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hd中国版

      “我和你们几个老叔商量一下,便开始了一个捕捉活金的计划!”

      钟树年说到这里,不自觉揉了揉右脚踝上的伤疤。

      “捕捉活金?”

      叶焱闻言,皱了皱眉,这活金乃是天地间一等一的灵物,莫说是几个普通人,即使是修为有成的练气士,想要捕捉活金都是做梦。

      活金,虽然比不上小西这一类灵兽,但绝非一些山精树怪可比,精灵异常,随时都可以化为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若非叶焱有上古奇人传下来的“引灵术”和“困灵术”,想要降服小西,也是白日做梦。

      “我们几个人,守在村西头那座山坳中,连续守了十多天,还别说,真被我们守到了!”

      钟树年眼神迷离,虽然过去五十年,现在想当时的情景,还是有些激动。

      那是一个明月高照的夜晚,钟树年等人各自藏身在一个土坑中,盯着那个传说中藏有九缸十八窖财宝的山坳。

      “咯咯……”

      正当几人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阵老母鸡的叫声传来过来。

      “这大半年,谁家的老母鸡跑出来了?”

      钟树年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说道。

      “嘘……狗剩,快看,活金!”

      身边的伙伴捅了捅他,低声说道。

      随着伙伴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月光之下,荒草中,一只金光闪闪、胖乎乎的老母鸡,带着十二只拳头大小的小金鸡,在慢悠悠地溜达着。

      “我的天,果然是活金,我们逮到一只就够了!”

      钟树年等人十分激动,拎着准备好的尿液,俏俏围了上去。

      那群金鸡好像和真鸡一样,映着月光,在草丛里啄着虫子吃,对围上来的人类,视而不见。

      “哪里跑!”

      当钟树年等人将那只母鸡和十二小金鸡围住后,便将手中的尿液泼了出来。

      活金也是清净之物,见不得污秽,刺鼻的尿液惊的这群金鸡乱飞,很快钻去了草丛之中。

      钟树年眼疾手快,一脚踢到了一个小金鸡身上,那小金鸡似乎被他踢迷糊了,愣在那里。

      “嘿,我逮住一个!”

      钟树年一下子扑了过去,双手抓住了那只小金鸡,金光闪烁,小金鸡变成了一块金灿灿的金元宝。

      不曾想,那只老母鸡又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狠狠地对着钟树年的脚踝啄了一口,竟然直接啄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洞。

      “哎,你们不知道,当时那个疼啊,真是钻心的疼!”

      钟树年说到这里,仍心有余悸,脸色也有些苍白。

      “我的天,那么大一个金元宝,大伯,放到现在可是值老多钱了!”

      钟铁林看着钟树年的比划,估算着那块金元宝的分量,震惊道。

      “值钱?晦气啊,谁曾想,这一个小伤口,一直流血不止,疼痛难忍,后来还是去省城医院,花光了所有钱,才治好!”

      钟树年说到这里,苦笑道:“后来,你爷爷估算一下,我这个伤口花费的钱,刚好和卖掉那个金元宝的钱相同,分毫不差!这说明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即使强求得手,后来也是一场空。”

      “不对,活金是天地间最有灵性之物,怎么可能会被你捉住呢?”

      叶焱皱眉,若说一个草木精怪、虎豹豺狼之类的被普通人打死,这还有可能,但活金,绝无可能。

      “可、可能是那个小金鸡还没长大吧?”

      钟树年看到叶焱说的如此肯定,猜测道。

      “后来呢?”

      叶焱不置可否,但隐约觉得这活金恐怕出现的不简单,看着钟树年问道。

      “后来?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为钟家村埋下了祸根!”

      钟树年看了满脸疑惑的钟铁林和钟铁毅,终于讲述了当年钟家村搬迁的真正原因。

      在钟树年捉到金鸡的第二天,整个钟家村沸腾了。

      “九缸十八窖,没有就向土地爷要!看来,这些传说是真的!”

      钟家村,村长钟大友召集了村里十几个有头有脸的长辈召开了会议。

      “嘿,莫说九缸十八窖,就是刨出来一坛子金锭子,我们老钟家就发财了!”

      钟大元狠狠抽了几口旱烟,看着钟大友等人,笑道:“还等啥咧?挖它个驴日的,西头山坳就那么大地方,挖地三尺找不到,我们就挖地十尺!”

      钟大友闻言,看了众人一眼,神色凝重道:“干不干?大伙一句话!但我有句话撂到这里,无论挖到挖不到,都要绝对保密!”

      “这没说的!”

      “挖它娘的!”

      于是,一场挖财宝的计划就开始制定了。

      “后来,听你爷爷说,当时村里组织了将近六十个壮年,连续砸了十天十夜,终于挖到了一片坛坛罐罐!”

      钟树年说到这里,身体微微颤抖,神色莫名地紧张起来。

      “大伯,莫非那些坛子中不是黄金?”

      钟铁毅看着钟树年的神态,心里一紧,皱眉问道。

      “咋不是咧?都是黄金啊,都是黄金……你爷爷说,当时看到那么多黄金,村民们高兴坏了,于是开始搬黄金!”

      “可是,当村民刚从坛子里掏出几块黄金的时候,便发现不对劲了,坛子里竟然装着一个尸体,戴着头盔、披着锁子甲的尸体……你们知道有多少个坛子吗?将近八百个坛子啊,每个老坛子上面放了几块黄金,下面就是一个古代士兵的尸体啊!”

      “最让人不安的就是,在黄金下面,尸体上面,都放着一张羊皮纸,羊皮纸上的字,很简单,只有四个字,“以金换命”,这可把大伙吓一跳,也只是吓一跳而已,穷怕了的村民,谁还在乎以命换钱呢?再说,这些迷信的东西谁信?”

      钟树年说到这里,神色痛苦,嘴角却露出嘲弄的笑意,“我们都穷怕了啊!”

      “大伯,爷爷他们拿那些黄金了吗?”

      钟铁林和钟铁毅对望一眼,心里涌出一股寒意。

      “没有人不拿啊!一夜之间,一千多锭黄金被分批搬运到钟家村公社里,连夜又将那些坛子中的尸体掩埋!第二天晚上,村长带着大伙在公社中商量分配金块的时候……”

      “是不是这时候地动山摇,阴气冲天,钟家村开始剧烈坍塌?”

      叶焱接过了钟树年的话,神色凝重道。

      “你、你……叶大师。你怎么知道?”

      钟树年看着叶焱震惊道,这是当年钟家村最大的秘密啊。

      “那哪是什么活金,分明是战魂的买命钱啊,麻烦了!”

      叶焱脸色越来越阴沉,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叶大师,什么叫战魂的买命钱?”

      钟铁毅神色也变得极为凝重,没想到钟家村的搬迁,竟然藏着这么诡异的背景。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些坛子中穿着铠甲的尸体,生前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这些老兵肯定是惨遭横死,死后戾气冲天,不入轮回,同时,魂魄也变成地缚鬼,离不开那个坛子!而那些放在他们头顶的黄金就是他们买命的酬劳,羊皮纸就是契约!”

      叶焱说到这里,看着钟树年,迟疑一会,轻声道:“拿走金块,代表契约完成,那些拿走金块的人,早晚会遭遇横祸,灵魂会进入那坛子中,而坛子中的战魂就有机会离开坛子!”

      “叶大师,您是说?”

      钟铁毅心思电转,骇然失色。

      叶焱点了点头,黯然道:“我猜测,钟大爷,您父亲应该拿了不少金块,而您两个儿子的鬼魂,应该被困在那坛子中,永世不得超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