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多特网站直播

      第60章 那日的事

      林长明冷着脸将烧鸡扔到一边,还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林令夕,质问道:“你说什么?”

      她一介女流小辈还真妄想撑起整个林家?

      想到这里,他满脸不屑。

      “我劝二叔最好不要痴人说梦。”林令扫了一圈虎视眈眈的人,警告道:“这里的一分一毫没有我的允许谁都拿不走。”

      “你……”林家祖母脸色难看,指着林令夕,责问道:“你到底还是不是我林家的人,他是你二叔,你父亲死了,他就是家里的长子,理应代替你父亲掌管林家和林家铺子!”

      她别过脸去,阴阳怪气道:“除非你将你爹从族谱中去除,你也永远离开林府,就是不知道我那好儿子泉下有知会不会怨你!”

      还真是会偷换概念!

      林令夕走到林家祖母面前,反问道:“我姓林,我父亲也姓林,自然是林家人,既没有犯错,为何要离开林家?”

      “你错在大逆不道,有悖人伦!”林家祖母瞪目骂道。

      林令夕冷哼一声,“大逆不道?祖母和二叔好生在府里养着,我从未做过什么,若祖母非要说我不尊重长辈,那我便好好和祖母算算何为大逆不道?”

      她转向林长明,“我爹刚过世,二叔身为我爹的兄弟不思祭奠善后,倒先想着如何夺走我爹的铺子和钱财,又想着如何将他托付给二叔的孤女送入狱,这便是二叔和祖母所想的不忤逆,有人伦吗?”

      “好一张伶牙俐齿,惯会颠倒黑白!”林家祖母无理,只得继续污蔑林令夕。

      林长明也顿时没了底气,眼神闪烁不再多说。

      “祖母可还记得当初您是如何与我争论我借着林家的名声牟利的,当初我一纸文书撇清与林家的关系为的便是让祖母安心,怎的这铺子这皂角又都该属于林家了?”林令夕有理有据,毫不怯懦。

      当初祖母为了看她的笑话对外放出消息逼她要么撇清和林家的关系要么向祖母妥协。

      她选择了后者。

      “我看就该早日将你嫁出去,让你夫家好好教教你规矩!”林长明气得伸出手要掌掴林令夕,见林令夕眼神犀利也手又缩了回去。

      腥臭腐朽的思想果然惹人讨厌!

      林令夕不想和林长明等人周旋,眼神示意身旁的珍珠。

      珍珠忍耐这等人许久早就想驱赶,有了林令夕的命令,随手提起一个扫把,如刀般手起落下,气势十足,紧盯着林长明等人。

      感受到那扫把落地的震动,仿若真的看到一把刀似的,林长明等人都惊得站了起来。

      “你……你竟要对我们动手!”林尹梦盯着那把被珍珠用的利落的扫把,心里没底,嘴上还十分要强。

      珍珠上前一步,大声道:“你们若是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也别怪小姐报官来抓你们,上次的教训你们还没尝够吗!”

      记得上次小姐提了官府她们跑得极快。

      “我们……这是林府,我们凭什么走!”林长明吞了吞口水,怕丢了面子还不肯走。

      林令夕寻了个位置坐下来,轻咳一声。

      珍珠看了林令夕一眼,扬起扫把便朝着林长明等人冲过去,林长明等人大惊失色,赶忙往院中跑去,珍珠也追了过去。

      不等珍珠再动手,几人落荒而逃,狼狈至极,看得旁人不禁放声大笑。

      林长明停在院门外,气不过道:

      “我在狱中结交的好友很快就好出来了,他可不是你惹得起的,到时候别怪我不留情面!”

      林令夕听到声音,冷笑一声,直接进了房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可怕的。

      有些疲乏,直接躺在床上休息。

      刚闭上眼,虽没有声音,但她隐约觉得不对,猛然睁开眼,对上一双冷眸,惊得她坐了起来。

      “什么时候来的?”林令夕平复心情,看着突然到来的慕修问道。

      这人进了房间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拍了拍胸口,却突然一顿,看了一眼慕修,有些紧张地掩饰着。

      她虽将这天地阁的事情抄录下来放在怀里,但还未想好放在哪里这慕修便悄无声息的来了。

      “不解释解释那日的事?”慕修坐下,冷眸审视着林令夕。

      他说的应该是她重金替蒋依柔赎买歌姬的事吧?

      那日她解释的太少便匆忙离开了。

      林令夕放松下来,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解释道:“前几日有人在我铺中闹事,是蒋公子替我解围,所以那日意外看到蒋公子被人刁难,这才愿意花重金帮忙。”

      见慕修还在怀疑,她又补充道:“至于那名歌姬与蒋公子有什么牵扯,我并未多问。”

      他定是怀疑她与贩卖私盐一事有关,她也必不能让他知道。

      “当真?”沉默了一会儿,慕修神色严肃,再追问道。

      那眼神仿佛能看穿所有!

      林令夕心中不由地一颤,但神色依旧淡定,“自然。”

      “嗯。”慕修只淡淡应了一声。

      低着头,眼神落在手边的杯中又变得幽深复杂。

      蒋鸿是京城而来,林令夕自小便长在临城。

      两人应当牵扯不深。

      他抬头看着林令夕,神色缓和了一些,提醒道:“以后少与唐致远往来。”

      “铺中繁忙,倒也没什么事需要去拜访他的,你放心。”林令夕尴尬一笑,摆手故作不在意道。

      慕修点了点头,随即从衣袖中取出几张银票放在桌边。

      足足一千两!

      林令夕看着那银票,心中五味陈杂。

      她刚折了一笔,他便毫不吝啬地送了过来。

      林令夕还未反应过来,腰环上一只手,一提她便拉入怀里。

      她与慕修凑得极近,姿势也十分暧昧,想要挣脱却被抱得更紧。

      见慕修眉头紧锁很不高兴,她放弃挣扎。

      她得时刻提醒自己这人她得罪不起!

      “你……你怎么了?”意识到慕修有些不对,林令夕不自在地问道。

      好端端地怎么突然这么亲近?又好似有哪里不高兴?

      “我和你说的话都记住了?”慕修低眸看着林令夕。她那日倒是对唐致远笑得很开心。

      林令夕有些懵,疑惑道:“什么?”

      慕修想说些什么,突然瞥见围墙外一抹黑色身影,转身沉默看着林令夕,温热的气息打在林令夕的额头上,她顿时感觉额头一软,脸顿时红透,惊讶地盯着慕修。

      这……这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