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视频怎么提现

      实际上,来到殷商部落的水稻专家也没有几个人。原本这里的汉人就不多。

      在酒桌上,张大力许诺了优厚的待遇和砖房小院。吃着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喷香的菜肴,喝着高度酒。当时便有几个汉人拍着胸口要留下来,请神使大人把自己的家人接来部落。

      当时李明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原来这其中便有一个“水稻专家”是他家的佃户。

      神使大人派人去接,谁敢拦下来?

      “白眼狼!”

      因为这些汉人都是阿卡普尔科来的,张大力便把李明等几个汉人教师拉来陪客。

      其他几个汉人教书先生也有不高兴的,原因和李明一样。

      “阎四,部落里是不分地的,你确定要来?”

      被李明称为阎四的就是他家的佃户。

      阎四愣了一下,这是主家不高兴了?

      再一想,我他么给你家当佃户,难道就有地了?

      “没事,李公子。咱们一无所有,有的就是一把力气和经验。道哪里干不是干哈?”

      现在抱上大粗腿,怼起主家来,阎四毫无心理障碍。说完,打个哈哈,便和另外几个专家一起举杯敬神使大人的,让李明自己在那里生闷气。

      张大力倒是不知道这些,频频举杯劝酒,和专家们打成了一片。

      巨石部落的伍尔夫长老这次也回来了,他也要带几名专家到巨石营地去指导水稻的种植。

      难得见到神使,伍尔夫也跟神使好好喝了几杯。

      第二日,各自干自己的事情。

      佩雷斯的信使到了。

      从时间估计,阿恩特还在海上飘着,不可能这么快就来了回音。

      这难道是……

      “老板,这是西班牙处在困难时期,与您虚与委蛇呢。”瓦鲁尼提醒道。

      “嗯,我知道。既然要谈,我们就谈。这不正是我们的目的吗?”

      会谈的地点定在了墨西哥新城。

      原来的墨西哥城现在基本上不再修建新的房屋,而是在旁边十多公里的地方开始修建新城,现在的新城并不再修建城墙。张大力完全按照后世的要求,规划了城市广场、行政区域、城市道路、排水等内容。

      整个新城就是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

      张大力准备在新城建设的差不多的时候,开始疏通旧城原本的河道,那里将来作为游览观光和教育基地。

      斯特林回到国内已经很久,然而他在船上就已经病倒。等到医治好后,赫尔维斯总督战死美洲的消息已经传回西班牙。斯特林在犹豫了很久之后,还是决定请求觐见国王陛下。

      斯特林犹豫的原因,便是他认为,不论他对陛下如何劝说,王国的颓败似乎已不可阻挡。因为没有人会在意发展经济、发展科技,在意的只有享乐。

      菲利普三世接见了斯特林,对于这个青年,菲利普三世是欣赏的。在斯特林去美洲之前,斯特林便是王国年轻一代中的杰出青年。

      菲利普三世静静地听完了斯特林的述说,看着眼前因为述说儿情绪激动的年轻人,心中却泛起一股无奈。

      “斯特林,你可能还不知道。弗雷斯尼洛公司雇佣了1500名士兵,前去墨西哥收回银矿,半路上便被印第安人打得全军覆没。领兵的阿恩特侯爵也被活捉。

      前段时间,新任的墨西哥总督佩雷斯悄悄回国了一趟,他在美洲几无立足之地。我已经授权他与印第安人和谈。

      现在的王国内忧外患,然而正向你说的,大臣与贵族们的金银来的太容易,只知道享受而不思进取。我就想知道,美洲的财富已经得不到了,将来荷兰人或者英国人再把香料群岛占去。这些大臣和贵族能不能醒过来。”

      菲利普三世对于眼前的态势洞若观火,然而,他也无能为力。

      “斯特林,留下来吧,我给你个位置。好好干,朝廷需要你这样清醒的人。”

      斯特林面对国王诚挚的邀请,实在拒绝不了,点了点头。

      张大力和佩雷斯之间的会谈已经开始。

      佩雷斯带着次奥等人,来到了新墨西哥城一处新建的六层大楼。这栋大楼采用钢筋水泥承重的框架结构,建造速度在这个时代只能用飞速来形容。

      站在三楼会议室的玻璃窗前,看着附近巨大的建筑工地,印第安人使用的,都是些佩雷斯叫不出名的工具。佩雷斯完全相信他们面对的是一个神灵。佩雷斯知道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是脑海中就是抛不去这个想法。

      “尊敬的神使阁下。”佩雷斯不知不觉也使用了这个称呼,“关于王国与……”

      张大力打断了佩雷斯,道:“殷商,这是新国家的名字。”

      “哦,王国与殷商部落的和平,是我们都想见到的。虽然这之前我们双方都有一些误会。”

      “不是误会,你错了。”张大力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佩雷斯的讲话。

      “西班牙人万里迢迢来到美洲,这一块不属于你们的地方,抢夺财富,这是事实。落后就要挨打,这是真理。我们的战争,不过就是土著人对外来的侵略奋起抗争罢了。”

      “既然西班牙已经不能压制住印第安人,就不要在妄想用武力继续抢夺。所以,双方坐下来平等地谈判,才是必然。”

      “不要和我说那么多的条件。我殷商国对西班牙出口货物是对你们进行帮助。将近百年,西班牙市面上多出了无数的白银,可是你们有那么多的货物吗?没有。物价很贵吧,听说有些地方开始以物易物了。啧啧!”

      佩雷斯脸上一阵黑一阵白,也没有办法反驳,事实便是如此。干脆闭上嘴,不发一言。

      “我来说说我的条件。我的货物出口到西班牙,除了当地代理商,我国还有其他的品种需要自己到西班牙开商铺销售。当然该缴纳的税款我们照给。

      西班牙商人也可以来美洲租赁商铺,经营货物,甚至开办工厂。”

      “来美洲开办工厂?想得美!”佩雷斯知道神使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美洲就没有工业的基础,神使这是想借鸡生蛋。

      “哦,还有。墨西哥已经是属于殷商国,西班牙如果还想保持阿卡普尔科到图斯潘港口这条路线,必须给殷商国上税。这点不容商量,这是涉及国家主权的问题。”

      尼玛!这还是封闭、蛮荒的美洲土著么?听听这些词,老子才像个乡巴佬。

      其实也就在阿卡普尔科到图斯潘港口转运货物是否收税有点争议,其他的有问题吗?没有。

      佩雷斯最后答应帮助殷商国在乔斯俄祖塔组建船厂,派出一百名技术人员。殷商国免去西班牙货物转运的税收,并保证这一路的安全。

      “佩雷斯总督,您看过新墨西哥城的道路没有?”张大力问佩雷斯。

      怎么没见到,当时还在惊讶这是什么材质的石料,后来才发现,是打好地基然后敷设的。

      “愿不愿意修建这样一条从阿卡普尔科到图斯潘港口的道路?”

      “别看我,总督阁下。这条路我们并没有多大用处。不过考虑到是在我们的地盘上修建道路,终归对我们也是有好处的。所以,我们可以承担一半的费用。”

      和谈就这样断断续续谈了几天。当佩雷斯得知阿恩特已经称为殷商国雨伞和香水的代理商之后,也不淡定了。

      “神使阁下,不能厚此薄彼太过啊。虽说我是奉国王陛下的命令来与您和谈,但是,为什么我们之间就不能建立起私人的、朋友的关系呢?”

      佩雷斯心中很不忿,阿恩特就是个俘虏,代理了香水和雨伞。那些棉布和印染布,山德鲁肯定也插了一脚。独独自己这个墨西哥总督,什么都捞不着,那可不行。

      “总督阁下,代理就不必了。这样,西班牙国内的商铺你来负责找,我们合作卖其他的。”

      佩雷斯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应允。

      晚上,瓦鲁尼突然告诉张大力,苏利亚他们到了,刚才发了一个电报。

      瓦鲁尼可以接受电信号,就像个自带翻译的接收机,张大力不要太方便。

      有挂真是爽!

      阿恩特回到了家中,阿恩特夫人自然要询问卡嘉莉为什么没有一同回来。听完阿恩特转述卡嘉莉的话,阿恩特夫人哭了。

      想到从小捧在手心长大的乖乖女儿,独自呆在遥远又蛮荒的美洲。甚至为了这个家,有可能嫁给一个土人,还是有老婆的土人,阿恩特夫人的心里就在流血。

      “不行!我要去美洲。”

      姑奶奶,别闹啊!阿恩特急忙又来劝解夫人。

      伊基塔回到了风叶草部落,急忙把神使的吩咐告诉了酋长与祭司。

      把部落里患病的族人集中到了一处,伊基塔拿出了神使大人给的神药。

      伊基塔不知道每个人用量多少,拿回来的药是不是够用。但还是按照神使大人教授的,先从症状轻的病人开始用药。

      很快一些患者的脓疮便不再流脓开始结疤,依旧有一些病患没有效果。不过这些情况神使大人都说过,伊基塔也不怀疑药品是假的。

      就算这样,这个部落依旧有将近百人丧失了生育能力,还有许多人留下了疤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