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威客

      “喂,骗人的吧?那可是二长老啊,除了掌门之外最厉害的人!”

      “赶紧去通知掌门,这家伙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

      “他杀了霜雪师姐,难道不去报仇吗?”

      “如果拔剑的话会死吧?一定会死!”

      二长老的头颅在地上滚了几圈,身躯才倒下去,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其中震撼最大的,莫过于大长老了。

      他此时又是愤怒,又是惊惧,张着嘴连话都不会说了。

      另一边,王乐脸色平静,甩掉横刀上的鲜血后,再次轻声道:“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决心。

      难不成,你们手中的剑只会挥向弱者吗?”

      几句话说的众弟子面红耳赤,但偏偏没人敢上前,最后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出来。

      原本气愤不已的大长老见了这一幕,脸色顿时变了。

      “快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少年并没有理会,而是盯着王乐道:“你杀了师姐,我要为她报仇!”

      说罢在其他人复杂的眼神中,拔出了背后长剑,使出一招仙人指路,直刺了过来。

      剑锋划破空气,发出一阵轻吟。

      王乐看着这一幕,轻轻摇了摇头,速度太慢,招式中有怒意却无杀意,比起之前的二长老相差甚远。

      “看在你有勇气向我挥剑的份上,我不杀你。”

      随着话音落下,王乐一挥手中横刀。

      叮的一声脆响,少年手中长剑直接被斩断,同时被巨大的力量击飞出去,砸在后方人群当中,直接压倒好几个人。

      “去通知你们掌门,让他过来见我。”

      王乐说完将横刀归鞘,双手抱胸等待起来。

      幅目中无人的态度,让大长老等人恨得牙痒痒,却毫无办法。

      气氛一下变得凝重而沉默。

      早在他们下山时,就已经有人去府城通知,此刻除了等待之外,不敢有半点多余的动作。

      约摸半个时辰后,山脚下响起马蹄声,紧接着就见到一个童颜鹤发,眼神阴冷的老者朝山上赶来。

      此人便是天剑门掌门,玄清!

      他的速度很快,动作看起来压根就不像这个年纪的人。可惜没有内力,在怎么强也不过是凡人而已。

      王乐算是清楚了,难怪叫试炼投影,这世界连底武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一些身手矫健的普通人。

      谈不上高兴或者失望,他只是觉得有些无聊。

      天剑门不用刀,不然倒能取长补短一番,至于现在嘛,早点结束吧。

      自家掌门的到来,让一直压抑着的弟子们露出振奋之色,但大长老却依旧神情凝重。

      因为他们三人差距其实不大,就算掌门最强,也远远达不到碾压他跟二长老的地步。

      王乐之前那一刀所展现出的差距,却让人绝望。

      这一点玄清也知道,因为地上二长老的尸体已经说明了一切。

      心中怒火像是被一盆凉水浇灭,他抿了抿嘴,只觉分外苦涩。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针对我天剑门?”

      看似强势的质问,其实却在示弱。

      那些弟子纷纷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这还是那位说一不二的掌门吗?

      王乐没理会别人如何想,他看向玄清道:“你应该比别人更加清楚,你我之间的差距。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向江湖发出公告,承认天剑门被我一人挑翻。

      要么就动手,你们可以一起上,杀了我,或者被我杀。

      现在,选吧!”

      玄清嘴唇开始颤抖,心中憋闷,愤怒,怨毒,最后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为何是我天剑门?”

      王乐闻言笑了,不假思索的说道:“因为近啊,我刚出山就再河间府,然后天剑门又是这里最强的宗门,所以不找你们找谁?”

      这话就像在说,他出门想吃东西,所以就顺道挑了个近的。

      玄清怒极而笑:“你终究只是一个人而已,真以为我天剑门怕你不成?”

      那些弟子听他这么说,纷纷义愤填膺起来,不过碍于王乐之前凶威,他们不敢说什么。

      “哦?你这是选择第二个咯?也罢,那么从今天之后,世间再无天剑门。”

      王乐缓缓抽出横刀,目光变得冰冷。

      “等等!”

      玄清一扬手,“我明天就会向江湖发出通告,告诉我你的名字!”

      这番转折来的太快,以至于大长老以及众多弟子都没有反应过来,神情变得有些呆滞。

      “王乐!”

      王乐摇了摇头,将刀重新归鞘,然后迈步朝山下走去,“别骗我,否则我再来时,就是天剑门除名之日。”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玄清长出了一口气,身上已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

      只有他知道,刚才那一刻的压力有多大。

      尤其是当王乐拔刀,展露杀气后,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玄清清楚的认识到一件事。

      恐怕山道上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过是一刀一个。

      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想宗门被灭,就只能乖乖答应所有要求,不管合理还是不合理。

      至于陈霜雪和二长老的仇…

      弟子们垂下头,脸上带着愤慨与不满,他们还没到那个境界,所以想不明白,为什么掌门连打都不打,就直接认输。

      不过碍于以前玄清以往留下的威严,这些人没敢说什么。

      只有大长老能明白,此刻他们算是劫后余生,如果刚才掌门真的要头铁硬上,那才是罔顾身上责任。

      “都别愣着了,现在就去发出通告吧,我天剑门被一人挑翻。”

      玄清揉了揉脸,继续道:“此刻起我辞去掌门之位,大长老,以后天剑门就交给你了。”

      说完他转身往山下走去。

      山道上弟子们面面相觑,不是他们不想说什么,而是玄清没给这个机会。

      “大长老,掌门这是去…”有人轻声问道。

      “应该是去找刚才那个人吧,以他自己的名义。”

      作为相识几十年的老友,大长老十分清楚此刻玄清的想法,他没办法阻止,只能接过对方递来的担子,将天剑门扛在身上,以度过接下来的风波。

      一众弟子这才恍然,不禁露出羞愧之色。

      原来是因为自己等人在拖后腿吗?

      一时间人人咬牙切齿,发誓要苦练武艺,精气神跟之前完全变了。

      大长老看着这一幕,长长出了一口气。

      “永别了,老朋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