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纯肉np公共场合

      范伟杰望着原身父亲范建国额头上深深的几道皱纹,还有粗糙的脸庞,没来由一阵心悸,这是原身的灵魂在悸动,或许是采用这种方式提醒范伟杰,深藏骨髓的血脉传承是不可否认的,因此,不管咋样,眼前的这个原身的父亲将是他今生最大的牵绊。

      看着眼前这个饱经沧桑的中年男子,已经决定接受原身一些恩怨情仇的范伟杰在心底悄悄地拿定了主意,一定要千方百计好好看护住这辈子的亲人。

      在范伟杰沉思的时候,范建国和子女的对话,还在进行中。

      “没事就好,没有几个月就要放假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

      范建国说完又对着女儿说道:

      “老四,在学校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就去找你三哥帮忙!”

      老三连忙宽慰范建国。

      “爸,你放心吧,我们在学校都挺好的,大家学业都很紧张,压力也不小,没有精力胡思乱想的,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是么?那就好,那就好,真的挺好的!”

      老四这个时候也没有搞怪,在旁边连连点头附和。

      范建国想了想又问道:

      “我前一阵子,打工的时候听镇子里的人吹牛,说今年高考可能要提前到6月,你们学校里怎么说,假如提前了对你们有没有什么影响?”

      “爸,别听那帮人瞎说,今年高考不会提前的。”

      正好走过来的范伟杰想也没想的接口说道。

      在上辈子的记忆里,2003年才第一次把高考提前到6月进行,当时虽然还有疫情,但是风声已经渐渐平息,最终考试没有延期,还是如期在6月7号准时开始的。

      正在说话的三个人听到范伟杰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都扭头看了过来。

      范建国惊喜的问道:

      “老二,你咋过来了?”

      老三和老四也带着疑虑的眼神看着范伟杰,等待着他的回答。

      “爸,我换了个工作,现在是在一个米国公司上班,考虑到我是襄阳人,公司在襄阳有一个合资公司。我到襄樊工作比较方便,所以就被公司派到襄樊的合资公司工作了。昨天晚上刚到襄樊,今天上午入职办了手续。

      下午没有啥事,记得爸今天要来看老三他们,我好长时间没见你们了,就过来看看你们。”

      范伟杰想了想接着说道:

      “要是高考真提前了,不会是一个省的,要提前全国都会一样,那跟往年有啥区别?早考晚考还不都是考。”

      老四突然插嘴问道:

      “三哥,你准备考哪的大学?”

      范伟进有点诧异,自己这个妹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想了想便说道:

      “我还没想好,考完看成绩再琢磨吧,现在就不想那么多了。”

      范建国听了点了点头,

      “就应该这样,你别替你哥操心,把自己管好就行。”

      老四听了有点不爽,瘪了瘪嘴没再说话。

      教训完闺女,范建国又从兜里掏出一沓皱巴巴的钞票,有零有整。

      范建国仔细的数了数,然后分成两份,分别递给兄妹两人。

      范建国特别对老四解释道:

      “你三哥马上要高考了,我跟你妈商量,打算这个月多给他点生活费,改善下生活。”

      老四连忙说道:

      “我饭卡里学校食堂有补贴的,三哥不够花的话,我可以再给三哥一点。”

      范伟进连忙摇头拒绝道:

      “不用,我生活费够了,上个月还有剩下的。”

      说完,他抽出额外多出的一百元钱递还给范建国,说道:

      “爸,不用多给我的,到高考也就三个月时间了,这些够了。”

      范家一家七口,现在有四个孩子上学本来就不富裕,再加上现在还要抚养范伟杰的一双儿女,负担更重了。

      范建国农忙时种地,农闲就上镇里的砖厂帮工,在砖厂干活一天只有二十块钱的收入。

      在砖厂干活可不是后世调侃的搬砖,那可是需要真正的下苦力干活的,这一百块钱看起来不多,可是这可是范建国不吃不喝在砖厂干五天才能得到的收入。

      即使是这样的家庭条件,还要尽力供养几个孩子的吃穿住行上学读书,范建国也算是为这个家呕心沥血竭尽所能了。

      父子两人来回推让了几次,最后还是范伟进推让不过,只得收下了这多给的一百块钱。

      范伟杰摇了摇头,真的觉得前身实在是不孝,做的太差,有钱和前妻过小资生活,就没有想着要帮着家庭缓解下经济压力。

      没有办法,既然现在是自己接手了,只好想办法为他擦屁股了。

      范伟杰笑着对范建国说:

      “爸,我升职了,加了工资,还加了不少,这一千块钱爸你带回去,好好改善下生活,下个月老三和老四的钱我来给,你就不用操心了。

      砖厂的活太重伤身体,就不要干了。过段时间待我安顿下来之后,再看看有没有别的事可做。

      以后,我就在市里上班,离学校近,老三、老四就交给我来照顾好了,爸你就不用管了,想他们了给我打个电话,我派车子接你们过来。”

      范伟杰琢磨了一下,从镇上到市里的学校有七八十多里地,坐车都要两个来小时,从家里到镇上还有十多里地走路也要一两个小时,看来范建国一大早就出门了,估计范建国为了省钱,这会连中午饭都没吃呢。

      想到这,范伟杰对范伟进说道:

      “你们俩陪着爸说会话,我去超市买点吃的,再买瓶水,估计爸还没吃饭呢。一大早就出门,来处折腾这么长时间,肚子受不了。”

      老四一听,赶紧说:

      “二哥,这里你不熟,还是我去把。”

      范伟杰听了也是这个理,于是掏出五十块钱递给范怡。

      范怡没接范伟杰递过去的钱,直接往小超市方向跑了过去。

      范建国连忙阻拦,可惜隔着校门也没拦住,不禁埋怨道:

      “老二不听话,老四也不听话,浪费那些钱干什么,回家再吃也是一样。”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不过范伟杰分明从范建国的脸上看到了欣慰和满足的笑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