊天模式。

      凤冕看向逍遥叹,见后者闷头吃饭,有人敬酒就回敬一杯,偶尔跟身边人聊几句,一点都不关心来到这万象新天旧址的原因,在聊天频道里提醒了几次,后者的回答都是差不多,现在是午餐时间,破案那是公事,吃饱喝足后再说。

      凤冕气愤的瞪了一眼逍遥叹,在后者无视的目光中,对哨兵问道:“前辈,我们之间在价值观念上,有难以逾越的差异吗?”

      哨兵回敬了重楼一杯,夹起一口鱼肉,见独孤皇邪手中的烧烤肉串快好了,起身进行蹲点,听到凤冕的问题,没有犹豫,直接给予了回答:“凤姑娘,分歧还是有的,但大方向上没有问题。”

      “那么,前辈,这次让我们回到这里,现在能和我们说说其中的理由吗?”司命接过凤冕递过来的调料,小心翼翼的计算着调料的剂量。

      “哈哈哈!现在是午餐时间,先吃饭,吃完饭后再说正事。”哨兵也用逍遥叹应付凤冕的话给予了回应。

      “前辈,你有所不知啊!他们春秋国在办事情方面,都在餐桌上解决事情,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至少占了七八成,所以,前辈,饮酒要适量,否则,前辈你连自己底裤是什么颜色,都会被他们给套出来的哦?”独孤皇邪见哨兵将自己身旁的酒给顺走,不满的进行提醒,他们悠哉悠哉的喝着酒,吃着饭,自己还要累死累活的干着烧烤的活,好不容易从逍遥叹那里多顺了几瓶酒,现在又被哨兵给顺走了,心里顿时不美丽了。

      “没事,独孤,我喝酒有一个习惯,要么不醉,要醉就醉的一塌糊涂,而且还不会说醉话,保密工作还是很好的,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口碑一直优良的原因之一。”哨兵脸皮厚着,无视独孤皇邪的提醒,直接打开其中的一瓶酒,大口大口的喝起来,看得独孤皇邪真想甩哨兵一脸的烧烤串。

      “凤姑娘,你们几人这一段时间和逍遥公子走了不少地方,拜访了不少人,对于案件有什么看法?”哨兵明白,所有人都想知道,这次自己带他们来万象新天旧址的目的,之前的谈话虽然没有明说,但全部等着自己的消息,而自己一直吊着他们的胃口,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因此,既然没有打算隐瞒,就顺着凤冕的话题说出来就好了,还能愉快的玩耍。

      “不知道,前辈,你指导我们的方法让我不解,我们拜访人员虽然不多,二三十位而已,并且通过他们的说法,也了解到了将近百人的信息,不过,因为大部分话题都没有提到当年的事情,所以,到现在对这个案子还是一窍不通。”重楼眉头紧皱,哨兵等人给予的方法,一直让他迷惑不解,逍遥叹也都是只负责传话,不负责思考,说什么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员就好了,不要瞎操心,因此,至今也不明白寻找那些人员的意义。

      “逍遥公子,你的感受又是什么?”哨兵看着逍遥叹,若有所思。

      “我?不知道,和重楼差不多吧!本身聊天我就不在行,破案就更不在行了,你现在两个都让我给沾上了,我只是遵照你们的吩咐,你能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剩下的事情,我也是云里雾里,一窍不通。”

      “老大,你这是病,而且已经病入膏肓了,得治。”龙战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跟着这么一个脑袋不开窍的家伙,难道当时自己搭错筋了,不知道现在改还来不来得及?

      “龙战,有药不?”逍遥叹看着龙战,平静的问了一句,让后者顿时头皮发麻,坐立不安。

      龙战看了一眼哨兵,见对方那让人不爽的表情,顿时决定祸水东引,让哨兵承受逍遥叹的怒火:“心病还得心药医,老大,你这是忧思过度,症状表现为对于幸运过度关心,而解决的药方在前辈身上,他就是那药,包治百病的那种,保证药到病除,还有提神醒脑,安神静心,提升星境的作用,可以让老大星境有一个巨大的突破,顺利晋级成为少年至尊。。。”

      “滚滚长江东逝水,独孤大哥那里凉快,去那里呆着吧!”

      “幸运,皮痒了是吧,要不要我给你松一松?”见幸运敢喝斥自己,龙战双手互握,咯吱咯吱的关节声不绝于耳。

      “师父,我不过传达了一下你的态度,看,龙大哥这个反骨仔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他这是病,得治。重大哥,该给龙大哥松松筋骨,上润滑油了。”

      “。。。”

      “前辈,你还是明白说一下吧!相信我们这支队伍的大部分人员,都是一知半解,不明白和那些人接触的意义,毕竟和他们进行接触,却没有谈论半点关于当年的事情。不但我们云里雾里,相信对方也是云里雾里,至今不知道我们找他们做什么事情。”蒂娜也开口附和逍遥叹等人的说法,聊天聊到让双方全部一脸懵逼的状态,即使不是聊天的最高境界,应该也差不多了。

      “是嘛!逍遥公子,你们来猜测一下,我让你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哨兵不为所动,透过玻璃杯,看着杯中的酒,那专注的表情,如在欣赏一件世间难得一见的奇景。

      “破案啊!这还用猜吗?我们所接触的人,所了解的信息,都是为了这个最终的目的进行,前辈,我们虽然不聪明,但智商还是在线的,就不要用傻瓜的话题来试探我们的底线了,那样只会证明提问者智障。。。不对,用词错误,前辈,请原谅,是智商堪忧。”独孤皇邪找到了报一酒之仇的机会,自然不容自己错过。

      “哈~哈!是我的用词出现了失误,那么,你们来猜猜看,我需要你们找他们,具体的用意是什么?”哨兵面不改色,手上的动作没变,眼睛依然盯着杯中酒,对于独孤皇邪的话语,直接选择无视。

      “不知道,我只负责执行,不负责思考,你可以当我是机器人。”

      “你。。。逍遥,有你这样的机器人,那还不把我吓死?人长的又不好看,价格忒贵,又不实用,炼丹不会,厨艺不会,制造不会。。。逍遥,你自己说说看,要你何用?”蒂娜呵呵一笑,说起逍遥叹的一堆缺点,让逍遥叹给了前者一个白眼。

      “哈哈哈!蒂娜,男人嘛,那方面行就行了,其它的就无所谓啦!”

      “龙战,这里还有小屁孩呢,小心教坏了小屁孩,你可要负责。”

      “龙战,你的意思是说,你爸妈将你生下来,就是为了配种?我明白了,龙战,起身,抬头,挺胸,向左转,步行十万米左右,有一家名为春风不度的店铺,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现在,你可以去报道了,赶紧哦,那家在这附近很出名的,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凤冕,你进去服务过?不然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要不这样,你陪我一起去吧!我怕自己找不到啊!”

      “。。。”幸运看着这群老不正经的,感觉自己走错片场了。

      “前辈,咱们就不绕弯子吧!你们这些破案的,脑袋太聪明了,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动作,可让你们写出一本书来,我和逍遥都是武夫,更喜欢直来直往,所以,你还是直说了吧!前辈?”重楼借着敬酒的时候,对哨兵说道,逍遥叹、龙战等人也在一旁附和,都不想脑补,怕越补坑越多,最后填也填不平。

      “年轻人啊!还是心浮气躁了些,这对你们以后要走的路。。。”

      “年轻有干劲,冲动是我们的资本,没有那些激情四射的奇思妙想,怎么推得动历史车轮的发展?如果我们年轻人都学着老年人天团一般,一个个都在想当年,忆往昔,那么,这个社会也就没救了。前辈,难道这就是你想要见到的年轻一代?”

      “前辈,好汉不提当年勇,前提是要有当年的勇啊!我们的现在就是你们的当年,没有我们现在的敢打敢拼,想做就做,如何能在你们这个年纪,对后来者提起我们当年的勇?”

      “前辈。。。”

      听着独孤皇邪他们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引起的激烈反抗,哨兵发现自己捅了蚂蜂窝,为了自己的名誉着想,于是,哨兵提高自己音量,对着情绪激昂的年轻一代们大声说道:“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你们对于当年围攻万象新天的那些强者们,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总结一下他们的性格特点,我的意思是共同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