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频道网址导航最新3

      秋去冬来,四季更迭,成帝刘骜在增成舍宫一待将近一年。

      谁知班婕妤生了个皇子,没几个月也夭折了。

      成帝刘骜感叹天意弄人,也不多悲伤,劝慰班婕妤道:

      “爱妃不要过于伤心,朕与爱妃尚年轻,有的是机会再生他几个皇子。”

      成帝刘骜只图快活,仗着年轻,有没有子嗣一时倒真没放在心上。

      就是想到皇子又早夭,不免想到谷永对答的话,暗暗叹道:

      “看来这又是独占宠幸导致的,天命难违啊!”

      遂渐渐生离增成舍宫之意,与班婕妤的热情冷却了下来。

      本想多回到许皇后臂挽里,那该死的魔咒又不时跳出来,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成帝刘骜不知找谁好了,愁绪一晃而过,随后对自已道:

      “不想了!走到哪里算哪里。”

      成帝刘骜把许皇后、马婕妤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走马观花的住了个遍,把偌大的皇宫角角落落花花草草都浏览了一遍。

      宫中女子众多,都逆来顺受的,哪有解风情之人,时间一长成帝刘骜就如餐餐吃山珍海味般,有了厌倦怠惰心。

      蹴鞠、投壶、射猎、棋弈,成帝刘骜玩了个遍,几轮下来,也觉得乏味。

      又渐渐的迷上了美酒佳肴,觉得喝几蛊后在半梦半醒之间,听着宫乐,看着眼前起舞弄清影的美女,倒也多了几分乐趣。

      偶尔在许皇后处,偶尔在班婕妤处,偶尔在马婕妤处,和爱妃共饮,欣赏宫中歌舞,喝到似醉非醉时,拥着马婕妤她们一顿胡闹,玩得惊天动地,睡得昏天暗地。

      夜夜美人佳酒,燕歌笙舞,成帝刘骜处处留情,辛勤耕耘,却是毫无结果。

      成帝刘骜只管耕耘,不问结果,对结果不结果倒不是很在意。

      班婕妤劝告了成帝刘骜几次,刘骜稍有收敛,没几天又忘了,旧习复发,劝说多了,就不见成帝刘骜来了。

      班婕妤在耐心等待成帝刘骜再次临幸的时候倒写了一首佳作《团扇诗》: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成帝刘骜见了,知其心意,不免心生爱怜之意,搂过班婕妤亲热了一番。

      班婕妤见事情稍有转机,又起劝君之心,对成帝刘骜道:

      “皇上正当青年,不可贪恋后宫美色佳肴,沉浸其中,当以国家社稷为重,勤于国事,为我朝中兴而努力。”

      “爱妃言之有理,前日朕有听爱妃之言停建飞乐殿,今日爱妃之劝甚为中肯,朕当收敛身心,勤于朝政,自当不辜负爱妃一片拳拳之心。”

      成帝刘骜一脸真诚地说道。

      成帝刘骜一出增成舍宫,就到了偏殿与卫婕妤颠龙倒凤一番,没过几天又不来,往别处去了。

      班婕妤无计可施,只能向太后王政君讨救兵。

      太后王政君性格随和,自从和先帝汉元帝金风玉露一相逢就有了刘骜之后,一直被元帝冷落,二十多年下来早已清心寡欲,见刘骜懒于朝政,在后宫寻欢作乐,颇有微词,念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加之政事多由自家兄弟把持,也就随他胡闹折腾了。

      太后王政君久待皇宫,对皇宫后院的争宠早已麻木,皇后、贵妃前来请安唠叨偶尔也有,听听谁长谁理短,也不多发表意见。

      见班婕妤到来,倒显得格外亲热,多几分真诚。

      听罢班婕妤诉说,不由一叹,也甚觉无奈,儿大不由娘,已自有主见,哪有可能事事听从母后的话呢,只好好言宽慰了几句:

      “班婕妤有心了,皇儿性情似先帝,有些年青胡闹,倒不显荒缪,母后会不时加以谆谆教诲,让陛下不可荒于朝政为是。”

      班婕妤听听话音,太后似乎也无法,只得闷闷回宫。

      太后王政君待班婕妤走后觉得成帝刘骜有点不大像样子,让御前侍中本家弟弟王音召了大司马大将军王凤进来商量,言道:

      “皇上最近荒于朝政,沉迷在后宫酒色之间,此非明君之举,如任其这样下去,国将不国,大司马大将军你说怎么办好?”

      王凤见太后有忧,本着为太后妹妹分忧,又自恃权重,满口应允王太后:

      “太后放心,老臣当劝劝陛下收心,勤于朝政。”

      汉成帝刘骜见亲大舅大司马大将军王凤前来劝说,知道母后有了些看法,就稍微收敛了一些。

      这年夏天大旱,秋天四十多天下雨不停,黄河馆陶及东郡大堤决口,淹没四郡三十二县,田间水深达三丈,水毁房屋四万多所。

      成帝刘骜心想:

      “难道因为君王过分地沉溺在后宫,引起天帝发怒了?”

      各郡守飞书上报,三公大臣御史大夫尹忠还说没什么大碍。

      成帝刘骜有点恼火,借机立威下诏严厉训斥了尹忠不知忧民,谁知尹忠见了这道严诏,居然吓得自尽了。

      成帝采纳乐昌侯丞相王商提议委任少府张忠继任御史大夫。

      长安百姓开始哄传大水要来,成帝刘骜问群臣:

      “诸位爱卿,一旦长安有水满城,可有避水良策?”

      大司马大将军王凤答对:

      “陛下宫中人员可乘船暂避,长安百姓可登城避水。”

      乐昌侯丞相王商则道:

      “陛下,此为民间讹言,极不可信,长安地势虽平,但不足以有水患,无需担忧。”

      朝中官员交头接耳,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有官员想到了让皇上迁都,吐到嘴边咽回了。

      后来说的无非是一些官员附议大司马大将军王凤多作事先打算,一些官员附议乐昌侯丞相王商说不足为虑。

      成帝刘骜听从乐昌侯丞相王商之谏,派大司农裴周调发钱谷赈济遭水灾的郡县,又派谒者二人征发河南以东木船五百艘搭救和转移灾民九千七百余人。

      王府幕僚大将军武库令杜钦听闻朝庭争议,向大司马大将军王凤举荐校尉王延世:

      “大将军,校尉王延世自少年学《易经》,曾把所学知识与实际结合起来,反复到都江堰考查,计算,丈量,把所学的《易经》和天文术数运用于实际之中,弄清都江堰是怎么修成的,史前的四川洪水泛滥,水系复杂,李冰父子是怎么完成治水工程的,颇有研究心得,此番黄河堵塞决河,可力举给皇上委以重任。”

      大司马大将军王凤素以杜钦为心腹,言听计从,就此举荐了上去。

      成帝刘骜于是任王延世为河堤使者,总负责修治河堤决口。

      王延世让民工用竹子编成大竹笼,在竹筐里装满碎石后沉到水底,作为基础,在上面再用石头和泥土砌成河堤。经过上万人三十六天的施工,终于修复河堤,堵塞了决口。

      成帝刘骜闻报大喜,诏王延世为光禄大夫,秩中二千石,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又改此年为河平元年。

      成帝刘骜赞扬乐昌侯丞相王商有定识,又表彰大司马大将军王凤举荐有功。

      朝庭上下,对成帝刘骜一片歌功颂德。

      成帝刘骜总算忙了一回,见左右无事,又迟到早退回后宫快活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